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股票资讯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最畅销报刊杂志排名]

尹小蕊2022-07-05 10:32:42 76 人围观
简介中学时代,你可曾为了购买一本《读者》或是《青年文摘》,特意省下几袋零食或一瓶汽水的钱。校门口小饭馆的那位中年胖老板,总是在颠勺之余,偷空拿出一本

原标题: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本文关键词:最畅销报刊杂志排名

引言

中学时代,你可曾为了购买一本《读者》或是《青年文摘》,特意省下几袋零食或一瓶汽水的钱。

校门口小饭馆的那位中年胖老板,总是在颠勺之余,偷空拿出一本《故事会》看得津津有味。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在那些女老师的办公桌上,可曾经常看到《知音》杂志花花绿绿的封面?

而在旧年的电视剧里,总有青年男女手里拿着一本《读者》或《知音》,作为相亲见面的“信号灯”。

时过境迁,《读者》《知音》《故事会》这类我们曾经爱读的杂志,如今看来为何荒唐又反智?

笔者以为,用刘勰的一句话来回答最为恰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文化一直就是时代车轮向前滚动的号角声,反映着一个时代的风貌。

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人们的手头读物不多,几元钱就能买一本的杂志成为生活的调味品。

为什么现在的人们怎么不买杂志看了呢?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有朋友不禁要说,那是因为有了智能手机的缘故,人们不再需要花钱去买杂志报刊,就能够在手机上获得各种信息。手机不仅被用来通讯,也被用来办公,更被用来消磨时光。

随着国内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大多数纸媒都遭受到了巨大冲击,只有一些官媒报纸、专业期刊或时尚杂志依然存活着。然而,活着并不代表它们的日子好过,它们之中只有极少数谈得上光鲜靓丽、更甚以往。

作为极少数的它们,到底有着怎样的生存秘诀?

时代变了。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

文学创作应该与时代密切相连,纸媒既然要发展成网络文艺的新形式,原本的传统文艺就必须融进互联网思维的新形态。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文艺的网络化、时代化,是文化必须完成形态更新、自我刷新的一种本能要求。

01 无日不趋新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是农人难得的忙里偷闲之乐,那读书之人的乐趣是怎样的呢?

“读书消得泼茶香”是夫妻同读,“为伊消得人憔悴”是独自苦读,无论哪种方式的阅读都会拥有某种独特的情趣。

读书让人心明眼亮。

越是经常读书的人,会发觉自身越发渺小。

伏尔泰说过:“书读得多而不加思考,你会觉得自己知道得很多。书读得多且多思考,你会觉得自己不懂得越多。”

智能手机时代到来后,“电子书”“有声书”应运而生,轻轻点开文档,就可以打开一本几百、上千页的图书。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无论是古典文学还是新闻快讯,我们都可以随时在手机上阅读,那些纸质的印满文字的书刊杂志早已被遗弃在角落里。

新的阅读形式打开了新的大门,衍生了庞大的电子书、有声书产业。存在即合理,它们顺应了新时代读者的需求,自然而然很快占领了市场。

02 凭什么火遍全国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读书不仅仅是要获取知识,还在于提升人的精神境界。

有买就有卖,有需求就有生产。

那么我们来看看,前文提到的这些杂志为什么火遍全国,经久不衰?

首先来看看《知音》的情况。

早在1978年,《知音》就创刊于武汉。它选择的主要受众是中年人群,所以发布的大部分文章都十分贴近中年人的情感生活。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在这本杂志上,读者们不仅可以看到与他们的遭遇如出一辙的经历,清晰明了地“看到”别人的故事,例如名人的绯闻轶事、夫妻一方或双方出轨离婚,乃至家庭不伦这样的隐私丑闻。

较长一段时间里,这本杂志成为了很多读者的猎奇园地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少于享乐疲于奔命,往往背负着巨大的生活压力。他们缺乏发泄情绪的渠道和空间,久而久之成为典型的“情感压抑型”人群。

人们的好奇心总是非常强烈,自己敢想不敢做的,看看别人怎么面对的,总可以吧。

那些年,网络还没有成为人们生活的必备品,而在其他的杂志书刊上,就算有这类的题材,也不够精彩,而《知音》深谙“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精髓。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从创刊时间来看,《故事会》创刊于1963年7月,比《知音》要早15年,是陪伴了几代人的老刊物。

与后者相比,《故事会》这本双月刊的内容多为中外民间故事,其文字通俗易懂、风格老少咸宜,故而其读者的年龄跨度要比前者大得多,几乎是覆盖了所有年龄段。

不论是耄耋老人还是小学生、初中生,都爱翻看这样的“故事书”。

记得中学时期,班主任总会定期“收缴”学生们偷看的课外“杂书”,其中最多的就是《故事会》这类杂志。比起《红楼梦》这种皇皇巨著,更加易读易懂,上个厕所的时间就可以翻看几篇。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故事会》曾于1994年被央视评为“读者最喜爱的全国十大杂志之一”

与这两者相比,《读者》这本更有“文艺范”的杂志显得“高级”一些。

有网友曾经感叹道:“如果有一本杂志,能把人一秒带回旧时光,那一定是《读者》。”

41年前,在兰州市的一间不到6平方米的逼仄小屋内,两位“理科男”创始人恐怕不会预料到,这本杂志日后会有如此巨大的读者群体和影响力。

在它1981年的创刊号封面上,一位不施粉黛的女孩(演员娜仁花)侧身仰望,眼神里满是向往。

而向往,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的背景音。压抑许久的人们忽然间精神得以舒展,大家对知识的渴求达到一种空前的程度。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两位创刊人跑遍了兰州的大街小巷进行前期调研,发现当时的人们普遍存在“书荒”。

他们没有合适的读物,转而被艳俗的“地摊文学”所吸引。

两人于是决定创办一份品位较高的综合性文摘杂志。

值得一提的是,《读者》的刊名题字来自赵朴初先生。当时,他在小学生作业本上扯下一张小小纸条,写了横版、竖版的《读者文摘》。赵先生的题字被沿用至今。

这样一本文摘杂志一开始销路并不好,而是逐年增长。

到了1984年,印数首次突破100万份。

说起推广过程,它的创始人回忆道:“我们依靠走‘群众路线’,和读者保持互动,编辑部一天最多能收到9麻袋信件……”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那真是一个杂志社的黄金时代

03 难以复刻的阅读记忆

对于年纪稍长的那一代人来说,阅读《读者》是鎏金岁月里难得的记忆。

黄谦教授就是这样一位资深读者。如今,他已从坚守了40多年的教师岗位上退休。作为《读者》40余年的老书迷,他几十年如一日喜爱着它的每一期。

从大学毕业到退休,他每半个月都会去一次报亭,像是和朋友的定期约会,早已和报亭老板成了老熟人。

2011年,在《读者》创刊30周年之际,黄谦老师在学校开了一门公选课《美文赏析》,将《读者》作为唯一的教材。

2016年退休后,黄谦带着这门课走出校园,走向全国各地。在南昌、深圳等13个城市,黄老师举办了75场《读者》分享会。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对更年轻的一代人来说,《读者》上的文章就是范文。

笔者的中学语文老师就是资深的、狂热的《读者》迷。

他会在作文课上和大家分享上面的佳作,鼓励同学们阅读、摘抄、模仿,让人记忆犹新。

时代变了,有一段时间,《读者》的文章被认为就是一碗碗矫情的“心灵鸡汤”。传媒方式的巨大变革,也让纸质杂志步履维艰。

2015年,“读者传媒”上市,被称为“国内期刊第一股”。

然而,转型之路十分艰难,它的月发行量从2006年的顶点一路下滑,到2018年跌落至不到500万份。

回想上世纪70年代,书刊仍是“奢侈品”一般的存在,要有“闲钱”的人才会购买。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而今天是各类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睁开眼就能随意浏览到想看的内容。

杂志社引进了先进的企业管理制度,业务板块也在不断创新,《读者》这个老品牌仿佛焕发了新生。

尽管如此,《读者》再难回到鎏金岁月里那种独一无二的位置,复刻那些已然泛黄的阅读记忆!

04 必然被淘汰

惟书有色,艳于西子;惟文有华,秀于百卉。(皮日休《目箴》)

好书总是带给人好的精神享受,更甚于美食、美酒。

正所谓“新故相推,日生不滞”,一本如《知音》这样不再合时宜、过于庸俗的书刊,理应被新时代的读者们淘汰。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知音》也曾想成为“中国期刊第一股”,但它的口碑早已不堪,其筹备上市的新闻传出后,争议四起。

这本发行量达600万的杂志曾属于国内期刊的翘楚之一。

在众多的反对者发言里,最多的是指责《知音》长期传播欲望故事并侵犯名人隐私,格调低下,缺乏媒体的社会担当。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些言论并没有对手来引导,而是大家的心声!

有对此事表示赞成的网友对此进行反击:上市是资本市场的正常操作,与品味无关。

笔者以为:此言大谬!书刊杂志作为文化的载体和传播者,虽然难以用道德要求去量化考核,但有关审查部门仍需慎重考虑各方声音和争议。

《知音》历年来曾多次遭到侵权控诉,这也是争议的关键痛点。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著名女作家毕淑敏——她曾与《知音》杂志社对簿公堂。

而当采访正式开始,毕淑敏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反对《知音》上市。”

她给出的理由正是:“这本杂志缺乏道德底线,一而再、再而三地损害作家的尊严……”

原来,早在2009年4月的一天,毕淑敏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原因竟然是:《知音》刊载了一篇署名“毕淑敏”的文章,文中写到儿子是独生子女综合症患者等话。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下午,我冒雨前往报刊亭翻找那期杂志,最终找到了那篇题为《毕淑敏母子环游世界114天:眺望更高远的人生》的文章。

她根本就没有写过这样的文章!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对于这种子虚乌有的捏造和谣言,作家毕淑敏和她的儿子深受其害。

本是母子俩的隐私,却被无良编辑和作者添油加醋地编造成了铅字,文中甚至还透露了毕淑敏儿子的工作单位!

那期杂志开售后,毕淑敏的儿子饱受骚扰。

“那些天电话几乎被打爆了,孩子都没法上班。”

毕淑敏最终赢得了官司——法庭判决《知音》杂志社公开道歉,并赔偿10.1万元精神损失费。

让人愤怒的是,《知音》杂志社很快赔款,却迟迟不道歉。

道歉声明迟迟没有登报,直到一年之后,《知音》杂志社才扭扭捏捏地登出一个“口香糖般大小的”声明。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毕淑敏的遭遇绝不是个例,作家史铁生、哲学家周国平也曾遭遇“文章被篡改、臆造,与事实不符”的事件。

在《知音》逐渐没落的那些年里,所谓的“知音体”早已饱受诟病。

此外,《知音》还遭人诟病不已的是“知音体”以及其所代表的特殊文化现象。

所谓的“知音体”是指该杂志标志性的“对比式创作”,例如:将《红楼梦》改名为《包办婚姻,一场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将《卖火柴的小女孩》改为《残忍啊,美丽姑娘竟然被火柴烧死的惊天血案》。

对此,年轻的网民们肯定不买账,转而用这样“奇特的方式”来调侃,从而引起了大众的注意。

有调查结果显示,《知音》的读者群是“以中小城镇中年妇女为主的”。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笔者以为这个结论符合实情。

我们仔细回想一下,这本杂志那长期不变的、带有农业文明趣味的叙事,塑造了大批消费者。这样的文章很符合那些生活平平无奇的中小城镇女性的胃口

《知音》成功延续了自己的“绝招”——吸引这些女读者,让她们阅读别人的悲欢离合故事度日。它一边保持着“新颖”(哪怕纯属虚构)——以供读者猎奇,一边保持着所谓的“文学性”,站在道德训诫的制高点上谴责这个那个。

好在,随着全民素质的提升,一代又一代读者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成长,对这样的刊物也就嗤之以鼻了。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结语

现如今,人们可以随时在各类权威媒体、自媒体平台上获取知识和信息。人们不需要数着日子等着新一期杂志。

《知音》《故事会》这类的杂志虽然采取了种种变革以求自救,但从内容上、时效上都难以与优质的互联网媒体相媲美,久而久之,劣质者逐渐进入了死循环,而优质者进入了良性循环。

优质文章的创作者必然紧跟时代的步伐,“用脚来完成投票”,转投更加优秀的平台。

为何《读者》《知音》《故事会》这些曾经爱读的杂志风光不再了?

人之知识,若登梯然。进一级,则所见愈广。

随着国内经济水平大幅度提升,全民素质逐年得到提升,一代又一代读者们迅速成长,对不合时宜或低俗老套的刊物也就嗤之以鼻了。

参考文献

  •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新报”停刊“成报”暂停发行印刷版 逐渐消失的报刊亭 2015-7-30
  • 中国网 张田勘 报刊亭的消失是一种必然 2017-10-25
  • 《出版发行研究》王永红 传统文摘类杂志的数字化生存——以《读者》为例 2012年第9期66-69,共4页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2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2-1-17
  • 新华网 《读者文摘》的破产:传统媒体如何数字化生存? 2009-10-09
  • 成都日报《知音》27年风格不改欲上市惹争议 2012-5-4
  • 北京日报《知音》欲上市引争议 毕淑敏称其缺乏道德底线 2012-5-3
  • 解放日报《知音》多次侵权引争议 上市是否需审视道德?2012-5-8
  • 澎湃新闻 嘿嘿没想到吧《故事会》还活着 2020-8-26
  • 中国新闻出版网-中国新闻出版报 曹亚宁《故事会》试水新媒体 2007-05-15
  • 最畅销报刊杂志排名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

    • 浅谈价值投资

      做价值投资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得用至少3-5年视角,去看待一家公司。强者恒强,历史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