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债券信息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天成伟业]

孟紫夏2022-07-05 14:31:14 82 人围观
简介李增瑞与王谦祥是我国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他俩爱说,爱笑,爱打岔,从台上到台下,从黑发少年到白发沧桑,一个逗得诙谐幽默,一个捧得有声有色。由《天

原标题: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本文关键词:天成伟业

李增瑞与王谦祥是我国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他俩爱说,爱笑,爱打岔,从台上到台下,从黑发少年到白发沧桑,一个逗得诙谐幽默,一个捧得有声有色。由《天仙配》到《换包装》,从《戏与歌》到《新捧逗》。一个个经典绝伦的搞笑“包袱”,一句句妙语连珠的精典段子,在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让不少住在皇城根儿下的老京人儿都沉浸在他俩制造出的欢声笑语中。

在台上他们相互尊重,默契配合。在台下他俩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一捧一逗四十多年,堪称相声界里的黄金搭档。被大家戏称为祥瑞组合。而我这次的主顾便是他们中的一个,相声名家李增瑞。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说到贯口才起兴

鸭舌帽,黑大褂,提笼鸟,手把件,往日里的老北京人出门均是这幅打扮,我们这次的主人公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在他张嘴之后。因为,他一旦张嘴,剩下你所要做的便是开怀大笑。我想这便是作为一个“资深说客”的最大特点了。他是古玩城里的常客,没事就会来此消神儿。我跟他的相遇便从这里开始。

说起李增瑞,想必很多北京人都不会陌生。出生于1947年的李增瑞,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我国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他师承相声大师马季先生。曾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第九界文华奖和金狮奖。了解相声艺术的人都知道,李老捧哏自然诙谐,朴实稳重,配合默契,火候分寸严谨适度,经常起到烘云托月作用,是中国相声史上又一个里程碑式人物。

我对李老说:“现在的中老年人中不少人都是听着您的段子长大的,在那个时代变迁的大环境下,很多老胡同片子还都在保留着这样的一个习惯。一到傍晚,小躺椅,大蒲扇,一壶茶,准时准点听您的选段。”李老打趣道:“抬爱了,我时常也这样”。李老很和善,邀约而坐,我们便从打趣的笑谈中开始了“从长计议”。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学艺艰辛路

李增瑞从小就很喜欢相声,那时他与发小一起在学校登台表演,他记得很清楚,他说的第一个相声段子是自己改编的,叫‘我的历史’。1960年,当时年仅13岁的李增瑞,去报名参加了北京市曲艺团学习班。经过一次面试,不久便被录取了。从此便走上相声表演之路。李老笑言道:“这里我还要感谢我发小,他的父亲在大栅栏儿当警察,把曲艺团考试这事对我说了,很偶然。6月份我俩一块儿去考试,之后就音信全无了。两月后我母亲手捧5封信来找我,我当时一愣,挨个拆,先是身体检查通知书,第二封便是录取通知书。”

李老坦言。他9岁丧父,母亲一个人要养家里六个孩子。生活很艰辛。起初母亲并不支持他去学相声,因为他当时的学习成绩很好,所以母亲希望他像姐姐那样继续念书考上大学。但当考虑到当时的家庭情况很困难,独立性很强的李增瑞最终为了替母分忧,选择了学习相声。他说:“我在家中排行老二,下面还有四个弟弟妹妹要养活。而当时学相声,不光文化课不会丢,每个月固定会有16块钱的生活费。这样既可以减轻母亲在生活上的压力。又可以学习自己喜欢的相声。这才是我与相声结缘的关键因素。”

后来进入北京市曲艺团学习班,老艺人王长友、谭伯如两位老先生任他的启蒙教师。后赶上文革,李老被安排在干校的创作组写作,根据当时的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改编成了一部山东快书《拥军井》,由名家冯广月先生推介,颇受好评。不久又拜相声名家马季先生为师。学艺期间李增瑞捧哏冷面滑稽、稳重朴实、表演中配合默契、火候分寸、严谨适度、起到烘云托月的作用。后与王谦祥合作,一捧一逗四十余年。最终修成正果。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逗乐”是学问

说起学相声逗乐是关键。逗本身是包袱,是笑料,是一条贯穿全篇的主线。这些加载在一起便是相声。说到相声,李老对我谈到:“首先,对于相声艺术的解释,很多人的理解都是,说、学、逗、唱,四项之说。用到现在这似乎不太准确。我的老师马季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相声是说、演、学、唱、逗在其中,是五项。这归结于之前的人们总觉得相声是门语言艺术,其实,现在规范一点的说,相声其实是最基本的舞台艺术表演元素。话剧艺术,电影表演艺术都离不开这个最基本的表演元素。其次,就相声两个字本身而言。相就是表演,是形象、模样、表情、人的千姿百态、人的喜怒哀乐悲恐惊七情,都通过你的相表达出来。声是语言。其次,相声的表现形式是说法现身,戏剧的表现形式是现身说法。这便是相声表演与其他舞台表演形式的最大不同。所以说,马季先生在相声的艺术表现中,第一次把演提出来了。这他对相声表演的一大功绩。”

最后,李老总结道:“在相声表演中,老师告诉弟子,要先使相,形体动作、面部表情。其次在是声,想学好相声,一定要学会说话。我总结相声最简单的特点其实就是在有艺术加工的幽默对话。说、学、逗、唱只是四种技巧。”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唱响相声路

李增瑞不仅能说而且善唱。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他谱写演唱的一部河南坠子《拥军井》,被唱遍大江南北,从此树立了李老先生在业内的名望。就李老自己也没想到,就是这一唱,帮他打开了知名度。

他经常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曲苑杂谈》专题栏目中与全国的电视观众见面。由他出演的相声小品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自1990年以来,多次出访海外。所见者称他表演自然,善点观众的笑穴。后曾在新马进行相声艺术讲学,担任相声比赛嘉宾评委。1998年随文化部“中国明星迎春艺术团”出访西欧五国,得到当地华侨的喜爱。李增瑞在四十余年的艺术实践中,辛勤耕耘、结出丰满的果实,但是他并不知足,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为新世纪的相声的辉煌而努力。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捧逗无区分

说起相声,就不能不说捧与逗。老话讲三分逗,七分捧。但李增瑞老师认为,其实相声里的捧与逗是无明显区间的。他对我讲解到:“在现实的表演中,作为捧哏,很多时候观众的中心注意力是在你身上。因为逗哏十句连珠妙语,最后还得靠捧哏一语戳要害,所以相声的套便在与此。毕竟相声表演是高级别的相互戳‘糗’。”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乐在生活中

退了休,李老没事时揉揉核桃,玩玩虫儿,唱唱曲儿,有时还练练书法,要不就行书一副,拿给各方朋友“鉴赏”。李老性喜静、意清幽,本质轻名利。但却拥有很多的忠实“粉丝”,这里有想跟他和说相声的,也有向他求墨宝的。总之,他是来者不拒。我想这也是他好人缘的原因所在。他喜欢交往年轻人,我问他为何不像其他相声名家那样收徒。他笑道:“师徒显生分,不如做朋友。大家也不必因为之间的身份相互拘泥。毕竟朋友是能做一辈子的。”采访结束时恰逢有“粉丝”前来求字,李老挥笔一书八个大字,“天成伟业,志在人为”。

李增瑞 相由心声 乐在其中

天成伟业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