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债券信息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2002一月17]

姚晓昕2022-07-05 10:01:59 78 人围观
简介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权威性会刊《影像时代》,2002年第5期刊发了惟一一幅引起哄动的“裸体艺术”摄影作品,该作品在同年8月获得了河南省文化厅颁发的“

原标题: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本文关键词:2002一月17

一幅引起哄动的“人体艺术”摄影作品,在2002年获得了河南省文化厅颁发的“群星”优秀艺术奖。

这幅作品的作者、艺术摄影家成文杰讲述了这幅作品背后一段鲜为人知而又令人心惊的家庭风暴。

祸起北京,人体艺术照引发情感危机

今年36岁的成文杰是河南省三门峡市人。他自幼酷爱摄影艺术,1991年,他辞去市复合包装厂的工作开办了“成真影馆”。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1998年2月,成文杰不满足现状,到西安深造。其时,西安市群艺馆举办了<自然·人》人体艺术展览,那一幅幅以浑厚苍凉黄土高原为背景,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艺术作品,不仅令他大开眼界,而且使他产生强烈的拍摄人体的欲望。

然而,当成文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在市“二印”厂当会计的妻子王露滋时,她如临大敌地盯着他看,并警告他:“你是不是中了邪火?拍裸照,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淹死你。”成文杰从西安结业后,又先后两次去北京参加艺术摄影培训,其中一次是专门对着模特学拍“人体”。他的作品受到老师的表扬。这样一来,他拍人体艺术的愿望愈加强烈,并暗暗发誓,一定要拍出惊世之作,成为令人刮目相看的摄影家。

从北京回来后,成文杰以拍风景为名,先后十余次骑摩托车行程数百里到处找“天人合一”的点。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在卢氏县的大山里,找到了几个极为理想的外景点。他试图找西安美院的老师,想从那里请专业模特。当听说那些模特出校门后按小时计费时,他只好作罢。

然而,想另辟蹊径的成文杰,在1999年夏季却招来了一场大祸。这天,他上街买菜,一位少女优美的身材令他惊叹不已。他很快想到,如此美妙的人体如果能与那理想的外景融为一体,那简直是美妙绝伦。

执著得近似痴迷的成文杰,不由自主地跟在少女的身后欣赏,他想找一个僻静处与她谈谈。少女发现他在跟踪后,匆匆地拐进一条小巷想甩掉他。成文杰紧追不舍地跟了进去。少女从一个拐弯处突然闪出,堵在他面前厉声地问:“你想耍流氓?”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成文杰赶紧向她解释,少女没听他说完,骂了句无聊后撒腿就跑。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成文杰虽不认识那位少女,而那少女却认识他,知道他是“成真影馆”的老板。正在成文杰遗憾错过这一天赐的良机时,少女的两个哥哥来到“成真影馆”。

那哥俩本来就爱惹是生非,这下更是找到了借口。他们一进门就质问成文杰,为什么对他妹妹耍流氓?见成文杰“抵赖”,他们便开始在店里砸窗玻璃,掀桌子,撕布景,还打了成文杰几耳光……要不是得知消息的王露滋报警,还不知要惹出什么大祸来。

当晚,不明真相的王露滋与成文杰又闹腾起来。在成文杰反复解释下,王露滋才说:“幸亏你只是个想法,要真拍下人体,他们不用炸药包来炸你才怪。"在妻子的逼迫下,他以一份检讨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2000年秋,成文杰又开了一家规模更大的“金百合婚纱影楼”。这期间,他不仅生意红火,而且还不断有摄影作品发表。12月,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有意吸收他为会员,但要求他一定要有几幅最新并能代表他艺术成就的摄影作品。成文杰自认为能代表艺术最高水准的就是“人体”。因此,他决定铤而走险。

不久,成文杰得知西安的老师要拍一组“人体”教学照片的消息。欣喜若狂的他,便以学习拍“婚纱”照的名义告别妻子,去了西安。在老师的摄影棚里,成文杰拍了一组模特的“人体”,并在西安作了冲洗和放大处理,准备送往北京。

2001年2月17日,王露滋要去北京出差,为了赶时间和节约费用,成文杰决定将那组照片交给她带到北京。怕被妻子发现,成文杰将几幅照片装进一个牛皮纸袋,密封后又在外面糊了几层报纸。

在交给妻子的时候,成文杰叮嘱道:“露滋,这组照片对我能否入会至关重要。你一定要原封不动地交给学会通联的负责人。”

王露滋虽觉丈夫小题大做,但还是依嘱一路倍加小心地送到了目的地。然而,当她把纸袋交给通联处的负责人时,没想到那位领导竟要当着她的面清点照片。十几张少女的裸照一下子暴露在了王露滋的面前,她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他居然背着自己仍在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还让她亲自送货。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屈辱难当的王露滋当即给成文杰打手机,说:“我被你卖了,还在帮你数钱哩。”她没听成文杰的解释,便将电话挂了。

痴人说梦,家庭风暴一起再起

成文杰在家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又一场家庭风暴的到来,然而,说办完事三天就回的妻子居然一个星期没有回来。成文杰担心妻子出意外,不停地给王露滋打手机,可她不是关机,就是不接!

27日,王露滋终于接了他的电话,但她的回话让他大吃一惊。她告诉他,她已回来四天了,住在厂办公室,要他过去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一听这话,成文杰知道,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他赶到王露滋的办公室。王露滋像审问犯人一样地审问他:“你拍的是谁?那女孩与你是什么关系?”他如实地讲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而,她仍不肯相信。成文杰只好打通了西安老师的电话,让王露滋直接问。

王露滋虽弄了个水落石出,但一定要成文杰写份不再搞“黄色摄影”的保证书,她才同意回家。倔犟的成文杰不想被妻子捏住把柄,转身走了。

5月1日,被夫妻“两地分居”搅得心情坏透了的成文杰,收到一个让他惊叹和嫉妒的请柬。他的一个同行朋友在市新华书店三楼举办“人体艺术影展”。该展览在本市是首次,因此相关部门比较重视,特地请来市府分管的领导出席并剪彩。

成文杰前往捧场,见主办的两口子夫唱妇随,内心为自己暗暗叫屈。中午,朋友特为嘉宾设宴。成文杰喝醉了,从洗手间出来时,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头磕破了皮。朋友们赶紧给王露滋打电话。

一听说成文杰醉得如此惨烈,王露滋扔下电话就拦出租车跑来了。她发现躺在一张沙发上的成文杰,在语无伦次地向朋友哭诉自己的窝囊和美梦难圆。

王露滋在成文杰朋友的帮助下,用出租车将成文杰弄回了家。当晚,王露滋收拾了一个多月没有收拾的屋子,注意收看了三门峡电视新闻对这次摄影展览的报道。第二天,她又专门去看了展览。在展厅,她对身旁几个冲着一幅少女人体摄影作品津津乐道的女孩小声地问:“这也是艺术?”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几个女孩眼睛怪怪地看她,反问道:“你难道没有发现美吗?”王露滋见如此多的人来参观,似乎也看出这些作品的艺术感染力,终于明白丈夫痴梦的缘由。

如果说成文杰的醉话令王露滋难受,那么他的“醒话”则让她落泪。酒醒后的成文杰,动情地说:“露滋,你忘了我们是怎样恋爱的吗?当初,你听说我连续考四年才考取大学时,你说你爱的就是我这种百折不回的志气。可现在……”王露滋用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说:“文杰,人的认识有个过程。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时,相继发生的两件事加速了王露滋思想的改变。5月18日,曾“诬陷”成文杰并打砸影楼的那弟兄俩,在另案中因涉嫌敲诈,被警方刑事拘留。警方根据交代来调查时,还了成文杰一个清白

5月20日,成文杰在电视里看到三门峡市马合福等摄影家在水库湿地拍摄的“白天鹅”系列艺术照,在北京展览引起各界强烈反响的报道后,发出“完了,我一生只能是个影楼'摄影家’”的哀叹。王露滋问:你是不是为我拖了你的后腿感到伤心?成文杰眼圈红红地说:“也只有认命。”

王露滋说:那咱们就走着瞧。”6月10日,王露滋做出让成文杰惊诧之举。她毅然地辞去她所喜爱的会计工作,去上海参加为时三个月的摄影培训。之后,她又赴广州学习了三个月的艺术化妆。

“地下”游说,夫妻同圆一个梦

王露滋学习回来后,在精心打理影楼生意的同时,时不时地到三门峡五个四星级宾馆看节目。成文杰暗自嘀咕,这么保守的一个人,到大城市这么一走怎么就染上了这个怪毛病呢?

2002年1月17日晚,王露滋饭碗一丢又跑了。这是她第三次到“大鹏晚会厅”看节目。她坐在那里,一边喝茶,一边耐心地看着每一个节目,每一个演员,尤其是女演员。节目演到中场时,一个舞蹈节目的一位女演员引起她的注意。

她从舞厅经理那里了解到,那位演员叫李梅(化名),21岁,毕业于豫西师院音乐系舞蹈班。演出一结束,王露滋就跑到后台,找到了那位演员。她以“金百合婚纱影楼”老板和舞蹈爱好者的身份向对方作了介绍。她说:“我非常羡慕你出色的表演才华,想与你交个朋友。如果你肯赏光,今晚我请你吃夜宵。”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怀疑妻子有外遇的成文杰,跟踪几天后竟发现,王露滋好像追随着那个漂亮的女舞蹈演员今天到这个宾馆,明天又去那个宾馆,而且每天给她送鲜花。那位演员在空闲时候,时不时地来陪王露滋喝茶聊天。他虽不得其解,但也不好去了解。

28日,在王露滋的一再邀请下,李梅终于来到“金百合婚纱影楼”做客。李梅的身材令成文杰暗暗叫绝。因有前车之鉴,他虽有请李梅拍人体艺照的奢望,但不敢贸然提出。

王露滋精心地为李梅化妆,又让成文杰给她拍了一组照片。照片从角度到配光,均恰到好处。李梅看后相当满意。王露滋又自作主张地为李梅放大两张40寸的虚光照片。一套下来,花费近千元。然而,一向精打细算的王露滋却坚持不收她的一分钱。

送走李梅后,成文杰问王露滋:“你与她非亲非故怎么舍得一掷千金?不会另有所图吧?”王露滋笑道:“算你说对了。不过,无可奉告。”

29日上午,成文杰想驾车出去拍照,然而车却被王露滋开走了。王露滋说她要接李梅一块去泡“温泉”。

王露滋驾车请李梅到50里外的温泉“洗澡”,其实是想审视李梅的身体。李梅身体光洁如玉,不仅没有疤痕,甚至连一个黑痣黑瘢都没有,而且三围及其线条看上去非常匀称柔美,令她惊叹。回来后,王露滋情不自禁地对成文杰说:“李梅的身体简直是美丽极了。”

没等她的话说完,成文杰摔了手里茶杯,吼道:“王露滋,你是不是在搞同性恋?”王露滋吓了一大跳,听到这句侮辱性的话,她简直哭笑不得。

王露滋知道现在还不是辩解的时候,但她仍觉委屈地叫道:“随便你怎么说,同性恋就同性恋,只是你说了过头话,到时候别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2月13日晚,患流感的女儿发烧。到了深夜11点多钟,急得不行的成文杰打王露滋的手机,催她赶快回家。王露滋却在电话那头说:“你给她吃点退烧药,让她睡。李梅病了,我陪她在医院输液,走不开。”

忍无可忍的成文杰,挂断了电话。他决心要狠狠地惩罚这个已经野了心的女人。归家的王露滋,万万没有想到,成文杰会将门反锁,让她在门外的寒风里冻了十多分钟才开门。面对愤怒的成文杰,伤心至极的王露滋暗自落泪地抱着女儿睡了。

眼见丈夫对自己的误解越来越深,王露滋决定加快自己的工作进程。2月19日,她请李梅吃饭,并对李梅说:“姐有一件事想求你帮忙。”

见李梅答应得挺爽快,王露滋说:“你的艺术潜质很好,我想以你为模特,拍几张裸体艺术照片。我会给你一份丰厚的酬金,当然你可以放心,面部会做技术处理,并且会绝对保密。”李梅十分惊讶,问:“是你拍,还是受人之托?”

王露滋坦诚地告诉李梅:“我的技术不及我老公他是摄影家。他给你拍过照片,你知道。”一听这话,李梅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王露滋紧握着李梅的手,说:“大姐知道这是为难你。不说你一个守身如玉的姑娘,就是我这孩子的妈,要我脱得精光地站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我也难以做到。”

后来,在好奇的李梅面前,王露滋讲了成文杰的梦想,讲了她与丈夫为“裸照”发生的故事……李梅听了,十分感动。

第二天,王露滋几乎是拿着手机一天,但没有等来李梅的电话。第三天,王露滋又眼巴巴等待着李梅的电话。成文杰见她一连两天不出门,又像困兽一样地难以安宁,讥讽道:“失恋了?别玩时髦,还是安心过日子吧。”王露滋想着自己为他费尽心机,他倒站在一旁冷嘲热讽,委屈的泪水直往外涌。但她又不想告诉他这没办成功的事,只好隐忍。

22日上午,李梅终于打来电话答应做模特。王露滋欣喜得一蹦老高,喜极而泣。当她把这一消息告诉成文杰时,成文杰竟听呆了。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成文杰愣住了,不敢相信地说:“哎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该死!”

激动的成文杰一下子抱起王露滋,边大声地喊“王露滋,你是天下最好的老婆,我心中最伟大的女神”,边在原地转圈……

23日下午,李梅如约而至。王露滋精心地为她化了妆,然后将她送上二楼的摄影室。成文杰感激地目送她退出门去。成文杰在李梅的配合下,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姿态,不同的灯光,精心地圆他梦寐以求的人体艺术的拍摄梦。

一张获奖的人体艺术照,背后是夫妻感情风暴过后的理解和鼎力支持

照片冲洗出来后,成文杰夫妇特地请来李梅,与她一起挑出其中最满意的一张,进行放大和艺术处理,并由王露滋亲自送往北京。2002年第5期影像时代》杂志刊登了那幅照片。8月,成文杰的这幅作品获得河南省文化厅颁发的“群星”优秀艺术奖。

2002一月17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