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300149睿智医药点评

财经网2020-12-12上证股票90

超34家!一大拨“格力系”公司正在IPO【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突发!一私募基金狂跌50%,被"杀猪盘"彻底害惨了) 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羽最近最惨的“杀猪盘”,除了仁东控股(目前连续12个跌停),就是仁东控股的“弟弟”:朗博科技。今天,朗博科技迎来第8个跌停板,股价较11月高点已跌去60%了。值得注意的是,昨天,刚有顶级游资出手抄底,结果直接吃了一个跌停。同时,惨遭“杀猪”的还有私募机构,三季度刚有私募重仓杀进朗博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记者查看,其基金净值近期回撤超50%。半年暴涨3倍半个月不到跌回去:暴跌60%在基本面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今天,朗博科技迎来第8个跌停板。至此,该股股价较11月高点已跌去60%了值得注意的是,朗博科技12月9日收盘刚放出巨量,成交金额4.9亿元,换手率47.61%。当日还有游资出手抄底。而就在12月前,朗博科技股价刚创出历史新高。11月19日,朗博科技盘中触及历史高点68元,至此,朗博科技半年内涨幅已超200%,股价从20元左右3倍涨至68元,翻三倍。私募也“踩雷”产品暴跌超50%除了散户外,还有机构投资者“踩雷”该股。从今年三季度朗博科技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私募基金益家资本2只产品都进入名单中。两只产品合计新进持有朗博科技106.55万股。而记者从三方平台查看,益家资本上述进入第十大流通股东的3号产品,截至12月7日,回撤高达53.59%。如若仅踩雷该股,这就意味着益家资本至少半仓持有朗博科技。净值表现也直接悬崖式下跌:从11月底原本累计赚超120%,直接回落到10%,基本上意味着2020年白干了。顶级游资也懵了抄底也吃跌停不过,还有游资试图”抄底“该股。12月9日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频繁出没龙虎榜的顶级游资华泰荣超所在的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9日刚割了大连圣亚的部分仓位,就买入2397万朗博科技。如今看来,直接吃了一个跌停。除了游资,不少散户也蠢蠢欲动,试图抄底:记者在此再次提醒想要抄底的朋友们:谨慎出手。据悉,12月29日,该股将有7200万股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解禁,超过当前流通股数量的2倍。按照今日收盘价计算,此次的解禁金额约合21.58亿元,考虑到当前朗博科技流通市值仅10.19亿元,解禁金额是流通市值的2倍。而数据显示,朗博科技股东人数逐季减少,三季报显示,其股东人数仅为3511人,筹码非常集中。股民沸腾:仁东控股的“弟弟”?而朗博科技突然暴跌,并没有什么先兆,也没什么公告和消息,媒体和市场有将该股归为“庄股”、“杀猪盘”。如今,股吧里的股民已经彻底炸了:有的表示,朗博科技是仁东控股的弟弟吗?也有网友直言,同情困在里面的散户。多次被指出杀猪盘曾撇清荐股传闻据公开资料,朗博科技从事是一家以橡胶密封件和橡胶制品的生产销售为主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车用O型圈及垫圈、轮毂组件、油封、轴封等产品,产品主要用于汽车空调、动力、制动等核心系统。公司业绩平平,基本面亮点甚少。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00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0万元。2017年上市以来,基本没有券商研报覆盖。但是公司股价却在6月起开始暴动,半年内暴涨200%。而在股价暴动以来,公司多次倍指出是“杀猪盘”:多位投资者在股吧反映,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朗博科技股票。7月1日,朗博科技天量下跌,换手率高达55.42%。当时多位投资者在股吧反映,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朗博科技股票。朗博科技还特此公告,关注到相关信息,经公司自查,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值得注意的是,12月9日朗博科技股价换手率高达47.16%,仅次于7月1日。沃森生物86页长文回应:上海泽润引入战投是系统性考虑【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社区团购”概念股国联水产遭多股东高位“甩卖”,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 国联水产遭多股东甩卖 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记者 | 张艺股价创下一年半新高的国联水产(300094.SZ)正被股东们“大甩卖”。12月8日,国联水产披露了两则股东减持公告。一则是公司控股股东新余国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通投资)在11月25日至12月8日通过协议转让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出售公司股份5495.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8%,本次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另一则是,国联水产持股5%以上股东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12月2日-12月7日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919.5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1%。减持后,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73%,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以减持均价计算,两位股东累积套现2.94亿元。国通投资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两位股东12月期间的减持均价在6.3元/股左右,均为国联水产股价高位。与此相比,国通投资在11月14日协议转让的价格仅3.90元/股,堪称“白菜价”。这次协议转让,受让者为自然人张新华,其以3.90元/股受让国联水产4597.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转让价款1.79亿元。11月25日过户完成后至今短短十个交易日,这部分转让股份就增值超过1亿元,张新华投资10天浮盈超过60%。国联水产从事水产行业,近期资本涌入水产品板块,中水渔业(000798.SZ)走出七天六板行情。市场炒作水产板块更多的是看中了社区团购行情,在国联水产上,张新华的入股更是催生市场预期。张新华持有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20%股权。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是全国知名的零售品牌企业,在全国拥有60多家商业网点的零售连锁企业,总商业面积50万平方米,经营有便利店、中小型超市、大型综合超市、大型服饰专业店、黄金珠宝专业店等业态,拥有“大张”“盛德美”等品牌,是全国连锁百强、河南连锁十强,是全国超市精英联盟保亭会的会长单位。有零售企业背景的张新华入股,尽管公告未披露国联水产与河南大张实业在社区团购的合作计划,但市场却对此心生期待。股价走高后,相关股东也借势高位减持。对于后市尽管国联水产控股股东减持计划已完成,但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是否有减持计划还并不确定。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目前持有股份已降至5%之下,之后是否继续减持不用再进行公告披露。基本面上,国联水产已连亏两年。公司在2019年亏损近5亿元,并在2020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1.04亿元。新冠疫情之下,正在进行全球化进程布局的国联水产也遭遇危机。贱卖“下金蛋的鸡”,沃森生物把投资人当傻子?【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赫美小贷51%股权被司法拍卖,*ST赫美收到关注函) 12月9日,深交所向*ST赫美下发关注函。近日,阿里拍卖网上显示公司持有的深圳赫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赫美小贷)51%的股权已于2020年12月4日被司法拍卖,成交价200万元。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在赫美小贷首次拍卖时披露了提示性公告,而本次拍卖未披露提示性公告的原因,是否存在故意隐瞒重大信息的情形,是否损害赫美小贷相关债权人的利益。迪比科财务数据不一致 ST新海收到关注函【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子公司引入澳洲战投增资14亿美元,天齐锂业债务危机迎转机) 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锂业巨头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锂业”,002466)债务危机迎来转机。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将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澳大利亚矿业公司IGO Limited(下称“IGO”)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其近日到期的18.84亿美元债务也将至少延期至2021年11月26日。引入战投增资14亿美元12月8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IGO全资子公司IGO Lithium Holdings Pty Ltd将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48亿元)认缴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Tianqi Lithium Energy Australia Pty Ltd(下称“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51%,投资者持有剩下49%,出资金额超过注册资本对应金额的溢价部分10.96亿美元计入TLEA资本公积。天齐锂业称,此次增资完成后,公司仍拥有TLEA的控股权,TLEA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除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相关费用外,增资所获资金将用于偿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相关利息;剩余部分资金将预留在TLEA作为其子公司TLK所属奎纳纳氢氧化锂工厂运营和调试补充资金。不过其也提到,双方签署的《投资协议》及相关协议附带一系列的交割先决条件,交易能否成功实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公开资料显示,IGO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采矿和勘探公司,业务以开发镍、铜、钴等清洁能源金属为主,同时也在参与电池产业链,推进绿色可再生能源、储能和电动汽车的发展。2020财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43.32亿元,净利润为7.5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公司资产合计111.57亿元。根据公告,IGO拟通过下述方式完成本次交易的款项交付:一是股权融资,IGO拟在澳洲证券交易所通过定增或配股等方式融资;二是债务融资,IGO已经就交易取得澳洲主要银行的交易支持信;三是自有现金约1亿美元。TLEA则是天齐锂业2014年为完成文菲尔德股权购买交易设立的境外全资子公司。目前,天齐锂业通过TLEA间接持有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51%股权,后者拥有目前世界上正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已建成的技术级锂精矿产能约为15万吨/年,化学级锂精矿产能约120万吨/年。彼时这场收购让天齐锂业拥有了国内锂资源供应的渠道,跃居国内锂业市场龙头。尽管要让出部分股权,但在债务压顶背景下仍能保住手上优质海外资产对于天齐锂业而言已是幸事。对于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其表示,公司能够在不丧失核心资产控制权前提下有效 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增强公司整体资本实力和竞争力。公告中也有提到锂精矿供应以及产品销售相关安排,明确TLK从泰利森购买的锂精矿优先满足TLK需求,剩余量满足天齐锂业国内工厂和代加工需求,IGO不享有锂精矿优先购买权。此外,为了保持国内和国外市场共同使用天齐锂业品牌销售,TLK产品除优先满足海外战略长单客户之外,卖向国内的产品只能通过天齐锂业现有国内销售团队销售;TLK和境内公司销往海外的产品均由天齐锂业境外销售团队销售。18.84亿美元债务至少延期一年同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经与并购贷款银团协商一致,将于12月28日前签署《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ARA),以反映《条款清单》中达成的关键条款。贷款协议中核心条款包括且不限于:拟将并购贷款项下原A类贷款和C类贷款合计18.84亿美元债务的偿还期限展期至2021年11月26日,在TLEA完成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且通过该交易偿还上述银团贷款本金不低于12亿美元等情形下,该期限可自动延长至2022年11月25日;拟将并购贷款项下原B类贷款12亿美元的到期日延长至2023年11月29日,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前提下,经银团同意可以将到期日延长至2024年11月29日。公告提到,作为上述并购贷款展期的条件,天齐锂业需继续以公司及相关子公司的财产为《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项下相关债务提供担保。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目前已审议通过相关担保总额为405.71亿元,占其2019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的582.67%,实际发生的总担保余额为269.17亿元,占其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386.57%。天齐锂业成立于2004年,是全球五大锂矿供应商之一,主营业务包括锂矿及锂化工产品、碳酸锂等锂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天齐集团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66%,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妻子张静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19%。该公司当前窘境主要源于2018年的一起天价收购案。彼时,天齐锂业与加拿大化肥公司Nutrien公司签订协议,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2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天齐锂业目前合计持有SQM25.86%的股权。而其当时净资产约为120亿元。国联水产遭多股东"甩卖" 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SZ300149睿智医药】

高价回购“低价贱卖”债务压顶的鹏博士还有“新故事”?【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12月9日晚间,中来股份(300393)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泰州中来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泰州中来”)于近期在N型单晶电池量产效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公告显示,泰州中来生产的TOPCon电池量产转换效率已达到24.5%,这是国内最高的量产效率。公司运用了新一代J-TOPCon2.0技术,该技术使用了全球领先的POPAID工艺技术,相较于采用LPCVD的TOPCon1.0技术,J-TOPCon2.0技术工序少、无绕镀、镀膜厚度可实现±0.1纳米可控,可获得更高的转换效率和良率。中来股份进一步表示,该转换效率的突破是公司在N型单晶领域长期坚持自主创新的结果,也为公司下一步实现转换效率25%的目标和产能扩张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在进一步提升公司内在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将有力推动光伏行业技术的持续进步,推进光伏行业整体持续发展。TOPCon或成主流在日前举行的技术论坛上,中来股份副总经理刘志锋专门就TOPCon技术产业化的发展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随着太阳能技术不断发展趋于成熟,硅料、玻璃、系统安装、支架等成本已经难以继续压缩,未来降价的方向将主要依靠电池效率的提升。基于目前成本计算,每1%的电池效率提升将会给EPC成本降低0.2元/W。”“相较于PERC电池,TOPCon具有更高的效率潜力与稳定性。”刘志锋说,较高LID和LeTID衰减一直是PERC电池未能解决的问题,而TOPCon电池由于使用N型晶硅则没有LID和LeTID的衰减风险。此外,TOPCon电池的极限效率大约在28.7%左右,远高于PERC的25%和HJT的27.5%,十分接近单晶硅的理论极限效率29.43%,因此TOPCon有更大的潜力。刘志锋介绍,在组件层面上,TOPCon具有更强的单瓦发电能力。由于温度系数低、衰减低、双面率高等有优势,相同功率的TOPCon组件较P型双面组件有4%~6%的发电增益,另外,TOPCon组件功率每提高15W,将带来系统端0.05元/W的价值BOS成本降低,二者结合起来,高功率的TOPCon组件产品相对于P型产品有0.2元/W以上的产品价值,选用TOPCon产品,可以给客户带来最低的度电成本。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太阳电池技术研究室主任王文静等多位专家也认为,在今后的太阳能电池发展中,以TOPCon为首的N型电池将逐渐取代PERC电池成为主流。隆基股份也表示,在硅片的生产上,可以实现P型到N型的全线切换以满足未来量产技术升级的需要。未来,钙钛矿叠层电池将有更多的潜力,Perovskite-SiTandem电池预计能够产生超过30%的效率。年内三度筹划易主对于今年两度尝试“易主”失利的中来股份而言,此次在TOPCon电池上取得重大技术进展也成为难得的好消息。今年6月18日,中来股份实控人的林建伟、张育政夫妇与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乌江能源”)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及《股份表决权委托协议》,林建伟、张育政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1.47亿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8.8745%)分次协议转让给乌江能源。同日,乌江能源与公司重要股东嘉兴聚力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双方约定在协议生效后,将涉及中来股份的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保持一致行动关系,以确立及维护乌江能源对公司的控制地位。天眼查显示,乌江能源实控人为贵州省国资委。到了8月10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前次股权转让交易双方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投资等重大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协议解除。公司同时披露一份新的股权转让计划,8月9日,林建伟、张育政与杭锅股份签署了《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转让框架协议》《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若此次转让完成,杭锅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王水福、陈夏鑫及谢水琴通过控制杭锅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时隔两个月后,中来股份再度宣告转让协议终止。对于终止原因,中来股份称,杭锅股份董事会、管理层及控股股东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重组的有关条件不够成熟。10月下旬,中来股份第三度筹划易主事宜。林建伟、张育政于10月22日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姜堰道得”)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林建伟、张育政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4433.6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姜堰道得,转让价格为11元/股。多元萎缩、高端难行, 冷冬“暖流”下波司登能否再现昔日荣光?【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2699元起!董明珠终于发布了5G手机,官网两天只卖出75台) 许久没有消息的格力手机,近日又有新动向。日前,格力电器在其官方商城及格力董明珠店悄然上架了“大松5G手机”,配置SA&NSA双模5G芯片,搭载高通骁龙765G处理器、5000mAh大容量电池。官网定价2699元起售,现在下单,预计12月12日陆续发货。值得注意的是,格力上一次推出手机新品还是在2018年,而此次新上线的5G手机不再沿用“格力”品牌,而是换成了“大松”品牌。相隔两年之后,格力在手机产品上又有动作,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大松5G手机悄然上线12月7日下午,就有媒体发现,大松5G手机悄然出现在了格力商城与“格力董明珠店”小程序上。据介绍,该大松5G手机的屏幕尺寸是6.81英寸,后置6400万像素旗舰四摄,前摄1600万人像镜头,机身颜色有“魅夜极光”“曜夜星河”两种。大松5G手机“6GB运存+128GB”版的官方定价是2699元,“8GB运存+256GB”版的售价是2999元。截至9日上午9时15分,4种型号(两种颜色,两种运存)的大松5G手机在格力董明珠店官网的销量合计75台。大松5G手机上架格力董明珠店(图片来源:格力董明珠店官网网页截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高通骁龙7系列处理器主打中端市场,这意味着大松5G手机的市场定位是中端机。2018年格力电器推出搭载骁龙821处理器的格力三代手机,最低价在3400元。此次新上架的大松5G手机,售价较格力三代价格有所下降。格力商城页面还重点介绍了大松5G手机的“智慧互联”功能。记者注意到,此次全新上架的手机新品,却不再沿用“格力”品牌,而是采用“大松TOSOT”品牌。关于格力手机品牌战略上的变动,其实之前就已经有“征兆”。去年10月底,格力电器在公司经营范围中剔除“经营电信业务及增值电信业务”。去年11月中旬,时任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在格力2019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明确回应,上述经营范围的变动跟公司业务布局没有关系,“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申请主体会放在子公司上,并不是所有业务都放在母公司进行。”对于格力手机改用“大松”品牌,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今日(12月8日)下午向记者表示:“我分析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形成伤害。在不愿意放弃手机布局的情况下,用‘大松’品牌可以减轻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家电行业观察家张彦斌也持类似观点。他还告诉记者,格力进军手机,原本是想做智能家居入口,不过如今看来,智慧家居不是简单地用手机做入口就行,还需要强大的后台支撑。“格力也许是看到了把手机作为智慧入口的价值不大了,因此将手机业务放在格力品牌的体系里,意义也不大了。”格力为何坚持做手机?今日(12月8日),记者也就大松5G手机相关问题与格力电器内部人士取得联系。不过截至发稿,格力电器对此次新上架的大松5G手机并未有更多的说明或回应。一位手机行业资深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表示,格力手机一直都在做研发,“他们有个团队,这个团队也有从酷派、金立过去的人。其实也是因为方向不是特别明确,加上虽然操盘手是来自手机行业的人,但真正管钱的并不是懂手机行业的人。所以整个项目推进说实话比较慢。”不过他也告诉记者,此次大松5G手机上线,也说明董明珠这个层面已经认识到,5G到来,在万物互联时代,手机作为中枢是不可或缺的,是一定要做的。“至少让其他家电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互联互通该怎么去做。”上述行业资深人士称:“他们(手机)团队,我原来也认识。整体感觉,他们不像‘华米OV’的打法,而是摸着石头过河,试探的心理占非常大的一部分。”在他看来,格力做手机背后的逻辑是,万物互联需要一个中枢,企业也需要了解这个中枢。格力电器并不希望把命运完全交到别人的手里。记者了解到,格力手机曾经是格力电器多元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发展多年,与市面上其他专业手机品牌相比,产品的确缺乏市场竞争力。啥情况?这只"绩优股"突然闪崩 两天跌掉9个月涨幅【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秋后算账!这家券商恐遭监管立案调查,事涉*ST富控财务造假,投行业务影响几何?) 压严压实中介责任,绝非只是一句空话。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曝光之际,中介机构也难辞其咎。近日,关于“国融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在债券圈内不胫而走,而这一消息的透露方为国融证券控股股东长安投资。截至目前,国融证券旗下多只债券均未披露公司遭遇立案调查的情况。据悉,由于国融证券在*ST富控2016年重大资产出售中开展独立财务顾问业务时,涉嫌尽职调查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被证监会稽查总队开出立案调查通知书。对此,国融证券方面表示未有回应。遭遇监管立案调查,将对国融证券投行业务影响几何?业内人士认为,最直观的影响将是项目有可能被按下暂停键。Wind数据显示,目前国融证券共有两个创业板项目IPO正在进行中,审核状态分别为中止审查和已问询。国融证券恐遭监管立案调查在固收、资管业务连番遭罚之后,国融证券的投行业务也即将面临危机。近日,关于“国融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在债券圈内不胫而走。由于国融证券在*ST富控2016年重大资产出售中开展独立财务顾问业务时,涉嫌尽职调查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被证监会稽查总队开出立案调查通知书。早在2013年底,“中技系”的创始人颜静刚以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此后,ST澄海更名为中技控股,通过一系列的重组并购,公司主营业务最终转向游戏开发及应用公司。而国融证券参与“中技系”的资本局,则是在2016年。在2016年7月,国融证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操刀了中技控股(现*ST富控)的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在该次交易中,中技控股将其持有的94.49%中技桩业以24.16亿元的对价转出,转让方为实控人颜静刚控制的中技集团全资子公司。也即,在完成借壳上市后,中技控股即将核心资产转出。彼时,国融证券在独立财务顾问报告中表示,其按照证券行业公认的业务标准、道德规范和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精神,遵循客观、公正的原则,在认真审阅相关资料和充分了解本次交易行为的基础上,发表独立财务顾问意见;已按照规定履行尽职调查义务,有充分理由确信所发表的专业意见与上市公司和交易对方披露的文件内容不存在实质性差异。在频繁的资本运作之下,颜静刚的“中技系”最终入手三家上市公司。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1月,“中技系”三家上市公司纷纷发布公告,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实际控制人颜静刚于2018年1月1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此后,*ST富控的危机也渐次爆发。在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后,*ST富控2019年业绩如继续亏损,将面临暂停上市交易的局面。为此,*ST富控不惜动起更改财报的心思,净资产指标从上年的-36亿元直接转为7.63亿元。*ST富控的2019年年报也遭到审计机构的“否定意见”,并被监管连续问询及开出一系列纪律处分。今年6月,*ST富控披露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涉及大量违法事实包括: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关联交易、财务报表少计负债、在定期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或有负债等。除了*ST富控被开出60万元的顶格处罚外,颜静刚本人也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的违法违规即将“盖棺论定”之后,此次国融证券被立案调查,或许正意味着监管对于中介机构的追责已经开始。不过,对于此事,国融证券方面表示未有回应。近年来多项业务遭罚遭遇监管立案调查,将对国融证券投行业务影响几何?最直观的影响将是项目被按下暂停键。根据相关规定,在证券公司处于立案调查期间,证监会暂不受理其作为保荐机构的推荐,暂不受理相关保荐代表人具体负责的推荐,暂不受理公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的文件。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资深保代向券商中国记者介绍,此前,西南证券、国信证券等公司均因上市公司财务顾问业务爆雷而出现类似遭遇,投资银行业务在立案调查期间将受到影响,储备项目的“丢失”也有相当可能。中证协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融证券实现营业收入4.01亿元,排名第91位;实现净利润6906万元,排名第95位。其中,国融证券2020年上半年实现投行业务净收入1.95亿元,排名第35位,与其他业务排名相比,对营收贡献明显。Wind数据显示,目前国融证券共有两个创业板项目正在进行中,分别是电旗股份和洁雅股份,审核状态分别为中止审查和已问询。从人员方面来看,国融证券参与*ST富控重大资产重组的三名项目主办人中,有两名在2017年转投华创证券,目前只有1人还在国融证券执业。2018年12月,内蒙古证监局曾对国融证券采取责令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措施的决定,涉及三方面问题、八个事项。其中,包括未及时报送多个重要事项、为缓刑人员办理入职、员工私下向投资者推荐私募产品等多个问题。清流|四川金顶大股东的谎言:隐瞒买壳资金来源 8.4亿“壳费”未披露【SZ300149睿智医药】

世联行放贷不顺,转型长租公寓巨亏,国资接手能否翻盘?【SZ300149睿智医药】

(原标题:上蔬永辉申请破产清算,难抵生鲜电商冲击?) 虽然从经营生鲜起家,自身核心业务做得也还不错,但永辉超市(601933.SH)还是遭遇了烦恼。日前,永辉超市参股的上蔬永辉申请破产清算,其公告显示,公司近日接到参股公司上蔬永辉的通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上蔬永辉的破产清算申请。目前上蔬永辉负债总计8.59亿元。公告披露,上蔬永辉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蔬永辉账面资产总计7.33亿元,负债总计8.59亿元,所有者权益-1.26亿元。该公司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引发多起诉讼,其中已判决或调解的供应商诉讼31起,涉及诉讼标的总计2844万元;未结诉讼36起,涉及标的金额3946万元;涉强制执行案件8起。除上述投资外,截至公告日,上蔬永辉及其子公司尚欠公司251.22万元款项未结清,该款项预计在上蔬永辉破产清算后收回的可能性极小,公司将对该款项全额计提减值准备。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公开信息并采访后了解到,上蔬永辉成立于2013年,其背后资本方阵容颇为豪华,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9.29%,永辉超市持股32.14%。而上海上蔬农副产品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国盛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有接近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永辉超市做生鲜起家,其研发的超级物种等也都是以生鲜为优势,应该说其自身业务经营得还不错,但多年前合资的上蔬永辉在市场上却并未有明显优势,网点扩张等也不是非常广。而更大的压力则来自于电商的冲击。“生鲜电商在这几年发展很快,盒马等新零售业态崛起。相比之下,上蔬永辉依旧是传统模式为主。今年发生疫情,很多实体零售店都受到一定的冲击,但电商的商机却被发掘。比如叮咚买菜等,非常受欢迎。这就进一步打击了实体店。尤其生鲜类产品的损耗率很高,成本不菲,如果销售运作不良,则入不敷出。”上述接近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外,在业界看来,社区团购的逐步升温在给生鲜电商机会的同时,也对实体超市提出了挑战。疫情发生后,不少生鲜电商都意识到社区购物的重要性,将社区消费者聚集到一起,形成社区团购正是盒马等新零售业者在开拓的渠道。盒马总裁侯毅近期透露:“阿里成立了一个社区团购的事业部,我认为社区团购是全新的电子商务模式,目前还在萌芽阶段,但很有潜力。社区下沉后,原来按消费定位、场景定位的零售业态边界会彻底被打破,未来的零售业应该掌握几个核心的能力,第一是让粉丝对你信任的能力,我们需要有粉丝;第二是要具备给消费者提供物流服务的能力。”2年10倍!这只"低酒精"稀缺标的也醉人 机构扎堆抢筹【SZ300149睿智医药】

白卡纸供需偏紧 股价涨162%的博汇纸业还能买吗?【SZ300149睿智医药】

张近东渡劫:淘宝出手救苏宁?

(原标题: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 股东依靠国资入主利好出货 海科金“终止托管”中小股东希望落空) 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12月9日,仁东控股迎来了连续第十一个跌停,总成交额仅2199万元,距离重回2019年7月30日16元左右的股价,还剩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此前,关于仁东控股幕后操盘手被司法部门控制的消息已经在市场蔓延,30亿融资盘爆仓或只是时间问题。业内普遍认为,仁东控股长达15个月有余的“慢牛起点”缘于2019年7月30日,当天,仁东集团宣布公司即将实际控制人变更,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与公司原控股股东方签订《股份委托管理协议》,零成本拿下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海科金集团的介入让仁东控股一众中小投资者信心百倍,此前,海淀国资曾疯狂在A股扫货,相继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后,随着股价上涨,“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却开始不断减持仁东股份。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与对其他上市公司“悉心照料”不同的是,海淀国资并没有实际取得仁东控股的股份,在通过委托表决权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来时间里,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海淀国资零成本入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来仁东控股的经营状况与资本运作发现,仁东控股的败局或早有征兆。“去年我们看到海科金说收仁东控股,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家公司资质确实一般,当时考虑可能是为了借壳,把‘兄弟公司’海科融通装进去,但看方案和海科金买金一文化又不一样,仁东控股的股东并没有实际转让股份,并非真的想要卖壳。”12月9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彼时仁东控股的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资质平平。2016、2017、2018年,仁东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43亿元、9.53亿元、14.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2.15亿元、0.59亿元。而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仁东控股收购的子公司合利宝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2019年中报时,仁东控股商誉高达9.9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4.81%,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9.9%。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就此,海科金集团通过股份托管的方式获得了上市公司21.2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双方还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初始托管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也就是最长可能托管2年。同时,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彼时,海科金集团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科金集团在托管期间,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仁东控股曾公告表示,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仁东控股却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具体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分别向海科金集团发生借款5000万元、9500万元。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约定,上述借款期限为2年。但细究借款过程,海科金集团牢牢掌握主动权。2019年初,仁东控股曾参与海科金集团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集团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便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金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集团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一来二去,海淀国资投入成本为零,每年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帮助”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牛市。理性看待国资介入海科金集团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几乎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帮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机。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用心”。2018年,海科金集团以1元价格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海科金集团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借款;10月10日,公司对外发布海科金集团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发布公告,称海科金集团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但海科金集团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集团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我们判断,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国资加持估值涨至百亿 天地壹号将为A股"加道菜"?

8亿捐款下的茅台:市值破万亿,股价再达1850元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