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上证股票 / 日期:2020-12-12 / 浏览:33 / 评论:0

(原标题:吃了6个跌停后,这家公司想出一个“奇招”:请股东旅游) 吃了6个跌停的大连圣亚祭出“奇招”——要请股东们来大连圣亚免费旅游,甚至还可以提供金钱补助。但是,面对上交所发出的只有三个问题的问询函,公司却迟迟不能回复。目前大连圣亚股价已在短短七个交易日跌去42%,免费旅游能挽回股东们伤透的心吗?大连圣亚请股东免费旅游12月7日晚,大连圣亚官方微信账号推送了一篇面向全体股东的公开信。信中表示,公司董事长杨子平,携总经理毛崴盛情邀请大连圣亚的全体股东,于12月8日至18日期间,免费游览圣亚海洋世界,视察场馆运营状况。除了游览,股东们还可以与现任管理团队座谈,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并听取2021年工作规划,同时考察圣亚在大连当地拟投资项目。并希望所有股东在充分了解圣亚的过去和现状后,针对圣亚以后的经营方向、经营思路及改革措施建言献策。此次还不限股东的新老身份,大连圣亚方面还在公开信中表示,无论是持股多年还是刚刚购入的投资者,大连圣亚都欢迎到访,并为有经济方面顾虑的投资者提供500至1000元的差旅报销。这意味着近期只要买一手大连圣亚的股票就可以去免费旅游。客官,您要不要买100股,去玩玩?7个交易日6个跌停为何要请股东们免费旅游?短短7个交易日,大连圣亚股价已经砸出6个一字跌停。昨日好不容易天量撬开跌停板,今日再度被一字拍回跌停板上。目前大连圣亚股价为24.5元,较暴跌前11月30日的收盘价已跌去近42%。三季报显示,大连圣亚的股东人数为3387人,目前公司的总股本为1.29亿。以此计算11月30日前每名股东平均持有的股票市值为160万元,而7天之后人均持有股票市值为93万元,相当于每名股东平均亏了67万元,不可谓不惨烈。同时从股票集中度上看,大连圣亚股东人数从2018年以来一路下滑。2018年年报大连圣亚股东人数还有6359人,而到今年半年报股东人数最少时才2882人,到三季度才缓慢回升到3387人,但较之前还是下降了近一半。大股东损失惨重谁在下跌风暴中损失最大?那非大连圣亚的大股东莫属了。三季报显示,大连圣亚最大的股东依然为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海湾投资”),持有大连圣亚3094.56万股股份,占比24.03%。短短一周市值蒸发5.43亿元。目前实控大连圣亚的董事长杨子平损失也不小,三季报显示其持有644.01万股股份,占比5%。大连圣亚2018年一季报中首次披露杨子平持有137.29万股股份,到2019年大连圣亚年报中其持有股份升至212.73万股。这就是说杨子平在2020年共增持了431.28万股大连圣亚的股份。暴跌前大连圣亚今年股价最低位也在36.54元,以此计算杨子平今年所进的大连圣亚股票也全部浮亏近三分之一,超过5000万元。由大连圣亚总经理毛崴实控的二股东磐京基金也损失不小,目前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大连圣亚2410万股公司股份,占大连圣亚总股本18.17%。短短七天也跌去了4.23亿元。不过毛崴曾于今年9月份宣布10年不减持该部分股份。为何股价崩盘?12月3日,公司就股价异动发布核查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目前日常经营情况正常,市场环境或行业政策未发生重大调整、生产成本和销售等情况未出现大幅波动、内部生产经营秩序正常。3日晚,上交所发出问询函,指出公司“可能存在部分资产冻结和诉讼纠纷未充分披露等情况”。要求公司进一步核实三大事项:白酒股已经强到没朋友 冷冬股受资金追捧逆势走强【SH601519大智慧

特斯拉销量连续三个月被五菱碾压,还“傲慢”得起来吗?【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子公司引入澳洲战投增资14亿美元,天齐锂业债务危机迎转机) 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锂业巨头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锂业”,002466)债务危机迎来转机。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将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澳大利亚矿业公司IGO Limited(下称“IGO”)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其近日到期的18.84亿美元债务也将至少延期至2021年11月26日。引入战投增资14亿美元12月8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IGO全资子公司IGO Lithium Holdings Pty Ltd将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48亿元)认缴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Tianqi Lithium Energy Australia Pty Ltd(下称“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51%,投资者持有剩下49%,出资金额超过注册资本对应金额的溢价部分10.96亿美元计入TLEA资本公积。天齐锂业称,此次增资完成后,公司仍拥有TLEA的控股权,TLEA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除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相关费用外,增资所获资金将用于偿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相关利息;剩余部分资金将预留在TLEA作为其子公司TLK所属奎纳纳氢氧化锂工厂运营和调试补充资金。不过其也提到,双方签署的《投资协议》及相关协议附带一系列的交割先决条件,交易能否成功实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公开资料显示,IGO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采矿和勘探公司,业务以开发镍、铜、钴等清洁能源金属为主,同时也在参与电池产业链,推进绿色可再生能源、储能和电动汽车的发展。2020财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43.32亿元,净利润为7.5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公司资产合计111.57亿元。根据公告,IGO拟通过下述方式完成本次交易的款项交付:一是股权融资,IGO拟在澳洲证券交易所通过定增或配股等方式融资;二是债务融资,IGO已经就交易取得澳洲主要银行的交易支持信;三是自有现金约1亿美元。TLEA则是天齐锂业2014年为完成文菲尔德股权购买交易设立的境外全资子公司。目前,天齐锂业通过TLEA间接持有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51%股权,后者拥有目前世界上正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已建成的技术级锂精矿产能约为15万吨/年,化学级锂精矿产能约120万吨/年。彼时这场收购让天齐锂业拥有了国内锂资源供应的渠道,跃居国内锂业市场龙头。尽管要让出部分股权,但在债务压顶背景下仍能保住手上优质海外资产对于天齐锂业而言已是幸事。对于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其表示,公司能够在不丧失核心资产控制权前提下有效 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增强公司整体资本实力和竞争力。公告中也有提到锂精矿供应以及产品销售相关安排,明确TLK从泰利森购买的锂精矿优先满足TLK需求,剩余量满足天齐锂业国内工厂和代加工需求,IGO不享有锂精矿优先购买权。此外,为了保持国内和国外市场共同使用天齐锂业品牌销售,TLK产品除优先满足海外战略长单客户之外,卖向国内的产品只能通过天齐锂业现有国内销售团队销售;TLK和境内公司销往海外的产品均由天齐锂业境外销售团队销售。18.84亿美元债务至少延期一年同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经与并购贷款银团协商一致,将于12月28日前签署《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ARA),以反映《条款清单》中达成的关键条款。贷款协议中核心条款包括且不限于:拟将并购贷款项下原A类贷款和C类贷款合计18.84亿美元债务的偿还期限展期至2021年11月26日,在TLEA完成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且通过该交易偿还上述银团贷款本金不低于12亿美元等情形下,该期限可自动延长至2022年11月25日;拟将并购贷款项下原B类贷款12亿美元的到期日延长至2023年11月29日,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前提下,经银团同意可以将到期日延长至2024年11月29日。公告提到,作为上述并购贷款展期的条件,天齐锂业需继续以公司及相关子公司的财产为《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项下相关债务提供担保。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目前已审议通过相关担保总额为405.71亿元,占其2019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的582.67%,实际发生的总担保余额为269.17亿元,占其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386.57%。天齐锂业成立于2004年,是全球五大锂矿供应商之一,主营业务包括锂矿及锂化工产品、碳酸锂等锂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天齐集团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66%,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妻子张静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19%。该公司当前窘境主要源于2018年的一起天价收购案。彼时,天齐锂业与加拿大化肥公司Nutrien公司签订协议,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2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天齐锂业目前合计持有SQM25.86%的股权。而其当时净资产约为120亿元。国联水产遭多股东"甩卖" 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SH601519大智慧】

大涨后又大跌,保壳关键期的贵人鸟股价走向突变,被传重整遇阻……【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 股东依靠国资入主利好出货 海科金“终止托管”中小股东希望落空) 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12月9日,仁东控股迎来了连续第十一个跌停,总成交额仅2199万元,距离重回2019年7月30日16元左右的股价,还剩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此前,关于仁东控股幕后操盘手被司法部门控制的消息已经在市场蔓延,30亿融资盘爆仓或只是时间问题。业内普遍认为,仁东控股长达15个月有余的“慢牛起点”缘于2019年7月30日,当天,仁东集团宣布公司即将实际控制人变更,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与公司原控股股东方签订《股份委托管理协议》,零成本拿下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海科金集团的介入让仁东控股一众中小投资者信心百倍,此前,海淀国资曾疯狂在A股扫货,相继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后,随着股价上涨,“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却开始不断减持仁东股份。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与对其他上市公司“悉心照料”不同的是,海淀国资并没有实际取得仁东控股的股份,在通过委托表决权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来时间里,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海淀国资零成本入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来仁东控股的经营状况与资本运作发现,仁东控股的败局或早有征兆。“去年我们看到海科金说收仁东控股,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家公司资质确实一般,当时考虑可能是为了借壳,把‘兄弟公司’海科融通装进去,但看方案和海科金买金一文化又不一样,仁东控股的股东并没有实际转让股份,并非真的想要卖壳。”12月9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彼时仁东控股的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资质平平。2016、2017、2018年,仁东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43亿元、9.53亿元、14.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2.15亿元、0.59亿元。而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仁东控股收购的子公司合利宝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2019年中报时,仁东控股商誉高达9.9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4.81%,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9.9%。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就此,海科金集团通过股份托管的方式获得了上市公司21.2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双方还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初始托管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也就是最长可能托管2年。同时,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彼时,海科金集团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科金集团在托管期间,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仁东控股曾公告表示,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仁东控股却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具体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分别向海科金集团发生借款5000万元、9500万元。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约定,上述借款期限为2年。但细究借款过程,海科金集团牢牢掌握主动权。2019年初,仁东控股曾参与海科金集团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集团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便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金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集团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一来二去,海淀国资投入成本为零,每年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帮助”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牛市。理性看待国资介入海科金集团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几乎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帮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机。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用心”。2018年,海科金集团以1元价格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海科金集团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借款;10月10日,公司对外发布海科金集团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发布公告,称海科金集团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但海科金集团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集团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我们判断,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国资加持估值涨至百亿 天地壹号将为A股"加道菜"?【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涨停复盘 白酒股已经强到没朋友 冷冬股受资金追捧逆势走强) 12月9日,两市全天高开低走,指数午后全线下挫;其中沪指跌超1%,失守3400点,两市全天成交合计7915.39亿元,较昨日稍有放量。盘面上,板块多数走低,半导体、光刻胶、汽车、券商等板块跌幅居前,船舶、煤炭、白酒等板块走强。两市全天共有涨停个股(非ST)33只,跌停个股(非ST)13只。总体来看,今日盘面交易情绪不高,涨停个股板块集中度较为分散。冷冬来袭,天然气、煤炭板块火热冷冬来袭,天然气及煤炭使用量不断上涨,供暖板块业绩确定性强。天然气板块中,天富能源(600509.SH)完成三连板,另外长春燃气(600333.SH)、大通燃气(000593.SZ)、派思股份(603318.SH)涨停,共计4只涨停个股;煤炭板块中,陕西黑猫(601015.SH)成功连板,同时大有能源(600403.SH)、山煤国际(600546.SH)、云煤能源(600792.SH)、郑州煤电(600121.SH)涨停,共计5只涨停个股。消息面上,我国最大天然气储气库调峰气量再创新高。呼图壁储气库作为我国最大天然气储气库,其采气量达到2700万立方米,与去年冬季最高日采气量2434万立方米相比,提高了266万立方米。饮酒板块的防御逻辑持续发酵今日白酒概念中大湖股份(600257.SH)、大豪科技(603025.SH)、青青稞酒(002646.SZ)涨停,酿酒行业中百润股份(002568.SZ)涨停。白酒股防御性较强,当大盘表现欠佳时,这类股往往有突出表现。而白酒板块中,三只今日涨停个股皆为连板,继老白干酒、金种子酒之后,资金开始转移至低价股。而大湖股份与大豪科技同为白酒低价股,被资金看中,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青青稞酒连续涨停则是因为此前回调幅度较大。大豪科技在11月23日涨停之后停牌,直至12月8日复牌,8日与9日连续一字板涨停。停牌期间大豪科技收购了“红星”系列白酒,交易完成后,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红星股份100%股份,将拥有“红星”品牌系列白酒。大湖股份则是全资持有子公司德山酒业,但是在此前白酒的上涨周期中一直被资金遗忘,被资金挖掘后则连续涨停。其他涨停个股邮储银行:控股股东已完成A股增持计划 增持金额约47.07亿元【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吃了6个跌停后,这家公司想出一个“奇招”:请股东旅游) 吃了6个跌停的大连圣亚祭出“奇招”——要请股东们来大连圣亚免费旅游,甚至还可以提供金钱补助。但是,面对上交所发出的只有三个问题的问询函,公司却迟迟不能回复。目前大连圣亚股价已在短短七个交易日跌去42%,免费旅游能挽回股东们伤透的心吗?大连圣亚请股东免费旅游12月7日晚,大连圣亚官方微信账号推送了一篇面向全体股东的公开信。信中表示,公司董事长杨子平,携总经理毛崴盛情邀请大连圣亚的全体股东,于12月8日至18日期间,免费游览圣亚海洋世界,视察场馆运营状况。除了游览,股东们还可以与现任管理团队座谈,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并听取2021年工作规划,同时考察圣亚在大连当地拟投资项目。并希望所有股东在充分了解圣亚的过去和现状后,针对圣亚以后的经营方向、经营思路及改革措施建言献策。此次还不限股东的新老身份,大连圣亚方面还在公开信中表示,无论是持股多年还是刚刚购入的投资者,大连圣亚都欢迎到访,并为有经济方面顾虑的投资者提供500至1000元的差旅报销。这意味着近期只要买一手大连圣亚的股票就可以去免费旅游。客官,您要不要买100股,去玩玩?7个交易日6个跌停为何要请股东们免费旅游?短短7个交易日,大连圣亚股价已经砸出6个一字跌停。昨日好不容易天量撬开跌停板,今日再度被一字拍回跌停板上。目前大连圣亚股价为24.5元,较暴跌前11月30日的收盘价已跌去近42%。三季报显示,大连圣亚的股东人数为3387人,目前公司的总股本为1.29亿。以此计算11月30日前每名股东平均持有的股票市值为160万元,而7天之后人均持有股票市值为93万元,相当于每名股东平均亏了67万元,不可谓不惨烈。同时从股票集中度上看,大连圣亚股东人数从2018年以来一路下滑。2018年年报大连圣亚股东人数还有6359人,而到今年半年报股东人数最少时才2882人,到三季度才缓慢回升到3387人,但较之前还是下降了近一半。大股东损失惨重谁在下跌风暴中损失最大?那非大连圣亚的大股东莫属了。三季报显示,大连圣亚最大的股东依然为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海湾投资”),持有大连圣亚3094.56万股股份,占比24.03%。短短一周市值蒸发5.43亿元。目前实控大连圣亚的董事长杨子平损失也不小,三季报显示其持有644.01万股股份,占比5%。大连圣亚2018年一季报中首次披露杨子平持有137.29万股股份,到2019年大连圣亚年报中其持有股份升至212.73万股。这就是说杨子平在2020年共增持了431.28万股大连圣亚的股份。暴跌前大连圣亚今年股价最低位也在36.54元,以此计算杨子平今年所进的大连圣亚股票也全部浮亏近三分之一,超过5000万元。由大连圣亚总经理毛崴实控的二股东磐京基金也损失不小,目前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大连圣亚2410万股公司股份,占大连圣亚总股本18.17%。短短七天也跌去了4.23亿元。不过毛崴曾于今年9月份宣布10年不减持该部分股份。为何股价崩盘?12月3日,公司就股价异动发布核查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目前日常经营情况正常,市场环境或行业政策未发生重大调整、生产成本和销售等情况未出现大幅波动、内部生产经营秩序正常。3日晚,上交所发出问询函,指出公司“可能存在部分资产冻结和诉讼纠纷未充分披露等情况”。要求公司进一步核实三大事项:白酒股已经强到没朋友 冷冬股受资金追捧逆势走强【SH601519大智慧】

闪崩股不断 2.7万股东"被埋" 有投资者亏损34.87%【SH601519大智慧】

12月9日讯,ST舍得公告,当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的函:沱牌舍得集团获悉,因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北京银行长沙分行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纠纷,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及湖南省长沙中级法院已冻结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此次股权冻结事项与公司日常经营无关。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正常。仁东控股资本迷局【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社区团购”概念股国联水产遭多股东高位“甩卖”,接盘人张新华十日浮盈过亿) 记者 | 张艺股价创下一年半新高的国联水产(300094.SZ)正被股东们“大甩卖”。12月8日,国联水产披露了两则股东减持公告。一则是公司控股股东新余国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通投资)在11月25日至12月8日通过协议转让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出售公司股份5495.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8%,本次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另一则是,国联水产持股5%以上股东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12月2日-12月7日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919.5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1%。减持后,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73%,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以减持均价计算,两位股东累积套现2.94亿元。国通投资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减持国联水产股份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两位股东12月期间的减持均价在6.3元/股左右,均为国联水产股价高位。与此相比,国通投资在11月14日协议转让的价格仅3.90元/股,堪称“白菜价”。这次协议转让,受让者为自然人张新华,其以3.90元/股受让国联水产4597.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转让价款1.79亿元。11月25日过户完成后至今短短十个交易日,这部分转让股份就增值超过1亿元,张新华投资10天浮盈超过60%。国联水产从事水产行业,近期资本涌入水产品板块,中水渔业(000798.SZ)走出七天六板行情。市场炒作水产板块更多的是看中了社区团购行情,在国联水产上,张新华的入股更是催生市场预期。张新华持有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20%股权。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是全国知名的零售品牌企业,在全国拥有60多家商业网点的零售连锁企业,总商业面积50万平方米,经营有便利店、中小型超市、大型综合超市、大型服饰专业店、黄金珠宝专业店等业态,拥有“大张”“盛德美”等品牌,是全国连锁百强、河南连锁十强,是全国超市精英联盟保亭会的会长单位。有零售企业背景的张新华入股,尽管公告未披露国联水产与河南大张实业在社区团购的合作计划,但市场却对此心生期待。股价走高后,相关股东也借势高位减持。对于后市尽管国联水产控股股东减持计划已完成,但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是否有减持计划还并不确定。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目前持有股份已降至5%之下,之后是否继续减持不用再进行公告披露。基本面上,国联水产已连亏两年。公司在2019年亏损近5亿元,并在2020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1.04亿元。新冠疫情之下,正在进行全球化进程布局的国联水产也遭遇危机。贱卖“下金蛋的鸡”,沃森生物把投资人当傻子?【SH601519大智慧】

东风集团回归创业板:募资210亿加码新能源汽车,行业巨头再起航【SH601519大智慧】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引入战投降杠杆 力争负债率低于50%【SH601519大智慧】

(原标题:啥情况?这只“绩优股”突然闪崩,两天跌掉9个月涨幅!公司回应来了) 近期,A股市场出现不少突然闪崩并连续暴跌的股票。昊志机电继昨日暴跌20%之后,今天差点又跌了“20CM”。在股价连续暴跌后,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昊志机电闪崩两天暴跌逾30%在几乎没有利空消息的情况下,昊志机电在12月8日突然闪崩,最后以20%跌停收盘。昊志机电今日早盘再度大幅低开,股价随后一度大跌逾18%,逼近跌停。截至中午收盘,昊志机电跌14.33%,股价报12.61元/股,两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30%。在股价连续暴跌后,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从成交量上看,昊志机电今日成交明显放大,半日成交超6亿元。公司最新市值为35.8亿元。财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公司共有1.22万股东。从K线图上看,昊志机电两天的跌幅,将此前约9个月涨幅全部跌没了。由于并没有明显的利空,对于昊志机电的突然暴跌,众多网友也是一头雾水。网友各种猜测。有网友说是“庄股”,因为从K线图上看,有点类似庄股的心电图走势。也有网友问,昊志机电会不会是第二个仁东控股?还有网友称,可能是年底私募兑现,因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有私募身影。公开资料显示,昊志机电业务主要有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核心功能部件,以及直驱类高速风机。在公司年初完成收购InfranorHolding SA和Bleu Indim SA后,公司产品进一步拓展到数控系统、伺服驱动和伺服电机等核心功能部件。从基本面看,昊志机电业绩并不差。从公司2016年上市以来看,仅2019年出现亏损。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6亿元,同比增长155.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04万元,同比增长571.87%。基本每股收益0.32元。正是由于业绩不差,不少网友认为可以抄底。不过,从近期的情况来看,抄底此类连续暴跌的公司,风险很大。此外,公司股价最新的动态市盈率在30倍左右,也不算很高。总股本为2.84亿股,流通股本1.88亿,三季报显示,十大股东持股比例达61.4%,可见大部分的筹码在机构手中。三家机构合卖4450万 私募出货还是踩雷?从昨日昊志机电龙虎榜数据来看,机构砸盘也比较明显。共有三家机构卖出,卖出金额分别为1717.46万元、1500.63万元、1231.19万元,共计4449.28万元。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方面,截至三季度末,据公司三季报,截至三季度末,包括玄元投资旗下1只私募基金、通怡投资旗下3只私募基金、迎水投资旗下2只私募基金现身昊志机电的前十大流通股东。玄元投资旗下的玄元定增精选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数量为685.26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3.682%,是昊志机电的第四大流通股东。赫美小贷51%股权被司法拍卖 *ST赫美收到关注函

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爆料邮箱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注册制大背景下,玩壳的风险越来越大。因两笔共计8.4亿元的借款到期未还,深圳朴素至纯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朴素至纯”)持有的四川金顶(600678)全部股权被冻结至今。为了追问质押款的流向,朴素至纯背后的投资人四处奔走,一个行业潜规则也随之浮出水面——根据基金管理方深圳朴素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朴素资本”)对投资者的说法,除了上市公司披露的12亿元股权对价,朴素至纯将8.4亿元质押款也打给了四川金顶原控股股东,付款名目是“壳费”。这意味着,除了公开披露的股权买卖合同,可能还有一份关于“壳费”的协议。显然,这不是可以公之于众的内容。在四川金顶披露的公告中,朴素至纯对质押借款用途的解释是“补充流动资金”。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朴素至纯购买股权的部分资金也并非公告所称的“自有资金”,而是来自两只总资金接近5亿元的私募产品,涉及398名投资人。这些投资人从冠群驰骋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冠群驰骋”)手里购买私募产品,投资人中65岁以上的老人不在少数,更有人通过违规合投来达到私募投资门槛。冠群驰骋是一家规模较大的P2P公司,已在去年暴雷。据知情人透露,目前的朴素系公司实际上由冠群驰骋老板刘广东控制。对此,四川金顶董秘办工作人员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对大股东的资金用途,上市公司并不清楚。四川金顶没有权限核查大股东,也无法确认其提供公告内容的真假。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则表示,私下约定“壳费”的行为属于“抽屉协议”,构成定向利益让渡、资本暗流,从而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的信息如实披露的义务。而大股东故意隐瞒质押借款用途,未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进行披露,也构成信息披露违规。8.4亿元质押款流向何处?据朴素资本发布的基金公告,朴素创兴3号和4号专项并购投资基金于2017年成立,共计从398名投资人手里募集近5亿元。随后,两只基金产品共计4.61亿元注入了朴素至纯公司,而朴素至纯在2017年斥资12亿元购买了上市公司四川金顶20.5%的股权,成为四川金顶的控股股东。2019年底,一则法院的通知发来,朴素至纯所持四川金顶的全部股权被冻结。投资人才知道,朴素至纯用所持四川金顶的股权质押借款共计8.4亿元,到期未还。如今,这笔巨款的去向,成为投资人心中最大的疑问,也是他们追回本金的突破口。朴素资本客服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朴素至纯将这笔钱打给了四川金顶原控股股东,海亮金属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亮金属”)的母公司海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亮集团”),用来支付“壳费”。投资人提供的通话录音中,另一位客服也表示,公司是打款至海亮集团国内的7家公司,朴素资本可以提供海亮集团实控人冯海良出具收款确认函。但当投资人要求查看银行流水,客服则表示涉及收款方信息,投资人无权查看。不过,海亮金属的工作人员告诉清流工作室,不清楚打款事项,建议投资人联系朴素资本。对于这笔资金的名目,朴素资本给出的说法是“付壳费”。“有些东西没法(明)说……行业内都有这个费用。”客服告诉清流工作室,此前公告显示的12亿元作价,是四川金顶20.5%股权的价格。而这笔8.4亿元的钱,是拿下四川金顶上市地位的价格,业内称为“壳费”。这意味着,按照朴素资本的说法,除了当时公开披露的股权买卖协议,朴素至纯和海亮金属可能还签有另一份关于“壳费”的协议。但上述客服表示,公司上层示意,不能将该协议向投资人披露。一位投资人告诉清流工作室,朴素资本曾展示过一份合伙协议,协议写明共花费20亿元购买四川金顶控制权,而非上市公司公布的12亿元。投资人据此算了一笔账。当年实控权变更时,四川金顶的股价低于15元,总市值约50亿元。若在二级市场上购买这20.5%的股权,价格仅在10亿元左右,当年按照12亿元成交已有溢价。如今,若再算上这8.4亿元的“壳费”,朴素至纯付出的总收购价超过20亿元,比在二级市场直接购买足足贵了一倍。投资人认为,这笔看起来并不划算的交易,是朴素资本与海亮集团之间的利益输送。无论资金流向境外或境外,在投资人看来都是一种“套现走人”的手段。资料显示,海亮集团的实控人冯海良是一位横跨多个股票市场的资本大佬,目前掌控着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深交所上市公司海亮股份(SZ002203)、香港上市公司海亮国际(HK02336)和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海亮教育(HLG)。2010年,冯海良控制的海亮金属通过参与华伦集团的破产重整,买下了华伦集团所持有的四川金顶5423.23万股股份,占总股权的15.54%。彼时,四川金顶已被ST、股价低迷,海亮金属仅花费1.71亿元就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华伦集团破产之前,也将所持四川金顶股权进行质押借款。海亮金属买下这笔股权时,是将1.71亿元收购价款直接支付至股份质押债权人各自的银行账户。如今历史重演,不同的是,海亮金属从当年的接盘方转变为卖壳者,而这笔股权背后,牵扯的也不再是一个公司,而是近400名分散的投资人。朴素资本的谎言在四川金顶披露的公告中,朴素至纯在质押借款的用途上撒了谎,其表示借款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所谓的“壳费”只字未提。清流工作室发现,朴素至纯隐瞒的事情远不止于此。据上述录音,朴素资本的客服向投资人确认,创兴3、4号基金的资金,被用于支付购买四川金顶股权价款。客服表示,投资人在2017年2月将资金打入创兴3、4号的托管账户,朴素资本4月份将钱注入朴素至纯后,于2017年6月将第三笔股权款打给了海亮金属,最终完成整个交易。但在2017年,朴素资本曾发出澄清公告,否认“边凑钱边买壳”的说法。朴素资本明确表示彼时创兴3、4号基金不构成买壳的资金,而是用朴素至纯的自有资金支付价款。这一说法,令现在创兴3、4号的投资人难以主张对四川金顶股权的权力。“你们说让我去做财产保全,律师都不接我们这个案子,因为一定是输的!”一位投资人向朴素资本的客服表示。朴素资本在澄清公告中还否认“借壳”,称不存在12个月内上市公司拟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不过,12个月刚到,朴素至纯马上发布重组计划,让四川金顶高价收购深圳市海盈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经上交所查明,朴素资本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曾通过旗下投资基金持有这家海盈科技的股权,并在2018年突击转让出去。彼时,恰逢证监会严打“三方交易”,即向一方转让上市控制权,同时或随即向非关联的其他方“跨界”购买大体量资产,新购买的资产与原主业明显不属于同行业或上下游。在上交所三份问询函的连续质问后,四川金顶终止重组,复牌后迎来4个跌停。重组失败,基金合同上“后期通过注入A股上市公司优质资产”的退出方式落空,随之而来的是朴素资本的资金危机,高杠杆资本运作的风险暴露。工商信息显示,早在2017年,朴素资本100%股权被质押,因逾期未还款,如今朴素资本的股权也全部被冻结及轮候冻结。不合格投资人“拼单”买私募“买基金的人都是这家P2P公司的客户。”上述投资人告诉清流工作室,创兴3、4号的投资人,都是从一家P2P公司冠群驰骋购买的。朴素资本的客服也向清流工作室确认,两只基金是由冠群驰骋代销。针对冠群驰骋是否有基金销售资格的问题,客服并未正面回答,并表示冠群驰骋是作为“顾问”进行销售的。上述投资人表示,朴素资本早期是冠群驰骋的高管运营的,朴素资本目前的法人梁斐只是帮刘广东代持朴素资本的股权,刘广东是冠群驰骋的法定代表人。据其回忆,刘广东对外宣传时,曾表示朴素资本是冠群旗下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在2015年7月至2016年4月,朴素资本的名称是“深圳冠群朴素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而朴素资本目前的大股东深圳市方物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原名是“深圳市冠群方物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外,朴素资本最初的法定代表人赵玉茹,其曾是13家冠群分公司的法人;朴素资本2017年的董事赵毅,曾是冠群鹏程企业管理咨询服务(天津)有限公司深圳新世界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据上述投资人透露,赵毅是刘广东的秘书。2019年,冠群驰骋就已暴雷。冠群驰骋曾是四大线下理财公司之一,在全国30个省市开设了500余家分支机构,以P2P、保理、融资租赁等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据上述投资人透露,冠群驰骋成立后的10年时间,总规模超过2千亿元,暴雷时的待付资金约210亿元。“冠群出借人联盟”公众号公布一份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的文件显示,2019年5月14日,冠群驰骋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据冠群维权联盟消息,冠群实控人刘广东等主要犯罪嫌疑人于2020年9月10日凌晨被北京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于11月正式批捕。据上述投资人透露,一些购买了冠群驰骋P2P产品的人,又被刘广东推荐购买创兴3、4号基金。为了达到私募100万元起买的门槛,很多人是违规合伙购买一份份额。一家卖盲盒的公司,凭什么值1000亿,创始人身家近500亿?

光伏太火!通威股份60亿定增被抢 高瓴睿远组团来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