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002235安妮股份点评

财经网2020-12-12上证股票80

(原标题: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12月9日晚间,中来股份(300393)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泰州中来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泰州中来”)于近期在N型单晶电池量产效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公告显示,泰州中来生产的TOPCon电池量产转换效率已达到24.5%,这是国内最高的量产效率。公司运用了新一代J-TOPCon2.0技术,该技术使用了全球领先的POPAID工艺技术,相较于采用LPCVD的TOPCon1.0技术,J-TOPCon2.0技术工序少、无绕镀、镀膜厚度可实现±0.1纳米可控,可获得更高的转换效率和良率。中来股份进一步表示,该转换效率的突破是公司在N型单晶领域长期坚持自主创新的结果,也为公司下一步实现转换效率25%的目标和产能扩张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在进一步提升公司内在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将有力推动光伏行业技术的持续进步,推进光伏行业整体持续发展。TOPCon或成主流在日前举行的技术论坛上,中来股份副总经理刘志锋专门就TOPCon技术产业化的发展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随着太阳能技术不断发展趋于成熟,硅料、玻璃、系统安装、支架等成本已经难以继续压缩,未来降价的方向将主要依靠电池效率的提升。基于目前成本计算,每1%的电池效率提升将会给EPC成本降低0.2元/W。”“相较于PERC电池,TOPCon具有更高的效率潜力与稳定性。”刘志锋说,较高LID和LeTID衰减一直是PERC电池未能解决的问题,而TOPCon电池由于使用N型晶硅则没有LID和LeTID的衰减风险。此外,TOPCon电池的极限效率大约在28.7%左右,远高于PERC的25%和HJT的27.5%,十分接近单晶硅的理论极限效率29.43%,因此TOPCon有更大的潜力。刘志锋介绍,在组件层面上,TOPCon具有更强的单瓦发电能力。由于温度系数低、衰减低、双面率高等有优势,相同功率的TOPCon组件较P型双面组件有4%~6%的发电增益,另外,TOPCon组件功率每提高15W,将带来系统端0.05元/W的价值BOS成本降低,二者结合起来,高功率的TOPCon组件产品相对于P型产品有0.2元/W以上的产品价值,选用TOPCon产品,可以给客户带来最低的度电成本。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太阳电池技术研究室主任王文静等多位专家也认为,在今后的太阳能电池发展中,以TOPCon为首的N型电池将逐渐取代PERC电池成为主流。隆基股份也表示,在硅片的生产上,可以实现P型到N型的全线切换以满足未来量产技术升级的需要。未来,钙钛矿叠层电池将有更多的潜力,Perovskite-SiTandem电池预计能够产生超过30%的效率。年内三度筹划易主对于今年两度尝试“易主”失利的中来股份而言,此次在TOPCon电池上取得重大技术进展也成为难得的好消息。今年6月18日,中来股份实控人的林建伟、张育政夫妇与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乌江能源”)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及《股份表决权委托协议》,林建伟、张育政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1.47亿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8.8745%)分次协议转让给乌江能源。同日,乌江能源与公司重要股东嘉兴聚力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双方约定在协议生效后,将涉及中来股份的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保持一致行动关系,以确立及维护乌江能源对公司的控制地位。天眼查显示,乌江能源实控人为贵州省国资委。到了8月10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前次股权转让交易双方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投资等重大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协议解除。公司同时披露一份新的股权转让计划,8月9日,林建伟、张育政与杭锅股份签署了《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转让框架协议》《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若此次转让完成,杭锅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王水福、陈夏鑫及谢水琴通过控制杭锅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时隔两个月后,中来股份再度宣告转让协议终止。对于终止原因,中来股份称,杭锅股份董事会、管理层及控股股东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重组的有关条件不够成熟。10月下旬,中来股份第三度筹划易主事宜。林建伟、张育政于10月22日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姜堰道得”)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林建伟、张育政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4433.6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姜堰道得,转让价格为11元/股。多元萎缩、高端难行, 冷冬“暖流”下波司登能否再现昔日荣光?【SZ002235安妮股份】

子公司引入澳洲战投14亿美元 天齐锂业危机迎转机【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妙可蓝多筹划易主 二股东蒙牛有望晋升控股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 李映泉自12月7日起,因筹划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而停牌的妙可蓝多(600882),于12月9日晚间揭开了该重大事项的“谜底”:公司有望迎来新的控股股东——蒙牛。公告显示,公司拟与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牛”)及/或蒙牛控制的实体(以下简称“收购人”)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拟以收购人为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人以现金方式认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除拟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外,收购人还拟通过协议转让及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表决权放弃等可能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目前,柴琇与收购人仍在进行沟通协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相关方已聘请中介机构,将尽快落实交易方案及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调整事项。鉴于上述事项正在进一步磋商,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自12月10日开市起继续停牌,预计于12月14日上午开市起复牌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蒙牛年初已入股5%此次妙可蓝多拟引入蒙牛成为新控股股东,市场上其实已有预期,因为蒙牛本身就是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曾计划以参与定增的方式增加手中的股份。2020年1月,妙可蓝多公告,拟引入蒙牛为战略股东,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受让了妙可蓝多非限售流通股份2046.79万股,占妙可蓝多总股本的5%,总价款约2.87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后,蒙牛就成为妙可蓝多的第二大股东。不仅如此,蒙牛同一时间还以现金4.58亿元,对妙可蓝多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吉林科技”)增资,获得其增资后42.88%的股权。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蒙牛方面表示,妙可蓝多近年来奶酪业务高速增长,拥有丰富的奶酪产能和奶酪生产技术。蒙牛看好中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了进一步布局中国奶酪市场,拟增资入股吉林科技,并通过协议转让购买妙可蓝多5%的股权。同时,蒙牛与妙可蓝多及其实际控制人柴琇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领先的生产研发能力,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本次权益变动为上述一系列交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未来双方深入战略合作的前提和基础。作为国内率先专攻奶酪市场的企业,妙可蓝多把握住了国内奶酪市场的蓝海市场。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5.12亿元、9.82亿元、12.26亿元和17.44亿元,保持着逐年增长的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实现营收18.76亿元,同比大增61.92%。对于蒙牛的入股,妙可蓝多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符合公司长期发展战略,能够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增强营运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未来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吉林科技作为公司奶酪业务的生产主体,通过引进外部投资,大幅增厚资金实力,能够更好地进行产能扩张,加速抢占中国奶酪市场,从而有利于巩固公司奶酪业务的领先地位,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在蒙牛宣告战略入股后,妙可蓝多曾在机构调研活动中表示:“奶酪行业的发展潜力得到了业内共识,妙可蓝多近几年在奶酪领域的成绩大家也都看到了,逐步成长为中国奶酪行业的国产领导者,蒙牛看到了我们的成绩,通过战略合作及入股以更快的方式切入赛道。而与蒙牛的合作,对妙可蓝多来说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零食奶酪是一个新的红利单品,毛利率要高于常温奶等产品。对于蒙牛来说,入资妙可蓝多也是一条捷径,可以迅速补齐零食奶酪业务,提高盈利能力。不过,蒙牛想要获得妙可蓝多的控股权,需要比年初花费更多的资金。蒙牛首次入股的成本为14元/股,如今妙可蓝多最新股价已大涨至39.17元/股。违规占资遭上交所通报批评就在妙可蓝多宣布蒙牛拟入主的“喜讯”的同时,公司还收到一份来自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公布了关于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经上交所查明,妙可蓝多及相关主体存在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资金占用导致公司会计处理存在差错的违规情况。上交所决定:对妙可蓝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关联方广泽投资、瑞创商贸、美成集团,时任董事、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白丽君予以通报批评。根据案情介绍,2017年7月,广泽投资作为担保人,为其业务合作方九台区营城远震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兴奥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义江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九台区营城大伸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4家合作社)合计1.175亿元银行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9年3月15日,因需要支付贷款利息,4家合作社需向银行归还贷款本息。广泽投资为化解所面临的担保风险,向公司寻求资金拆借。2019年3月15日、3月26日,公司吉林科技以直接划款方式向上述4家合作社拆出资金合计8950万元,供其偿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以解除广泽投资承担的担保责任。上述资金流转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9年12月,4家合作社向吉林科技归还了全部占用款项本金,并合计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459.55万元。2019年5月6日,吉林科技将1.5亿元资金划转给公司关联方瑞创商贸。其后,瑞创商贸又将该笔资金划转给美成集团,供其归还银行贷款。直至2019年11月12日,瑞创商贸才向吉林科技全额归还了上述占用款项本金,并于2019年12月13日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资金占用费533.78万元。上述公司控股股东的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2.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66%。中来股份获重大技术进展 N型电池量产效率国内最高【SZ002235安妮股份】

世联行放贷不顺,转型长租公寓巨亏,国资接手能否翻盘?【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仁东控股被暂停融资买入 部分投资者面临穿仓风险) 证券时报记者 叶玲珍市值最高蒸发超250亿元,连续11个跌停的仁东控股(002647)被暂停融资买入。深交所公告称,根据各证券公司报送的融资融券业务数据,截至12月8日,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及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其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公司股票于12月9日被暂停融资买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此前独家获悉,仁东控股确实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融资盘占比达25%在融资盘强制卖出引来的跟风效应下,仁东控股目前已经连续11个跌停,公司市值已从最高位的超360亿元跌落至106亿元。因融资余额及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流通市值的25%,仁东控股自12月9日起被交易所暂停融资买入。数据显示,截至12月8日,公司融资余额为30.29亿元,占流通市值比例为25.79%。事实上,即使没有融资买入的限制,仁东控股新增的融资买入额也极小。12月8日,投资者融资买入公司的金额仅为7万元。连续几日来,仁东控股跌停板上均有超大封单,而接盘者微乎其微,投资者卖出无门,多数高位进入的股东遭遇“闷杀”。12月9日,跌停板共有177.56万手封单,约合金额33.52亿元。而目前仁东控股市值为106亿元,意味着超三成流通市值正在等待接盘。一位接近监管的内部人士此前曾向记者表示,庄家控制了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而在庄家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配资盘也闻风大举卖出,而仁东控股跌停后的成交量极低,且卖盘很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部分投资者穿仓在即截至三季度末,仁东控股的股东人数为1.31万户。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在单边下跌的情况下,目前被卷入危局的不仅仅是普通投资者,部分场内及场外配资盘也已经出现亏损。仁东控股的融资盘在8月初尚不足20亿元,11月中旬快速攀升至34亿元,期间股价介于40~60元,意味着有十几亿的融资盘持仓成本在40元以上。华东地区某券商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原始托管的仁东控股大概有18个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两融账户持有的,有些账户早已达到了平仓线。现在市场这样单边下跌,挂了单也卖不出去,只能干瞪眼,我们也很着急。”一位熟悉两融规则的券商人士表示,对于目前已经达到平仓线的仁东控股股份,即便卖不出去,券商每天也会在跌停板挂单,这是必要的风控动作。据测算,投资者如果按照1∶1融资比例满仓买入仁东控股,目前股价为18.88元/股,也就意味着在成本价在38元/股以上的融资盘在亏光本金的同时,从券商融入的资金也已经出现亏损。根据相关规定,当信用交易投资者担保物被全部平仓后,仍不足以偿还对证券公司所负债务的,证券公司会向投资者继续追偿,倘若协商不成,最终会采取法律途径进行追偿。一旦诉诸法律,在法院做出裁定后,相关执行信息将会在个人征信报告中体现,从而影响个人其他信贷业务。经营情况不容乐观12月9日晚间,仁东控股再度发布股价异动公告,重申公司目前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就在仁东控股股价下跌前夕,公司控制权刚刚发生了控制权变更,在被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入主一年后,仁东控股实控权又重回自然人霍东手中。针对股价连续跌停的情况,仁东控股董秘办相关负责人曾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已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公告,股价是市场的行为,公司也不知道原因。不过,通过梳理仁东控股的相关公开信息,公司目前经营情况并不容乐观。妙可蓝多筹划易主 二股东蒙牛有望晋升控股股东【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A股第一庄股"崩塌 仁东控股十一连跌 七成市值蒸发) 被股民称为“最强绞肉机”的仁东控股今日再度一字跌停,连续“吃下”第11个跌停板。今日仁东控股逾184万手卖单封死跌停板,股价跌至18.88元,较十一连跌前一日(11月24日)收盘价重挫近七成,总市值缩水至106亿元,与年内最高位相比,逾260亿市值蒸发。在十一连跌之前,仁东控股一度狂飙突进,是经典的大牛股,从年初至11月20日冲上年内高点期间累计涨幅高达289%,过去一年的涨幅更是接近330%,今年几乎没有任何回调。然而,从11月26日开始,仁东控股一举开启了令人震惊的一字连跌。A股第一庄股崩塌 仁东控股十一连跌 七成市值蒸发发生了什么? 引爆仁东控股此轮下跌的直接导火索是一份关于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公告。11月18日,仁东控股发公告称,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表决权委托及一致行动协议终止。这意味着,被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入主一年后,公司实控权又重回自然人、出生于1987年的霍东手中。霍东将通过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公司28.75%的股份。霍东从23岁起就职于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中国庆华集团。庆华集团董事长为霍庆华,其家族在胡润百富榜中的财富达到140亿元,人称内蒙古首富。根据民盛金科2018年3月的公告,实控人霍东的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其岳母张淑艳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当前,霍庆家族陷入债务纠纷,霍庆华夫妇均已被限制消费,成了"老赖"。12月6日晚间,仁东控股又公告称,控股股东仁东信息的部分股权在12月4日遭到了司法冻结。冻结涉及的股份数量为1490万股,占仁东信息所持股份比例的11.33%,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6%,冻结执行人为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除股份冻结之外,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6成以上已被质押。仁东信息、任东天津分别有8895万股、1088万股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比例分别为67.63%、36.91%。根据质押明细,大股东的平仓价格约在7元-9元之间,也就是说,目前股价离大股东爆仓不到10个跌停。仁东控股原主营业务为漆包线、高精度铜管材和其他铜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6年通过重大资产重组,主营业务转型为第三方支付业务。然而,仁东控股的转型并不成功。截至三季度末,公司流动负债达23亿元,经营性负债3.32亿;其他流动负债13.27亿。三个月到期的流动负债为8.15亿。虽然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有13.65亿元,但受限的货币资金为13.14亿元,占比高达96%。10月29日,该公司就发公告称,兴业银行向公司发放的3.5亿元银行贷款发生逾期,公司流动资金已无力支付上述贷款。公司经营状况也惨不忍睹。去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近腰斩,只有2989.97万元,而今年前三季度直接转为亏损2192.3万元。 庄股?惨淡的基本面和飞涨的股价形成了鲜明对比。早在9月中旬,就有股民在股吧发帖称,仁东控股是“典型的庄家,崩盘时间不远了,散户别当接盘侠”,庄家左手卖,右手接,股价炒上天,就等脱手找接盘侠。一旦崩盘,就会断崖式下跌。21世纪经济报道称,仁东控股几乎完美契合网友总结的“庄股”特征:没有机构持仓、日内波动极小、K线非常完美。报道还援引一家游资的评价称,仁东控股“很久前是温州帮接盘,运作很长时间了。”更有自媒体称,仁东控股创造了6年暴涨30倍的传奇壮举,一度被市场称为"A股第一庄股"。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仁东控股目前的主业支付业务,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一位支付产业人士的话称,仁东控股“重组以后其实基本就是依托一张支付牌照在做偏黑灰产的收单和放贷,网贷、盗刷、假商户真POS这些基本要素都有。”证券时报·e公司近日更是爆出令人震惊的消息:仁东控股确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该庄家控制了不少个人账户的融资盘以及场外配资盘。庄家在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按规定被券商强制卖出致使该股开始跌停,配资盘闻风也大举卖出,而仁东控股跌停后的成交量极低,且卖盘很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永辉超市参股公司申请破产:负债达8.6亿,股东投资八年一场空【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12个跌停关住30亿融资盘,仁东控股“大金主”背景再起底) 12个跌停板,将仁东控股持续多年的“牛气”一举浇灭。逾万名股东、30亿融资盘,仍在等待逃亡止损的窗口。深交所日前发布依归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阻断了增量融资“飞蛾扑火”,也再次发出了警告。近期,有关仁东控股幕后“庄家”被司法机关控制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又加重了市场的担忧。回看仁东控股本轮大涨及闪崩踩踏事件的历程,国资“大金主”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的进场和离场,成为两道分水岭——自2019年7月末仁东控股宣布海科金集团入主开始,公司股价“小步慢跑”,区间最大涨幅约3倍;而在今年11月18日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后,公司随即上演“闪崩踩踏”惨剧。前次易主公告发布时,仁东控股股价在16元左右,一番浮沉后,公司最新股价又跌回16元附近。从1元收购金一文化,到零元入主仁东控股,“点石成金”的海科金集团,究竟做了些什么,又是谁在主导?零价入主+2000万托管费仁东控股的资本故事要追溯到前身宏磊股份。2016年伊始,公司原实控人戚建萍家族将宏磊股份55%的股份卖给了柚子资产、健汇投资、焱热实业和牛散景华等“四路英豪”,随后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现实控人霍东2018年入主后,大股东变为仁东信息,上市公司也更名为仁东控股。在戚建萍家族退出后,上市公司开始向金融科技转型,出资15.5亿元分步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公司广东合利,其中14亿元支付给了张军红一人,且对方并未做出业绩补偿承诺。切回事件主线,2019年7月31日,停牌多日的仁东控股发布公告,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上市公司28.94%股权的表决权,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通过表决权委托方式易主并不鲜见,但一般会同步捆绑股权转让。但海科金集团不花分文收购股份的同时,还有不菲的收入进账——委托方仁东控股的大股东仁东信息,因标的权利托管应按托管年度向受托方(海科金)支付托管费,费用为2000万/年。如此慷慨“请贤”,仁东控股自然有所图。据协议,托管期内,海科金集团承诺将与上市公司建立正式战略合作关系,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将以提供融资及增信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经营、并购重组等。其中,受托方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对于委托方持有的全部上市公司股份,受托方享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购买权等等。从一系列条款看,海科金集团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导入资金和资源,且后续可能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然而一年之后,双方一拍两散。今年11月18日,仁东控股披露相关股东方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实控权重回霍东手中。公司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透露,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另据披露,上市公司分别于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实际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为1.45亿元。合作远未达预期,实质性的股权转让更是无从谈起,但在海淀国资的“光环”下,仁东控股股价一路攀涨,期间最高涨幅近3倍,原股东趁势逐步减持。如今,随着海科金集团撤离,仁东控股的股价也重归原点。从基本面看,仁东控股经营状况显然“配不上”其股价表现。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2000多万元,净资产约10亿元,与商誉相近。雪上加霜的是,近期仁东控股又爆出贷款逾期、大股东部分股权被冻结等利空消息。一位浙江资本圈人士分析,宏磊股份从第一次易主之后即被高度控盘,既有景华等牛散及私募资本结盟驻守,又有京基集团等产业资本涉及其中,“推升股价+质押股票融资”的运作链条较为清晰,大额现金收购不设业绩承诺、零价出让控股权等非常规运作,种种运作都已埋下了危险的种子。仁东控股两年多内的股东人数变化海科金的“朋友圈”公开资料显示,设立于2010年的海科金集团注册资金27.33亿元,是北京市海淀区集债权、股权、资管、辅助四大金融服务平台于一体,具有一定品牌影响力的国有科技金融服务集团。有迹可循的是,海科金集团曾以纾困者姿态入主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因该公司前实控人钟葱的资金链承压,2018年7月,海科金集团以1元的价格接手原控股股东碧空龙翔控股权,从而间接持有金一文化17.9%的股份。2019年,碧空龙翔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海科金集团旗下的海鑫资产斥资约9.18亿元受让了全部股份。今年11月,海鑫资产又斥资3.87亿元包揽了金一文化的定向增发,持股比例升至29.98%。奇怪的是,今年12月初,海科金集团将海鑫资产100%股权委托给了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北京市海淀区商业设施建设经营公司(下称“海商建”)进行管理。这番内部调整后,金一文化的实控人虽未发生变化,但海科金集团实际上退出了对上市公司的管理。回头看,海科金集团入主金一文化后,实施了一系列风险点处置及“强身健体”运作,但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仍亏损4.45亿元,海科金集团该项投资处于浮亏状态。从1元入主金一文化,到零元入主仁东控股,国资背景的海科金似乎能量十足。“天眼查”等第三方平台并未披露海科金集团的历次股权演变沿革。公司官网资料显示,2019年5月,海科金集团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优质社会资本”。易被忽略的一个细节是,仁东控股也是海科金集团的股东之一。公司于2019年1月披露,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集团8264.46万股,持股比例为3.0236%。此前不久,天夏智慧斥资3.5亿元获得海科金集团7.06%股份。记者查询金一文化及仁东控股的公开信息后,大致勾勒出海科金集团的股权演变。从以上三张图可见,海科金集团此前股东均为国资背景,2019年初实施混改引入了社会资本,其中涉及多家A股公司:除了仁东控股之外,还有天夏智慧(现名*ST天夏)、东方网力(现名ST网力)等;另外,炫踪网络、大查柜的实控人是李化亮、李化雷兄弟,李化亮为上市公司众应互联的实控人。外资电池投资本土厂商第1例:SKI战略投资亿纬锂能【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大连圣亚连续5跌停 游资撬板“被埋”) 每经记者 杨建年末,尽管A股市场交易清淡,但是一些股票像“杀猪盘”一样天天跌停,比如近期仁东控股就连续11个跌停,引发市场强烈关注。而仁东控股暴跌并非个别现象,大连圣亚连续5个跌停后于12月8日撬开跌停板,12月9日又跌停,参与撬板的游资“被埋”。相对主板、中小板个股10%的跌停,创业板个股20%的跌停更显凶猛。昊志机电12月8日经历20%跌停后,12月9日盘中一度逼近跌停,这两日的下跌就抹去了过去半年的涨幅。那么,闪崩股有何特征?能否提前发现呢?摄图网图 杨靖制图磐京基金两只产品现身12月1日,大连圣亚突然出现“一字”跌停板,在接下来的交易日中连续“一字”跌停,终于在12月8日有“白衣骑士”救场,游资成功撬板,令市场以为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12月9日开盘,再度“一字”跌停至收盘。从12月8日大连圣亚的龙虎榜信息来看,长江证券武汉武珞路证券营业部买入6707万元,顶级游资“荣超割肉王”所在的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买入4560万元,这些游资在12月9日很可能已经“被埋”。大连圣亚三季报数据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磐京股权投资基金旗下有两只私募产品现身,磐京股权投资基金持有1727.58万股,磐京稳赢6号私募基金持有676.8万股。实际上,磐京基金是2019年举牌进场的私募,截至2020年12月3日,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占比为18.71%。磐京基金的实控人为毛崴,目前大连圣亚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毛崴。12月3日晚间,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磐京基金计划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累计金额不低于1000万元,且累计增持数量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根据《关于要求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限期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公告》的规定,磐京基金处于异常经营状态。早在今年9月17日晚,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9月17日收到股东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的《承诺函》,该基金表示,自2020年9月17日起未来的120个月内,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不以任何方式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241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71%,包括承诺期间因送股、公积金转增股本等权益分派产生的新增股份。共同特征是缺乏流动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期朗博科技的股价也出现“闪崩”,12月1~9日,连续7个跌停。从12月9日盘面来看,有资金在早盘撬开跌停板,不过午后再度遭遇跌停。从朗博科技三季报来看,益家资本旗下益家聚美1号私募基金在三季度新进持有61.89万股,益家聚美3号私募基金三季度新进持有44.66万股。另外,12月8日昊志机电股价“闪崩”是从13时12分左右开始的,突然跳水,截至14时12分,直接砸到20%跌停。昊志机电的股价从2019年7月的低点7.5元起步,到今年10月达到21.19元的高点,区间涨幅超182%。从公司今年8月至11月以来的股价表现看,合计上涨了31.18%。从K线图看,昊志机电12月8日下跌20%,12月9日再度下跌超13%,已将此前约3个月的涨幅抹尽。昊志机电12月8日的龙虎榜显示,共有3家机构合计卖出4449.28万元。11连崩引发爆仓危机!200亿市值灰飞烟灭,30亿杠杆资金被埋,监管重磅出手…【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涨停复盘 白酒股已经强到没朋友 冷冬股受资金追捧逆势走强) 12月9日,两市全天高开低走,指数午后全线下挫;其中沪指跌超1%,失守3400点,两市全天成交合计7915.39亿元,较昨日稍有放量。盘面上,板块多数走低,半导体、光刻胶、汽车、券商等板块跌幅居前,船舶、煤炭、白酒等板块走强。两市全天共有涨停个股(非ST)33只,跌停个股(非ST)13只。总体来看,今日盘面交易情绪不高,涨停个股板块集中度较为分散。冷冬来袭,天然气、煤炭板块火热冷冬来袭,天然气及煤炭使用量不断上涨,供暖板块业绩确定性强。天然气板块中,天富能源(600509.SH)完成三连板,另外长春燃气(600333.SH)、大通燃气(000593.SZ)、派思股份(603318.SH)涨停,共计4只涨停个股;煤炭板块中,陕西黑猫(601015.SH)成功连板,同时大有能源(600403.SH)、山煤国际(600546.SH)、云煤能源(600792.SH)、郑州煤电(600121.SH)涨停,共计5只涨停个股。消息面上,我国最大天然气储气库调峰气量再创新高。呼图壁储气库作为我国最大天然气储气库,其采气量达到2700万立方米,与去年冬季最高日采气量2434万立方米相比,提高了266万立方米。饮酒板块的防御逻辑持续发酵今日白酒概念中大湖股份(600257.SH)、大豪科技(603025.SH)、青青稞酒(002646.SZ)涨停,酿酒行业中百润股份(002568.SZ)涨停。白酒股防御性较强,当大盘表现欠佳时,这类股往往有突出表现。而白酒板块中,三只今日涨停个股皆为连板,继老白干酒、金种子酒之后,资金开始转移至低价股。而大湖股份与大豪科技同为白酒低价股,被资金看中,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青青稞酒连续涨停则是因为此前回调幅度较大。大豪科技在11月23日涨停之后停牌,直至12月8日复牌,8日与9日连续一字板涨停。停牌期间大豪科技收购了“红星”系列白酒,交易完成后,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红星股份100%股份,将拥有“红星”品牌系列白酒。大湖股份则是全资持有子公司德山酒业,但是在此前白酒的上涨周期中一直被资金遗忘,被资金挖掘后则连续涨停。其他涨停个股邮储银行:控股股东已完成A股增持计划 增持金额约47.07亿元【SZ002235安妮股份】

业绩持续亏损,重组梦又碎,通化金马未来“戴帽”风险不小【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突发!一私募基金狂跌50%,被"杀猪盘"彻底害惨了) 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羽最近最惨的“杀猪盘”,除了仁东控股(目前连续12个跌停),就是仁东控股的“弟弟”:朗博科技。今天,朗博科技迎来第8个跌停板,股价较11月高点已跌去60%了。值得注意的是,昨天,刚有顶级游资出手抄底,结果直接吃了一个跌停。同时,惨遭“杀猪”的还有私募机构,三季度刚有私募重仓杀进朗博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记者查看,其基金净值近期回撤超50%。半年暴涨3倍半个月不到跌回去:暴跌60%在基本面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今天,朗博科技迎来第8个跌停板。至此,该股股价较11月高点已跌去60%了值得注意的是,朗博科技12月9日收盘刚放出巨量,成交金额4.9亿元,换手率47.61%。当日还有游资出手抄底。而就在12月前,朗博科技股价刚创出历史新高。11月19日,朗博科技盘中触及历史高点68元,至此,朗博科技半年内涨幅已超200%,股价从20元左右3倍涨至68元,翻三倍。私募也“踩雷”产品暴跌超50%除了散户外,还有机构投资者“踩雷”该股。从今年三季度朗博科技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私募基金益家资本2只产品都进入名单中。两只产品合计新进持有朗博科技106.55万股。而记者从三方平台查看,益家资本上述进入第十大流通股东的3号产品,截至12月7日,回撤高达53.59%。如若仅踩雷该股,这就意味着益家资本至少半仓持有朗博科技。净值表现也直接悬崖式下跌:从11月底原本累计赚超120%,直接回落到10%,基本上意味着2020年白干了。顶级游资也懵了抄底也吃跌停不过,还有游资试图”抄底“该股。12月9日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频繁出没龙虎榜的顶级游资华泰荣超所在的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9日刚割了大连圣亚的部分仓位,就买入2397万朗博科技。如今看来,直接吃了一个跌停。除了游资,不少散户也蠢蠢欲动,试图抄底:记者在此再次提醒想要抄底的朋友们:谨慎出手。据悉,12月29日,该股将有7200万股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解禁,超过当前流通股数量的2倍。按照今日收盘价计算,此次的解禁金额约合21.58亿元,考虑到当前朗博科技流通市值仅10.19亿元,解禁金额是流通市值的2倍。而数据显示,朗博科技股东人数逐季减少,三季报显示,其股东人数仅为3511人,筹码非常集中。股民沸腾:仁东控股的“弟弟”?而朗博科技突然暴跌,并没有什么先兆,也没什么公告和消息,媒体和市场有将该股归为“庄股”、“杀猪盘”。如今,股吧里的股民已经彻底炸了:有的表示,朗博科技是仁东控股的弟弟吗?也有网友直言,同情困在里面的散户。多次被指出杀猪盘曾撇清荐股传闻据公开资料,朗博科技从事是一家以橡胶密封件和橡胶制品的生产销售为主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车用O型圈及垫圈、轮毂组件、油封、轴封等产品,产品主要用于汽车空调、动力、制动等核心系统。公司业绩平平,基本面亮点甚少。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00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0万元。2017年上市以来,基本没有券商研报覆盖。但是公司股价却在6月起开始暴动,半年内暴涨200%。而在股价暴动以来,公司多次倍指出是“杀猪盘”:多位投资者在股吧反映,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朗博科技股票。7月1日,朗博科技天量下跌,换手率高达55.42%。当时多位投资者在股吧反映,有人利用微信群、QQ群及直播间向股民推荐买入朗博科技股票。朗博科技还特此公告,关注到相关信息,经公司自查,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值得注意的是,12月9日朗博科技股价换手率高达47.16%,仅次于7月1日。沃森生物86页长文回应:上海泽润引入战投是系统性考虑【SZ002235安妮股份】

12月9日讯,ST舍得公告,当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的函:沱牌舍得集团获悉,因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北京银行长沙分行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纠纷,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及湖南省长沙中级法院已冻结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此次股权冻结事项与公司日常经营无关。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正常。仁东控股资本迷局【SZ002235安妮股份】

(原标题:“社区团购”概念股国联水产遭多股东高位“甩卖”,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 国联水产遭多股东甩卖 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记者 | 张艺股价创下一年半新高的国联水产(300094.SZ)正被股东们“大甩卖”。12月8日,国联水产披露了两则股东减持公告。一则是公司控股股东新余国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通投资)在11月25日至12月8日通过协议转让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出售公司股份5495.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8%,本次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另一则是,国联水产持股5%以上股东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12月2日-12月7日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919.5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1%。减持后,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73%,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以减持均价计算,两位股东累积套现2.94亿元。国通投资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两位股东12月期间的减持均价在6.3元/股左右,均为国联水产股价高位。与此相比,国通投资在11月14日协议转让的价格仅3.90元/股,堪称“白菜价”。这次协议转让,受让者为自然人张新华,其以3.90元/股受让国联水产4597.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转让价款1.79亿元。11月25日过户完成后至今短短十个交易日,这部分转让股份就增值超过1亿元,张新华投资10天浮盈超过60%。国联水产从事水产行业,近期资本涌入水产品板块,中水渔业(000798.SZ)走出七天六板行情。市场炒作水产板块更多的是看中了社区团购行情,在国联水产上,张新华的入股更是催生市场预期。张新华持有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20%股权。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是全国知名的零售品牌企业,在全国拥有60多家商业网点的零售连锁企业,总商业面积50万平方米,经营有便利店、中小型超市、大型综合超市、大型服饰专业店、黄金珠宝专业店等业态,拥有“大张”“盛德美”等品牌,是全国连锁百强、河南连锁十强,是全国超市精英联盟保亭会的会长单位。有零售企业背景的张新华入股,尽管公告未披露国联水产与河南大张实业在社区团购的合作计划,但市场却对此心生期待。股价走高后,相关股东也借势高位减持。对于后市尽管国联水产控股股东减持计划已完成,但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是否有减持计划还并不确定。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目前持有股份已降至5%之下,之后是否继续减持不用再进行公告披露。基本面上,国联水产已连亏两年。公司在2019年亏损近5亿元,并在2020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1.04亿元。新冠疫情之下,正在进行全球化进程布局的国联水产也遭遇危机。贱卖“下金蛋的鸡”,沃森生物把投资人当傻子?

东风集团回归创业板:募资210亿加码新能源汽车,行业巨头再起航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引入战投降杠杆 力争负债率低于50%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