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300897山科智能点评

财经网2020-12-12上证股票202

(原标题:妙可蓝多筹划易主 二股东蒙牛有望晋升控股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自12月7日起,因筹划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而停牌的妙可蓝多(600882),于12月9日晚间揭开了该重大事项的“谜底”:公司有望迎来新的控股股东——蒙牛。公告显示,公司拟与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牛”)及/或蒙牛控制的实体(以下简称“收购人”)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拟以收购人为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人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除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外,收购人还拟通过协议转让及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表决权放弃等可能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目前,柴琇与收购人仍在进行沟通协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相关方已聘请中介机构,将尽快落实交易方案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调整事项。鉴于上述事项正在进一步磋商,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自12月10日开市起继续停牌,预计于12月14日上午开市起复牌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蒙牛年初已入股5%此次妙可蓝多拟引入蒙牛成为新控股股东,市场上其实已有预期,因为蒙牛本身就是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曾计划以参与定增的方式增加手中的股份。2020年1月,妙可蓝多公告,拟引入蒙牛为战略股东,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受让了妙可蓝多非限售流通股份2046.79万股,占妙可蓝多总股本的5%,总价款约2.87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蒙牛就成为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不仅如此,蒙牛同一时间还以现金4.58亿元,对妙可蓝多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吉林科技”)增资,获得其增资后42.88%的股权。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蒙牛方面表示,妙可蓝多近年来奶酪业务高速增长,拥有丰富的奶酪产能和奶酪生产技术。蒙牛看好中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了进一步布局中国奶酪市场,拟增资入股吉林科技,并通过协议转让购买妙可蓝多5%的股权。同时,蒙牛与妙可蓝多及其实际控制人柴琇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领先的生产研发能力,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本次权益变动为上述一系列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未来双方深入战略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作为国内率先专攻奶酪市场的企业,妙可蓝多把握住了国内奶酪市场的蓝海市场。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5.12亿元、9.82亿元、12.26亿元和17.44亿元,保持着逐年增长的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实现营收18.76亿元,同比大增61.92%。对于蒙牛的入股,妙可蓝多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符合公司长期发展战略,能够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增强营运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吉林科技作为公司奶酪业务的生产主体,通过引进外部投资,大幅增厚资金实力,能够更好地进行产能扩张,加速抢占中国奶酪市场,从而有利于巩固公司奶酪业务的领先地位,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在蒙牛宣告战略入股后,妙可蓝多曾在机构调研活动中表示:“奶酪行业的发展潜力得到了业内共识,妙可蓝多近几年在奶酪领域的成绩大家也都看到了,逐步成长为中国奶酪行业的国产领导者,蒙牛看到了我们的成绩,通过战略合作及入股以更快的方式切入赛道。而与蒙牛的合作,对妙可蓝多来说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零食奶酪是一个新的红利单品,毛利率要高于常温奶等产品。对于蒙牛来说,入资妙可蓝多也是一条捷径,可以迅速补齐零食奶酪业务,提高盈利能力。不过,蒙牛想要获得妙可蓝多的控股权,需要比年初花费更多的资金。蒙牛首次入股的成本为14元/股,如今妙可蓝多最新股价已大涨至39.17元/股。违规占资遭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妙可蓝多宣布蒙牛拟入主的“喜讯”的同时,公司还收到一份来自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公布了关于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经上交所查明,妙可蓝多及相关主体存在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资金占用导致公司会计处理存在差错的违规情况。上交所决定: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广泽投资、瑞创商贸、美成集团,时任董事、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白丽君予以通报批评。根据案情介绍,2017年7月,广泽投资作为担保人,为其业务合作方九台区营城远震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兴奥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义江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大伸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4家合作社)合计1.175亿元银行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9年3月15日,因需要支付贷款利息,4家合作社需向银行归还贷款本息。广泽投资为化解所面临的担保风险,向公司寻求资金拆借。2019年3月15日、3月26日,公司吉林科技以直接划款方式向上述4家合作社拆出资金合计8950万元,供其偿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以解除广泽投资承担的担保责任。上述资金流转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9年12月,4家合作社向吉林科技归还了全部占用款项本金,并合计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459.55万元。2019年5月6日,吉林科技将1.5亿元资金划转给公司关联方瑞创商贸。其后,瑞创商贸又将该笔资金划转给美成集团,供其归还银行贷款。直至2019年11月12日,瑞创商贸才向吉林科技全额归还了上述占用款项本金,并于2019年12月13日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533.78万元。上述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2.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66%。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SZ300897山科智能】

业绩持续亏损,重组梦又碎,通化金马未来“戴帽”风险不小【SZ300897山科智能】

12月9日讯,邮储银行公告,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12月9日,邮政集团因实施此次计划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买入方式累计增持该行A股890,000,002股,增持金额约47.07亿元,占该行已发行普通股总股份的1.02%(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后)。此次增持股份计划期限届满且已实施完成。上蔬永辉申请破产清算 难抵生鲜电商冲击?【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啥情况?这只“绩优股”突然闪崩,两天跌掉9个月涨幅!公司回应来了) 近期,A股市场出现不少突然闪崩并连续暴跌的股票。昊志机电继昨日暴跌20%之后,今天差点又跌了“20CM”。在股价连续暴跌后,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昊志机电闪崩两天暴跌逾30%在几乎没有利空消息的情况下,昊志机电在12月8日突然闪崩,最后以20%跌停收盘。昊志机电今日早盘再度大幅低开,股价随后一度大跌逾18%,逼近跌停。截至中午收盘,昊志机电跌14.33%,股价报12.61元/股,两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30%。在股价连续暴跌后,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从成交量上看,昊志机电今日成交明显放大,半日成交超6亿元。公司最新市值为35.8亿元。财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公司共有1.22万股东。从K线图上看,昊志机电两天的跌幅,将此前约9个月涨幅全部跌没了。由于并没有明显的利空,对于昊志机电的突然暴跌,众多网友也是一头雾水。网友各种猜测。有网友说是“庄股”,因为从K线图上看,有点类似庄股的心电图走势。也有网友问,昊志机电会不会是第二个仁东控股?还有网友称,可能是年底私募兑现,因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有私募身影。公开资料显示,昊志机电业务主要有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核心功能部件,以及直驱类高速风机。在公司年初完成收购InfranorHolding SA和Bleu Indim SA后,公司产品进一步拓展到数控系统、伺服驱动和伺服电机等核心功能部件。从基本面看,昊志机电业绩并不差。从公司2016年上市以来看,仅2019年出现亏损。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6亿元,同比增长155.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04万元,同比增长571.87%。基本每股收益0.32元。正是由于业绩不差,不少网友认为可以抄底。不过,从近期的情况来看,抄底此类连续暴跌的公司,风险很大。此外,公司股价最新的动态市盈率在30倍左右,也不算很高。总股本为2.84亿股,流通股本1.88亿,三季报显示,十大股东持股比例达61.4%,可见大部分的筹码在机构手中。三家机构合卖4450万 私募出货还是踩雷?从昨日昊志机电龙虎榜数据来看,机构砸盘也比较明显。共有三家机构卖出,卖出金额分别为1717.46万元、1500.63万元、1231.19万元,共计4449.28万元。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方面,截至三季度末,据公司三季报,截至三季度末,包括玄元投资旗下1只私募基金、通怡投资旗下3只私募基金、迎水投资旗下2只私募基金现身昊志机电的前十大流通股东。玄元投资旗下的玄元定增精选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数量为685.26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3.682%,是昊志机电的第四大流通股东。赫美小贷51%股权被司法拍卖 *ST赫美收到关注函【SZ300897山科智能】

光伏太火!通威股份60亿定增被抢 高瓴睿远组团来【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妙可蓝多筹划易主 二股东蒙牛有望晋升控股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自12月7日起,因筹划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而停牌的妙可蓝多(600882),于12月9日晚间揭开了该重大事项的“谜底”:公司有望迎来新的控股股东——蒙牛。公告显示,公司拟与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牛”)及/或蒙牛控制的实体(以下简称“收购人”)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拟以收购人为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人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除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外,收购人还拟通过协议转让及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表决权放弃等可能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目前,柴琇与收购人仍在进行沟通协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相关方已聘请中介机构,将尽快落实交易方案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调整事项。鉴于上述事项正在进一步磋商,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自12月10日开市起继续停牌,预计于12月14日上午开市起复牌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蒙牛年初已入股5%此次妙可蓝多拟引入蒙牛成为新控股股东,市场上其实已有预期,因为蒙牛本身就是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曾计划以参与定增的方式增加手中的股份。2020年1月,妙可蓝多公告,拟引入蒙牛为战略股东,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受让了妙可蓝多非限售流通股份2046.79万股,占妙可蓝多总股本的5%,总价款约2.87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蒙牛就成为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不仅如此,蒙牛同一时间还以现金4.58亿元,对妙可蓝多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吉林科技”)增资,获得其增资后42.88%的股权。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蒙牛方面表示,妙可蓝多近年来奶酪业务高速增长,拥有丰富的奶酪产能和奶酪生产技术。蒙牛看好中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了进一步布局中国奶酪市场,拟增资入股吉林科技,并通过协议转让购买妙可蓝多5%的股权。同时,蒙牛与妙可蓝多及其实际控制人柴琇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领先的生产研发能力,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本次权益变动为上述一系列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未来双方深入战略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作为国内率先专攻奶酪市场的企业,妙可蓝多把握住了国内奶酪市场的蓝海市场。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5.12亿元、9.82亿元、12.26亿元和17.44亿元,保持着逐年增长的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实现营收18.76亿元,同比大增61.92%。对于蒙牛的入股,妙可蓝多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符合公司长期发展战略,能够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增强营运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吉林科技作为公司奶酪业务的生产主体,通过引进外部投资,大幅增厚资金实力,能够更好地进行产能扩张,加速抢占中国奶酪市场,从而有利于巩固公司奶酪业务的领先地位,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在蒙牛宣告战略入股后,妙可蓝多曾在机构调研活动中表示:“奶酪行业的发展潜力得到了业内共识,妙可蓝多近几年在奶酪领域的成绩大家也都看到了,逐步成长为中国奶酪行业的国产领导者,蒙牛看到了我们的成绩,通过战略合作及入股以更快的方式切入赛道。而与蒙牛的合作,对妙可蓝多来说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零食奶酪是一个新的红利单品,毛利率要高于常温奶等产品。对于蒙牛来说,入资妙可蓝多也是一条捷径,可以迅速补齐零食奶酪业务,提高盈利能力。不过,蒙牛想要获得妙可蓝多的控股权,需要比年初花费更多的资金。蒙牛首次入股的成本为14元/股,如今妙可蓝多最新股价已大涨至39.17元/股。违规占资遭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妙可蓝多宣布蒙牛拟入主的“喜讯”的同时,公司还收到一份来自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公布了关于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经上交所查明,妙可蓝多及相关主体存在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资金占用导致公司会计处理存在差错的违规情况。上交所决定: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广泽投资、瑞创商贸、美成集团,时任董事、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白丽君予以通报批评。根据案情介绍,2017年7月,广泽投资作为担保人,为其业务合作方九台区营城远震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兴奥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义江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大伸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4家合作社)合计1.175亿元银行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9年3月15日,因需要支付贷款利息,4家合作社需向银行归还贷款本息。广泽投资为化解所面临的担保风险,向公司寻求资金拆借。2019年3月15日、3月26日,公司吉林科技以直接划款方式向上述4家合作社拆出资金合计8950万元,供其偿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以解除广泽投资承担的担保责任。上述资金流转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9年12月,4家合作社向吉林科技归还了全部占用款项本金,并合计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459.55万元。2019年5月6日,吉林科技将1.5亿元资金划转给公司关联方瑞创商贸。其后,瑞创商贸又将该笔资金划转给美成集团,供其归还银行贷款。直至2019年11月12日,瑞创商贸才向吉林科技全额归还了上述占用款项本金,并于2019年12月13日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533.78万元。上述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2.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66%。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妙可蓝多筹划易主 二股东蒙牛有望晋升控股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自12月7日起,因筹划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而停牌的妙可蓝多(600882),于12月9日晚间揭开了该重大事项的“谜底”:公司有望迎来新的控股股东——蒙牛。公告显示,公司拟与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牛”)及/或蒙牛控制的实体(以下简称“收购人”)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拟以收购人为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人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除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外,收购人还拟通过协议转让及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表决权放弃等可能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目前,柴琇与收购人仍在进行沟通协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相关方已聘请中介机构,将尽快落实交易方案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调整事项。鉴于上述事项正在进一步磋商,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自12月10日开市起继续停牌,预计于12月14日上午开市起复牌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蒙牛年初已入股5%此次妙可蓝多拟引入蒙牛成为新控股股东,市场上其实已有预期,因为蒙牛本身就是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曾计划以参与定增的方式增加手中的股份。2020年1月,妙可蓝多公告,拟引入蒙牛为战略股东,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受让了妙可蓝多非限售流通股份2046.79万股,占妙可蓝多总股本的5%,总价款约2.87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蒙牛就成为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不仅如此,蒙牛同一时间还以现金4.58亿元,对妙可蓝多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吉林科技”)增资,获得其增资后42.88%的股权。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蒙牛方面表示,妙可蓝多近年来奶酪业务高速增长,拥有丰富的奶酪产能和奶酪生产技术。蒙牛看好中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了进一步布局中国奶酪市场,拟增资入股吉林科技,并通过协议转让购买妙可蓝多5%的股权。同时,蒙牛与妙可蓝多及其实际控制人柴琇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领先的生产研发能力,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本次权益变动为上述一系列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未来双方深入战略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作为国内率先专攻奶酪市场的企业,妙可蓝多把握住了国内奶酪市场的蓝海市场。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5.12亿元、9.82亿元、12.26亿元和17.44亿元,保持着逐年增长的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实现营收18.76亿元,同比大增61.92%。对于蒙牛的入股,妙可蓝多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符合公司长期发展战略,能够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增强营运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吉林科技作为公司奶酪业务的生产主体,通过引进外部投资,大幅增厚资金实力,能够更好地进行产能扩张,加速抢占中国奶酪市场,从而有利于巩固公司奶酪业务的领先地位,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在蒙牛宣告战略入股后,妙可蓝多曾在机构调研活动中表示:“奶酪行业的发展潜力得到了业内共识,妙可蓝多近几年在奶酪领域的成绩大家也都看到了,逐步成长为中国奶酪行业的国产领导者,蒙牛看到了我们的成绩,通过战略合作及入股以更快的方式切入赛道。而与蒙牛的合作,对妙可蓝多来说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零食奶酪是一个新的红利单品,毛利率要高于常温奶等产品。对于蒙牛来说,入资妙可蓝多也是一条捷径,可以迅速补齐零食奶酪业务,提高盈利能力。不过,蒙牛想要获得妙可蓝多的控股权,需要比年初花费更多的资金。蒙牛首次入股的成本为14元/股,如今妙可蓝多最新股价已大涨至39.17元/股。违规占资遭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妙可蓝多宣布蒙牛拟入主的“喜讯”的同时,公司还收到一份来自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公布了关于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经上交所查明,妙可蓝多及相关主体存在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资金占用导致公司会计处理存在差错的违规情况。上交所决定: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广泽投资、瑞创商贸、美成集团,时任董事、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白丽君予以通报批评。根据案情介绍,2017年7月,广泽投资作为担保人,为其业务合作方九台区营城远震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兴奥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义江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大伸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4家合作社)合计1.175亿元银行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9年3月15日,因需要支付贷款利息,4家合作社需向银行归还贷款本息。广泽投资为化解所面临的担保风险,向公司寻求资金拆借。2019年3月15日、3月26日,公司吉林科技以直接划款方式向上述4家合作社拆出资金合计8950万元,供其偿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以解除广泽投资承担的担保责任。上述资金流转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9年12月,4家合作社向吉林科技归还了全部占用款项本金,并合计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459.55万元。2019年5月6日,吉林科技将1.5亿元资金划转给公司关联方瑞创商贸。其后,瑞创商贸又将该笔资金划转给美成集团,供其归还银行贷款。直至2019年11月12日,瑞创商贸才向吉林科技全额归还了上述占用款项本金,并于2019年12月13日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533.78万元。上述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2.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66%。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接待剧组数量创新高 横店影视城“淡季不淡”) 证券时报记者 吴志每天早上6点至下午6点,每隔30分钟便有一班大巴从浙江义乌火车站旁发出,开往40多公里外的东阳市横店镇。位于横店的横店影视城,是中国影视产业链条上一个有着标志性意义的地方。数据显示,全国约有1/4的影视剧、2/3的古装剧在横店拍摄制作,仅在横店演员公会注册的群众演员,就有8万多名。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今年国内影视产业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停工,不过,在复工复产后,影视行业很快迎来了拍摄制作热潮。进入12月,本已是传统拍摄制作淡季,但横店影视城的剧组数量依然维持在高位。园区“一景难求”“累,实在是累,现在让我回去睡觉,感觉我能睡一天一夜。但现在这个剧组已经算好的了,之前我在的一个剧组一天就4小时休息,其他时间全在拍摄,早上不到5点就起来拍。”正在横店影视城拍摄的某剧组工作人员金阳(化名)告诉证券时报记者。金阳所在的剧组正在拍摄的是一部网络电影,11月20日在横店开机,目前已经拍摄了半个月左右。金阳告诉记者,剧组计划在横店继续拍摄三天时间,这两天正在加快赶工期。“你要是想知道现在有多少剧组在拍,你就晚上来,看天上有多少个大灯就行了。现在年底了,大家都在赶工期,拍完后面的剪辑、字幕、特效、发行还需要很多时间,要是春节档赶不上还有情人节、清明节、五一档。”金阳表示。在横店,像这样的剧组还有很多,一些大剧组为了加快拍摄进度,甚至分成了两个剧组在园区内拍摄。自今年疫情复工以来,来横店影视城拍摄的剧组数量持续增加,园区长期处于“一景难求”的状态。往年12月份已进入淡季,但目前横店影视城内拍摄或筹备的剧组数量依然处于高位。12月6日,记者在横店影视城明清宫苑、广州街·香港街、秦王宫三大园区中游览时发现,各园区都有多个剧组正在拍摄。而据工作人员介绍,除了游客能看到的这些剧组,在一些封闭的拍摄场地以及摄影棚中,也有不少剧组正在拍摄。“今年我们的剧组接待量创下了历史新高,之前最高的是2017年,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今年累计接待的剧组有400多个了。”横店影视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营销总监杜珊珊介绍。杜珊珊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1日到11月15日,在横店影视城拍摄的剧组有142个,而去年同期仅有81个,同比增长75%。目前正在横店影视城拍摄的剧组超过50个,另外还有60多个剧组在筹备中。“不论什么时候来横店拍摄,都是需要提前预约的,现在不是特别热门的场景需要提前一个月左右预约,除了预约场景还要预约房间住宿,这两样现在在横店都一样紧缺。”杜珊珊介绍,往年这种景象只有在暑期才会出现,过了暑期就开始缓解,但今年以来却一直维持在高峰状态。“筹备和在拍的剧组加起来达到110-130个,今年这个数字就没有下来过。”除了园区的各类场景,横店影视城大大小小100多个摄影棚,也基本处于满负荷使用状态。“现在的状况是,摄影棚也紧缺,场景也紧缺。”杜珊珊表示。群演工资涨了古装剧、年代剧对于群众演员的需求量较大,完备的群众演员服务体系,正是横店影视城的一大优势。今年夏天,由于剧组爆满,横店影视城一度出现群演紧缺的局面,而目前横店群演的紧缺状况已有所缓解。在横店,“横漂大酒店”是当地群众演员每天的集散中心。12月6日晚上6点左右,记者在横漂大酒店门前看到,一辆辆大巴将结束工作的群演送到这里,周围的马路开始堵了起来;一旁的“横漂食堂”、“横漂美食城”灯火辉煌,各类小吃摊位挤满了整条街。横店演员公会为群演提供完善的服务,在基础条件合格的情况下,只要办好暂住证、银行卡、手机号等,便可办理演员证,成为群众演员。12月7日周一上午,记者在横店演员公会办证窗口看到,等待办理演员证的群众演员和办理车辆通行证的剧组人员,在窗口前排起了长队。队伍中有人抱怨排队的人太多,一名领队回应称,“这还多?你是没看到多的时候,队伍都排到外面去了!”“现在还在招啊,只要你愿意做就能来,办证、考试手续很快。”有群演领队对记者表示。在当前剧组数量较多的情况下,群演也不必担心工作不饱和。“只要你愿意接,每天都有活干。”该领队表示。“现在我们演员公会管理的群众演员有7200多人,群众演员的流动性是比较大的,有一些人只是来体验的,现在接近年底了,有一些横漂演员也准备回家了。”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负责人周丰来介绍。“目前群演不是很紧张了,我们现在有50多个剧组同时在拍,如果大场面同时开拍,群演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但大剧不一定每天都在拍,而是会相互错开;另外,我们每天晚上都能知道第二天有多少剧组,要多少群演,我们会进行合理的调配,现在基本上能够保证剧组的需求。”周丰来表示。或许是受到市场需求的影响,今年横店群演的收入水平也有所提高。今年9月,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将群演的基础工资由原来的100元/天,调整至120元/天。据介绍,演员公会主要根据市场调研情况,以及生活水平的变化对演员价格进行调整,原来100元/天的标准已经保持了多年。大制作项目增加在政策和市场的快速变化下,近两年,影视行业的大制作剧持续偏少,而今年情况出现了变化。横店影视城每周都会公布正在园区内拍摄的剧组动态。“今年和往年相比一个明显的区别是,大项目比去年多了很多。”杜珊珊表示,“一个重要原因是,受疫情积压的影响,原来一些项目筹备了较长时间,需要尽快制作,所以今年在横店拍摄制作的大项目非常多。”横店影视城公布的信息显示,近期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中就有多部重量级作品,如大型现当代剧《乔家的儿女》、《风起洛阳》、《九州朱颜记》、《光荣与梦想》等。今年早些时候,横店影视城还接待了《长歌行》、《皓衣行》、《斛珠夫人》、《大唐明月》等剧组,这些剧多数都是国内大型影视公司的重点作品。当然,在当前的市场行情下,网络短剧、网络大电影等各类快节奏的影视剧市场需求也较大,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投拍这些剧的风险也相对较小。据记者了解,除头部大剧外,网剧、网络电影在横店剧组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东阳启洋影视器材租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横店在拍的剧组中网剧、网络大电影较多,公司今年除了接到《千古玦尘》这部古装大剧外,目前影视器材主要租赁给了这类剧组。横店积极求变作为国内重要的影视剧拍摄制作基地,横店影视城一直被誉为国内影视行业的“晴雨表”。在这里,能够更为直观地感受到国内影视产业的冷暖。“现在剧组比较集中的状态可能会保持到明年年中,这一点从剧组看景(考察场地)的数量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来。”杜珊珊介绍,比照往年情况来看,如果有600个剧组看景,大概有300个剧组会到横店拍摄。而今年仅9月1日至11月30日的三个月里,横店影视城看景的剧组就达到了272个。基于对影视产业的乐观判断,横店影视城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继续增加摄影棚数量,同时投入资金,通过多种方式,整合或建设部分现当代戏的场景,补齐现当代剧拍摄场景上的短板。现当代剧场景是横店目前重点开拓的方向之一。以往横店以拍摄年代戏、古装剧为主,今年通过整合周边地区的各类资源,横店接待了30多个现当代剧剧组,记者在横店走访时,也在当地见到了多个现当代剧剧组。“我们现在是全场景都可以提供,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都可以拍摄。”杜珊珊表示。在政策上,近两年来,横店针对剧组推出了不少常态化执行的优惠措施。比如对数量较多的年代剧和古装剧组,给予住房费用优惠,针对现当代题材、科幻题材、院线大电影等类型的优惠力度更大。负债3000亿,疯狂质押股权!被传资金链断裂的苏宁,到底出啥事了【SZ300897山科智能】

世联行放贷不顺,转型长租公寓巨亏,国资接手能否翻盘?【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上蔬永辉申请破产清算,难抵生鲜电商冲击?) 虽然从经营生鲜起家,自身核心业务做得也还不错,但永辉超市(601933.SH)还是遭遇了烦恼。日前,永辉超市参股的上蔬永辉申请破产清算,其公告显示,公司近日接到参股公司上蔬永辉的通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上蔬永辉的破产清算申请。目前上蔬永辉负债总计8.59亿元。公告披露,上蔬永辉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蔬永辉账面资产总计7.33亿元,负债总计8.59亿元,所有者权益-1.26亿元。该公司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引发多起诉讼,其中已判决或调解的供应商诉讼31起,涉及诉讼标的总计2844万元;未结诉讼36起,涉及标的金额3946万元;涉强制执行案件8起。除上述投资外,截至公告日,上蔬永辉及其子公司尚欠公司251.22万元款项未结清,该款项预计在上蔬永辉破产清算后收回的可能性极小,公司将对该款项全额计提减值准备。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公开信息并采访后了解到,上蔬永辉成立于2013年,其背后资本方阵容颇为豪华,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9.29%,永辉超市持股32.14%。而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国盛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有接近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永辉超市做生鲜起家,其研发的超级物种等也都是以生鲜为优势,应该说其自身业务经营得还不错,但多年前合资的上蔬永辉在市场上却并未有明显优势,网点扩张等也不是非常广。而更大的压力则来自于电商的冲击。“生鲜电商在这几年发展很快,盒马等新零售业态崛起。相比之下,上蔬永辉依旧是传统模式为主。今年发生疫情,很多实体零售店都受到一定的冲击,但电商的商机却被发掘。比如叮咚买菜等,非常受欢迎。这就进一步打击了实体店。尤其生鲜类产品的损耗率很高,成本不菲,如果销售运作不良,则入不敷出。”上述接近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外,在业界看来,社区团购的逐步升温在给生鲜电商机会的同时,也对实体超市提出了挑战。疫情发生后,不少生鲜电商都意识到社区购物的重要性,将社区消费者聚集到一起,形成社区团购正是盒马等新零售业者在开拓的渠道。盒马总裁侯毅近期透露:“阿里成立了一个社区团购的事业部,我认为社区团购是全新的电子商务模式,目前还在萌芽阶段,但很有潜力。社区下沉后,原来按消费定位、场景定位的零售业态边界会彻底被打破,未来的零售业应该掌握几个核心的能力,第一是让粉丝对你信任的能力,我们需要有粉丝;第二是要具备给消费者提供物流服务的能力。”2年10倍!这只"低酒精"稀缺标的也醉人 机构扎堆抢筹【SZ300897山科智能】

白卡纸供需偏紧 股价涨162%的博汇纸业还能买吗?【SZ300897山科智能】

张近东渡劫:淘宝出手救苏宁?【SZ300897山科智能】

(原标题: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 股东依靠国资入主利好出货 海科金“终止托管”中小股东希望落空) 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12月9日,仁东控股迎来了连续第十一个跌停,总成交额仅2199万元,距离重回2019年7月30日16元左右的股价,还剩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此前,关于仁东控股幕后操盘手被司法部门控制的消息已经在市场蔓延,30亿融资盘爆仓或只是时间问题。业内普遍认为,仁东控股长达15个月有余的“慢牛起点”缘于2019年7月30日,当天,仁东集团宣布公司即将实际控制人变更,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与公司原控股股东方签订《股份委托管理协议》,零成本拿下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海科金集团的介入让仁东控股一众中小投资者信心百倍,此前,海淀国资曾疯狂在A股扫货,相继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后,随着股价上涨,“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却开始不断减持仁东股份。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与对其他上市公司“悉心照料”不同的是,海淀国资并没有实际取得仁东控股的股份,在通过委托表决权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来时间里,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海淀国资零成本入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来仁东控股的经营状况与资本运作发现,仁东控股的败局或早有征兆。“去年我们看到海科金说收仁东控股,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家公司资质确实一般,当时考虑可能是为了借壳,把‘兄弟公司’海科融通装进去,但看方案和海科金买金一文化又不一样,仁东控股的股东并没有实际转让股份,并非真的想要卖壳。”12月9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彼时仁东控股的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资质平平。2016、2017、2018年,仁东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43亿元、9.53亿元、14.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2.15亿元、0.59亿元。而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仁东控股收购的子公司合利宝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2019年中报时,仁东控股商誉高达9.9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4.81%,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9.9%。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就此,海科金集团通过股份托管的方式获得了上市公司21.2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双方还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初始托管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也就是最长可能托管2年。同时,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彼时,海科金集团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科金集团在托管期间,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仁东控股曾公告表示,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仁东控股却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具体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分别向海科金集团发生借款5000万元、9500万元。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约定,上述借款期限为2年。但细究借款过程,海科金集团牢牢掌握主动权。2019年初,仁东控股曾参与海科金集团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集团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便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金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集团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一来二去,海淀国资投入成本为零,每年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帮助”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牛市。理性看待国资介入海科金集团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几乎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帮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机。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用心”。2018年,海科金集团以1元价格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海科金集团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借款;10月10日,公司对外发布海科金集团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发布公告,称海科金集团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但海科金集团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集团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我们判断,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国资加持估值涨至百亿 天地壹号将为A股"加道菜"?

14万股民懵了!大白马突然跌停 大批基金保险重仓

(原标题:【深度】仁东控股崩盘,谁是幕后庄家?) 崩盘!仁东控股12连崩成绞肉机 谁是幕后庄家?记者 | 赵阳戈随着国资托管的退出,庄股仁东控股(002647.SZ)击鼓传花的游戏玩不下去,彻底崩盘了。一年之内急涨283.81%,市值从91亿元一直飙升到359亿元,可能仁东控股的1.3万户股东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需要十来天时间,仁东控股这一年来的涨幅就化为乌有。从11月20日至12月10日,仁东控股的市值蒸发额度已超267亿元,15个交易日里录得12个跌停,其中有11个“一字跌停”。即使从11月25日首个跌停算起,市值也蒸发掉了242亿元。仁东控股的崩盘,引起市场各方的高度关注。据证券时报报道,操盘仁东控股的庄家,目下已被司法部门控制。据说庄家控制着不少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在东窗事发后,相关账户大举卖出这才造成了狼狈不堪的现场。从仁东控股资本运作及基本面情况来看,崩盘似乎是早已是注定的,但谁是幕后的庄家,目前依然未知。12连崩成绞肉机12月10日,仁东控股开盘继续一字跌停。从11月25日开始算上12月10日的跌停,仁东控股已经12连崩。股价从跌停前的60.17元跌至目前的16.99元,市值蒸发达242亿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为13090户。以此估算,投资者人均亏损约186万元。来源:通达信不仅如此,截至12月8日,仁东控股的融资余额为30.29亿元,融资盘持仓量占公司当前总市值比重超过30%,由于连续一字跌停,部分融资盘无法平仓卖出,投资者面临“穿仓”风险,即跌破成本线后出现欠款。12月9日晚间,深交所公告,根据相关规定,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仁东控股股票融资买入,恢复时间另行通知。眼下的仁东控股一方面控制权发生了很大变化,即2020年11月15日,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签署《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海科金集团不再拥有仁东信息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同时,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天津仁东与海科金的一致行动关系终止。此后,海科金集团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份,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正式变更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霍东。来源:公告由于海科金集团具有国资背景,其实控人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退出“朋友圈”意味着仁东控股失去了“国资”这面大旗,留给市场的想象空间自然也少了许多。而海科金集团入驻的时间也正是一年前的2019年11月,即仁东控股这波上涨行情的前夕。另一方面,仁东控股的经营也颇具魔幻色彩,不但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由盈转亏、身陷15亿的诉讼纠纷、独董辞职,而且就在公司账面尚有15亿货币资金的情况下,仍然无法偿还3.5亿的银行贷款。最新情报显示,公司已借钱还了0.8亿元,并表示将在年末分批次逐步偿还完成上述借款。如今已步入12月,留给仁东控股的时间已然不多了。从龙虎榜数据看,在仁东控股崩盘过程中,各路游资各显神通都在尽可能地抢早一步出逃。11月25日首个跌停日,仁东控股还算正常,当天成交金额4.23亿元,换手率1.32%,跟以往比没有太大波动。从11月26日的第二个跌停板开始,踩踏显现,开启了连续一字跌停板。11月25日、26日、27日、30日,12月1日、2日、3日、4日、9日,仁东控股因股价异常波动9次登陆龙虎榜。虽然上榜席位成交金额少,地域分散,但也可以看到最近谁成功出逃,谁还在往里跳。从上榜席位看,11月25日跌停首日,卖出最大的是青岛的两个营业部,分别为财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延安三路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分别为5733.26万元、2896.18万元,当天这俩席位还出现对倒,位列买入前三和前五,分别买入4303.15万元、1069.46万元,整体分别净卖出1430.11万元、1826.72万元。当天对倒的还有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文明一路证券营业部,买入5971.16万元,卖出1336.41万元,净买入4634.75万元。此外,11月25日卖出前五还有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西藏南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266.04万元,机构专用卖出1119.32万元;买入前五还有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府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5847.37万元,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海岸城海德三道证券营业部买入1935.76万元。从11月26日公布的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跌幅偏离值累计20%证券龙虎榜看,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新华路证券营业部为仁东控股暴跌前最大的接盘方,累计买入金额达19596.98万元,净买入也达19572.96万元;其次为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府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5847.37万元,净买入5847.37万元;三是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海岸城海德三道证券营业部买入1935.76万元,净买入1926.50万元。出逃或者砸盘最猛的则是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卖出5583.50万元,净卖出5583.50万元;其次财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卖出10723.92万元,买入5531.01万元,净卖出5192.91;三是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卓越城证券营业部,卖出2738.86万元,净卖出2738.86万元;四是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延安三路证券营业部卖出2896.18万元,买入1074.33万元,净卖出1821.85万元。这意味着,暴跌初期,“先知先觉”砸盘的主要是深圳和青岛的游资,接盘的则包括上海、江浙、深圳等地游资。此后一字跌停的龙虎榜则是各路游资轮番登场。12月1日至2日,疯狂倒货的席位是长江证券青岛延安三路营业部,卖出金额有1069.44万元。12月3日至4日,财通证券江山中山路营业部、中信建投莆田学园南街营业部、财信证券南昌凤凰中大道营业部分别以卖出448.68万元、323.75万元、275.84万元位列卖出前三。12月7日至9日东吴证券浙江分公司卖了1750.78万元,财通证券杭州新登新兴路营业部卖出1244.78万元。从近一个月仁东控股龙虎榜成交额排名看,从高到低分别为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新华路证券营业部(接盘19572.96万元)、财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出货3311.51万元)、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文明一路证券营业部(接盘2400.77万元)、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府大道证券营业部(接盘5847.37万元)、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出货5583.50万元)、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延安三路证券营业部(出货2926.88万元)、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卓越城证券营业部(出货2738.86万元)、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海岸城海德三道证券营业部(接盘1926.50万元)、财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南昌凤凰中大道证券营业部(出货1939.85万元)、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出货1750.78万元)。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终端截图面对水银倾泻般崩盘,仁东控股异动公告不断,据12月10日公告的描述,公司董事会确认,公司目前没有任何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董事会也未获悉本公司有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信息;公司前期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牛散”景华套现逾18亿当然,并不是全部股东都蒙受损失,在仁东控股今年不断攀升的行情中,大股东们先知先觉,在账面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将股票及时兑换成了钞票,而他们的行动,都记录在了历次的股东名单信息中。来源:通达信仁东控股第三季度的股东户数变化非常大,截至9月底,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为13090万户,而6月底时这一数字为6638户,相当于增长了97.2%,也就是说在三季度中,仁东控股的筹码有明显松动的痕迹。持股变化最大的,正是“牛散”景华。来源:通达信数据显示,景华6月底时持股仁东控股2887.76万股,占总股本的5.16%,是持股超5%的股东。但三季报中,其已从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以最新的第十大股东持股449.06万股来保守计算,景华第三季度中至少减持了2437.8万股。通达信统计显示,景华在8月12日时曾通过二级市场卖出了1887.19万股,以当天43.46元的均价计算,套现8.2亿元。据公开信息提及,景华主动减持这1887.19万股是为了降低股票质押比例。剩下若只算550.61万股的减持量的话,8月13日至9月30日的加权均价为51.366元,算下来也套现2.83亿元,两者合计约11.03亿元。来源:通达信来源:通达信另一家疯狂减持的股东是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润泽2号私募基金(下称润泽2号),该基金曾在一季度时小试牛刀,减持了42.1万股,使得持股从1893.46万股下降为1851.36万股,1851.36万股占总股本比例3.31%。而在三季度里,该基金也如景华般,从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保守估计减持了1352.3万股。通达信显示,润泽2号三季度是从8月28日开始减持的,当天的减持数量为52.25万股,以8月28日均价48.09元计算的套现额为2512.7万元。公开信息提及润泽2号这52.25万股的减持系被动减持,是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采取的平仓措施。另外8月31日至9月30日的减持均价为53.829元,能确定的减持数量为1300.05万股,套现金额为7亿元左右。几项相加,润泽2号套现差不多7.33亿元。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景华是润泽2号项下份额的最终享有人。或许景华的减持也有前兆,即其曾在5月份解除了和几个自然人的一致行动人关系。另一家减持较多的是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和柚技术),据公开信息显示,该股东在第三季度减持了786.16万股,在第二季度减持了538.8万股,在第一季度也减持了773.03万股,甚至在2019年第四季度中一口气减持过1607.23万股,是持续不断减仓的类型。和柚技术第三季度的减持属于司法拍卖的“被动”套现。公告显示,在7月27日和柚技术持有的786.16万股以21.3元的价格被处理掉,对应1.67亿元。在这司法拍卖后,和柚技术目前还持有的4831.21万股,正100%被司法轮候冻结中。被司法拍卖是因为和柚技术与三亚清平乐地产有限公司(下称清平乐地产)借贷纠纷一案,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由于和柚技术未履行上述判决书确定的义务,清平乐地产申请强制执行。和柚技术所持有的仁东控股786.16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4%)质押给清平乐地产。由此来看,光前述3大股东在第3季度里就套现了近20亿元,而景华这一边就占了其中逾18亿元。需要指出的是第3季度中,减持的股东还有仁东信息、京基集团有限公司、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即是说在仁东控股股价闪崩的前夕,是股东们套现的happytime。另外和柚技术在第2季度里的5月7日、6日,4月29日的一系列大宗交易减持,也有套现1.53亿元左右;1季度的减持以均价匡算的话,大约为1.6亿元。所以和柚技术前三季度合计套现金额大约为4.8亿元。景华,1977年生,市场称其牛散,2020年“景华”这名字,除了出现在仁东控股的股东名单中,还有冀凯股份(002691.SZ)和实丰文化(002862.SZ)。近日,实丰文化股价连续3个跌停,也出现了崩盘。2016年与景华一同进入仁东控股的杭州焱热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焱热实业),也经常和景华一起行动,在冀凯股份股东名单中,也有焱热实业。来源:天眼查晋庄德御系上述的景华,焱热实业、和柚技术,入场时间都是2016年。它们也是仁东控股击鼓传花资本游戏中的重要一环。仁东控股前身是宏磊股份,2011年底挂牌中小板。上市之后,公司经营业绩毫无起色,实控人违规不断。2014年7月,因内控缺位、资金被占用,公司收到浙江证监局处罚决定书,实控人戚建萍也是违规占用资金的主要决策人、操纵者,违反相关规定不适合继续担任上市公司高管。2016年初,戚建萍退出管理层,公司迎来首次易主。戚氏家族套现35亿元离场,将主要股权转让给了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柚子资管,和柚技术前身)、深圳健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健汇投资)、自然人景华以及焱热实业,柚子资管成为新的控股股东,郝江波上位实控人,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来源:公告这一年,与郝江波、张永东(健汇投资控制方)一同入场后,牛散景华通过旗下两只产品加仓提升持股比例。2017年6月,景华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等方式,联合多名小股东,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3.82%。健汇投资也即现在的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其背后系张永东。截至2020年9月末持股降为2819.78万股,占总股本比例5.04%。公开信息显示,张永东1976年生,长居深圳,其也是资本市场活跃者,任过民信金控有限公司(00273.HK)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行政总裁;行健(亚洲)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行政总监及东方企业集团公司主席;星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00198.HK)非执行董事;以及兼任过香港江苏青年总会副会长,江苏海外联谊会理事职务。据悉,早在2015年9月,张永东因涉嫌对上市公司辉煌科技(002296.SZ)进行股价操纵,被证监会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68万元。来源:天眼查来源:天眼查来源:公告柚子资管实控人郝江波,有公开信息指出,郝江波为山西资本财团德御系的核心人物,其丈夫田文军为德御系创始人。来源:公告来源:公告综合各份公开资料来看,田文军成长于山西晋中一个大学教师家庭,2010年前后,其以中海博大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即现在的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为主体,先后完成对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整合后成立德御农业,由此“德御系”现雏形。2010年5月,德御农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来源:天眼查而真正令德御系在美股名噪一时,是其控制的稳盛金融。据了解,稳盛金融在2015年10月登陆美股市场后,2016年上半年其股价还不温不火,也就在10美元附近运行。但从6月底开始,稳盛金融开启了上涨,一度在2017年2月涨至465美元,8个月内稳盛金融的涨幅达到4500%,震惊市场。德御系在A股也是风生水起,其在染指仁东控股时,也同时在操作*ST北讯(002359.SZ)和顾地科技(002694.SZ)。2014年12月18日,还名为齐星铁塔的*ST北讯披露,晋中龙跃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龙跃投资)接盘齐星铁塔原控股股东18.895%的股份,并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也变更为赵晶和赵培林(赵晶和赵培林为一致行动人)。齐星铁塔也是德御系在国内A股的第一个上市公司,龙跃投资目前名为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跃实业)。来源:公告龙跃实业目前除了掌控*ST北讯之外,还掌握着新三板德御坊(834109)32.92%的股份。据天眼查穿透,龙跃实业和郝江波控制的和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和柚实业)均持股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7.5%和7.92%;另外,两者均持有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10%的股份。来源:天眼查在拿下*ST北讯之后,长袖善舞的德御系马不停蹄,直接宣布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即后来的收购北讯电信100%股权及投建北讯电信专用无线宽带数据网扩容项目。待到2015年7月3日复牌之后,齐星铁塔迎来暴涨,股价快速从4元附近拉到了10元一线,高位歇息后,于2015年年末股价冲锋到20元附近,表现令人震撼。来源:通达信对顾地科技的出手是在2015年12月,当时由山西盛农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山西盛农)受让了顾地科技9599.142万股,山西盛农成为了顾地科技新的控股股东。山西盛农由任永青和郝建秀分别持有98.5%和1.5%,顾地科技实控人变更为德御系成员任永青。来源:公告这之后,德御系在顾地科技的资本运作上演。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5月,顾地科技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拟与越野一族等进行战略合作,涉及重大投资及战略转型。之后顾地科技又宣布成立汽车越野赛事管理公司,自己出资9180万、持股51%,并由此进入体育产业。2017年1月,顾地科技又一次停牌,原因是与越野一族签署补充协议。到了2017年5月份,因出售塑胶管道业务资产顾地科技再停牌,其后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也多了收购赛事旅游资产的内容。2017年年底2018年年初之际,顾地科技披露相中的标的资产:梦想航空委托文旅投代为建设的汽车乐园基础设施项目和航空小镇建设项目展厅及园内道路部分,该资产交易价14.791亿元。股价方面,从2016年3月算起至当年年底,顾地科技的累计涨幅超过330%,账面收益同样可观。但一番资本运作之后,顾地科技的大股东在2018年初暴露出了质押平仓风险,顾地科技2018年2月12日复牌后甚至一口录得6个“一字跌停”,留下一地鸡毛。巧合的是,对仁东控股来说,2018年2月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德御系介入仁东控股之后,也开始积极运作起来。甚至在2016年1月份披露变更公告之前的2015年12月,宏磊股份就发布了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到2016年5月,宏磊股份披露细节,公司计划以23.1亿元的金额收购资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设立互联网支付、小额贷款、保险经纪、征信公司,宏磊股份华丽转身,成为金融科技公司。2016年6月,宏磊股份又披露了剥离计划,将浙江轰天、江西宏磊等资产转回给宏磊股份的原控股股东,出售资产涉及金额14.79亿元。实际上2016年8月8日宏磊股份复牌之后,大约不到5个月时间,也拉了一波上涨行情,累计涨幅186%。2017年2月,宏磊股份更名为民盛金科。内蒙古资本霍东时间很快来到2018年2月,就是顾地科技复牌跌跌不休之际,霍东带着仁东出现在市场的视野里。据2018年2月2日公告,民盛金科发生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现在的仁东信息)将具有控制权,而实控人也变更成霍东。与此同时,郝江波方面当时还出具了一份《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15日,也就是为接盘民盛金科而生。2018年8月3日,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来源:天眼查那么,帮德御系接盘的,为何是霍东呢?来源:公告公开信息显示,霍东1987年9月出生,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2010年至2017年,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20年11月2日,霍东以8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26位。霍东系霍庆华家族二代,霍庆华是中国庆华集团掌舵人。2018年10月25日,霍庆华家族以105.6亿元排名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84位。2020年5月,霍庆华家族以98.8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320位。据媒体报道,德御系的危机在2017年曝出,情急之下,2018年山西省成立风险处置小组,其中就包括了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华讯方舟集团等。后续霍东的手法,市场也看见了。在2019年通过股份委托管理和一致行动的方式,将仁东控股交给了海科金集团打理,并成就了1年时间的走牛行情。但其在入主仁东控股后并未就此止步。霍东通过仁东集团为平台,先后参与多个不良资产的破产重组项目,不久之前就与中植集团共同参与垃圾分类龙头小黄狗科技公司的重组项目。受大股东唐军及团贷网立案调查影响,小黄狗进行资产重组,在2020年7月份,小黄狗收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确认小黄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中植集团旗下中植国际、晶和实业集团、仁东集团等企业领衔入股小黄狗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仁东集团将持有小黄狗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30%股份。事实上,仁东控股第一大股东仁东信息从2020年5月18日开始到9月1日,也分三次减持共套现1.85亿元。2020年11月18日的公告,宣告了霍东方与海淀国资双方的分道扬镳。“国资背景”的幻象被撕碎后,仁东控股也正式开启了暴跌模式。霍东的足迹还出现在*ST华讯(000687.SZ)的公告中,今年1月,*ST华讯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有限公司签了框架协议,后者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累计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与此同时吴光胜还将自己名下华讯科技33.8599%股权以及协调其他股东持有华讯科技不低于17.1401%股权,合计不低于51%股权,委托仁东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仁东集团有限公司由霍东持股99.9%。截至目前,吴光胜与仁东集团交易仍未有实质性进展。魔幻的15亿诉讼耐人寻味的一幕是,仁东控股曾在7月3日委派律师赴广州中院调取了诉讼相关材料后了解到,公司涉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据悉,纠纷原告为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被告有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柚技术、龙跃实业、田文军、郝江波、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张永东、阿拉山口市民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仁东控股。纠纷缘由是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认购了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认购金额壹拾伍亿元整;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为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仁东控股出具的《担保函》,《担保函》显示公司为上述资管计划的投资本金壹拾伍亿元整、年化8.5%的投资收益等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现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到期,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未能偿还贷款本息,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诉讼。发现此事的时候是海科金集团在打理上市公司,事件发生时则是霍东掌舵时,但资金的实际流向却到了德御系,事件确实充满魔幻色彩。对此,仁东控股的态度是“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诉讼资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经我公司多方排查,并非我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与我公司没有任何股权或其他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并且上市公司还报了案。值得一提的是,在下跌途中,仁东控股11月27日放出过利好,表示公司收到到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拨付的2020年扶持奖励金1946.09万元。此外,在12月8日、9日,仁东控股也持续释放《聚焦农业供给侧改革,仁东控股提供金融支持》、《多元金融有效结合,仁东控股打造便利金融服务》等消息。仁东控股12连崩成绞肉机 谁是幕后庄家?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