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的顺服(四)

财经网2021-02-01无涯杂谈184

原著作者:甘坚信

中文翻译:夏颖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四章 顺服和神迹

 

很多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年轻的传道者,那时候他刚刚开始事工。在年龄上,他比我大,但是在事工上他是年轻的。他和太太有五个孩子,他太太的家人都是我教会的。

 

他在圣诞节休息并且和他的亲友来我们教会参加聚会。我试图邀请他讲道,并且打算给他一笔奉献。

 

这是在1940年,你要知道这是大萧条的时期。那时候我们通常给周日晚上的传道者5美元。有人会感到震惊,但是在我教会工作的同工,月薪都不多。当时在铁路局工作的也就一个月37.5美元。要用这些钱来租房子,养活妻子和三个孩子以及汽车油费。所以,你看,相比较,5美元已经很好了。他没有上来讲道,但是我仍然打算给他钱。他说,“甘弟兄,我在我亲戚面前讲道会尴尬。”所以我自己上台讲了道。

 

在服事后,我站在教堂的最后,和人们一一握手,主对我说,“我要你给他10美元。”

 

“亲爱的主,”我说,“我不能给他10美元。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圣诞期间吗?”

 

我要回家给你看我的记录,我还保留着它们。我每个月平均的薪水是43.15美元,所以10美元几乎是一周的花费了。

 

“主,”我说,“我甚至还没有给我的太太买圣诞礼物!”

 

“我要你给他10美元,”主说。

 

在那里,我一边笑着和人们握手,一边我的内心在交战。(你并不总是知道一个人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最后,我凑足了10美元。所有人都回家了,但是这个传道人还在外面和一个朋友交谈。我和他握手,并且把钱交到他手里。我给了他一些美元和零钱。

 

之后不久,我听到他的岳母对别人说,“你知道,C.(传道人的名字)在圣诞节是没有工作的,他所有的钱都付了房租和水电煤。他没有一分钱剩下——一分钱都没有了。他买不起孩子的圣诞礼物或者任何圣诞节大餐。有人给了他10美元,让他能吃上一顿圣诞节大餐。”

 

当我听到他岳母所说,我没有跳起来大喊,“那钱是我给的!我做了这些!”不,我只是安静地待在那里,默默地说,“感谢神,我很高兴顺服了你。”

 

多年之后,又发生了类似的事。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当人们进入会堂时,我和他们一一握手。我们的教会在公路上,在那个时期,除了高速公路,所有的公路都是通到乡镇的。

 

一辆快车减速并停在我们教会门前。一个带着行李箱的人下了车。我认出了他,他是一个传道人,我在会议上看到过他。

 

我很好奇他怎么会在我们教会门口下了车。那时,聚会要开始了,我跟他打了招呼,他告诉我他是谁。我说,“是的,我知道你是谁。显然你今晚要和我们一起聚会了。”

 

“是的。”他回答。

 

“嗯,”我说,“为我们传道吧。”

 

当那晚那位传道人在讲道的时候,主对我说,“我要你从你的皮夹里拿12.5美元给他。”

 

现在这些钱听上去并不多,但是对我而言,在当时这些钱超过了我一周的薪水。那天晚上我不知道这个传道人讲了什么——你知道我的记性是很好的。在他布道的时候,我的头脑和我的内心在争战。看上去,这个传道者会以为我在聆听他所讲的内容,因为不时地我会说,“阿门”——但实际上我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整个讲道的时间,我的内心都在争战。

 

我说,“主啊,我不能给他12.5美元。我不能这么做!我给不出。”

 

聚会结束后,我仍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直到我们去了牧师楼。我要请他在牧师楼留宿一晚,他同意了。他睡在后房,我太太去到厨房为我们准备一些吃的。我数着钱并打算把钱给那位传道人。这些钱有一些是美元纸币,但大部分都是零钱——5分钱、10分钱以及硬币。(在那些日子我们都是这样给出奉献的。)

 

当我站在那里的时候,主在里面对我明确地说,“现在,我告诉你他在你教会门前下车的原因,是因为他没钱了。这是他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他的太太在德克萨斯州的东部某某镇上,她父母的家里。下周日他会去到某个地方的教会传道,并且他们会选他为牧师。”

 

这个牧师来到我的房间,我说,“伸出你的手。”他把手合在一起做成茶杯状接过了那12.5美元的硬币和纸币。并把它们放入大衣口袋。

 

然后魔鬼来对我说,“孩子,你错过了。你让自己成了傻瓜。你给了你一周的薪水。”(那一周我的收入比较好,我收到了17.5美元的奉献。)

 

我对这个年轻的牧师说,“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去哪里?”

 

“甘弟兄,”他说,“我要去我太太的家里。她和两个孩子都住在德克萨斯州的某个镇上,我岳父的家里。我以为我有足够的钱去那里。事实上,我去了汽车站,把我的钱放到柜台上,说,‘这是我所有的钱,最远可以带我去哪里?’

他说,“汽车把我带到你的镇上。本来我是要在镇上的汽车站下车的,但是我提到了你的教会,司机说,‘我可以停在教会的门口。我不应该这么做,但是我会停下并且在那里让你下车。’”

 

这个传道人继续说,“我没有一分钱了。这是我能去到最远的地方。我打算搭我太太亲戚的便车去她那里。现在我有了这笔钱,我可以买车票。下个星期天我应该要去某个地方(他说了那个地方的名字)讲道。我想要成为那个教会的牧师。”

 

我说,“弟兄,这就够了。我要告诉你一些事。你会成为下一任的牧师。”并且,确实如此。

 

那件事发生后又过了两年,我和太太一起去服事一个在临终之榻上的女士。她的丈夫带她去了德克萨斯州三家不同的医疗机构。每个医生都说了同样的话:“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太迟了。并且,最后的日子她会有严重的血液病。她快要死了,她活不了几天了。”

 

我们进入房间服事这位女士。我们不认识她,但是我们的一个会友认识。我们在农场的一个小教会里传过道。我们跪在这位女士的床边,曾经告诉我要给传道人10美元和12.5美元的相同的声音——那个里面的声音对我说,“起床并且站起来。不要祷告。”(我已经按手在她头上并且开始祷告。我太太跪在我的床边。)

 

“不要碰她。起床并且站起来对她说,‘主告诉我,让我告诉你,你已经得了医治。从床上起来。’”

 

周四她从病榻上起来,周日她在我们教会跳舞宣告胜利!

 

当我们沿着24号老公路回家的时候,我们欢庆神使用我们让病榻上的女士站起来。那时候,好像有人坐在后座说话一样,我清楚地听到,主对我说,“如果当时你没有顺服我,给出那10美元和12.5美元的话,今天我就不能使用你。”我已经忘记那些事。我停下来思考,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10美元和那个12.5美元?

 

“那个你给C弟兄的10美元和给某某的12.5美元。”

 

“是的,”我说,“我记得那个。”

 

“如果你没有顺服我这么做,我今天就不能使用你。”主说。

 

我们都希望被神使用,不是吗?你难道不想神使用你让某个在病榻上的人起来吗?如果当祂告诉你给出10美元或者5美元的时候,你并不知道这是祂说的,你又怎么能够知道神告诉你,叫病榻上的病人起来呢?你看,这是一种你学习跟随神的声音的方式。

 

如果祂不能在5美元或者10美元上信任你,祂怎么在让病人从病榻上起来这些事上信任你呢?

 

什么与医治有关系呢?每一件事。

 

顺服是从神那里领受的关键,并且顺服也是被神使用的关键。如果我们可以学习听神的声音并且在我们个人的财经上遵循祂,那么在我们未来的生命中,那个祝福之门会打开,会有更多的祝福临到。并且,我们会铺平道路,让祂用更大的方式使用我们去祝福别人。

作者简介:

甘坚信,服事了将近70年,在他17岁的时候,神奇妙地医治了他严重的心脏病和血液病。即使甘坚信在2003年归天家后,他建立的事工仍旧继续祝福着世界各地的许多人。甘坚信的广播事工——《天上的信心特会》,被150多个国际电台转播,并且在世界各地的网络上播放。其他事工服务包括《信心的话语》,一些自由出版的月刊;改革运动遍布全国各地。瑞玛圣经级学校;瑞玛圣经训练中心;瑞玛校友联盟会;瑞玛施工国际联盟会;瑞玛事工支持联盟会以及一个监狱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