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股票资讯

数据交易市场同质化严重?人民数[人民数据资产服务平台]

楚问寒2022-06-21 10:34:53 82 人围观
简介数据新作为·数据30人20城 系列报道解码数治之道⑪。数字政府建设是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是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原标题:

数据交易市场同质化严重?人民数据郑光魁建议探索创新场景

本文关键词:人民数据资产服务平台

数据新作为·数据30人20城 系列报道解码数治之道⑪

数字政府建设是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是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而盘活数据资源是数字政府建设的关键之举。南方都市报、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推出系列专题,专访数据开放实践者、治理标准制定者、数据安全护航者、数据立法起草者等,并且挖掘数据应用创新举措,探寻数治能力优秀区域,以“30人访谈为引,以20城案例为鉴”,致力呈现新时代下的“数据新作为”,共谱数智新篇。

同时,面向全国企事业单位、科研机构等征集数据应用优秀案例(资料或线索请发邮箱nandubdi@163.com),我们将组织大数据领域有关权威专家对案例进行解读、评估,并进行更深入采访,实现更广泛推广应用。

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将成为分配生产资料时的关键决策要素。而要最大发挥数据的价值,必须要先解决数据的确权与交易问题。有专家坦言,如果没有初始的权利界定,健康可持续的数据交易市场将难以运转起来。那么,我们需要如何推进数据确权和分类分级管理,畅通数据交易流动,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合理分配数据要素收益?各地方、各行业需要如何探索建立符合数据要素特点的制度体系和流通平台,推进公共数据的安全流通以及数据创新融合应用?为此,南方都市报专访了数据领域实践者、人民数据管理有限公司(国家大数据灾备中心)总经理郑光魁。

数据确权应坚持“比例原则”

南都:数据只有流动起来,被重复、多场景运用,价值才会越来越高,现实问题是数据确权、权属分离等是阻碍数据开放、利用关键症结之一。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郑光魁:首先,要明确数据的划分种类。目前对数据划分没有统一标准,依其属性、特征常见有三类:个人数据与非个人数据、公共数据和非公共数据、原始数据和衍生数据产品/服务。以原始数据和衍生数据产品/服务为例,原始数据经过数据加工者的加工整合与分析挖掘形成新的并独立于原始数据的有价值数据成为数据产品,比如某购物APP上,企业从众多用户浏览数据中挖掘出新的客户需求信息。这两类数据的价值形成和权利内容不一致,数据权属界定需要区别对待。

其次,要明确数据财产的属性。明确数据财产的属性是数据确权的前提和基本内容。数据确权应先要明确数据具备何种权利然后建立相匹配的法律规范进行保护。目前,我国财产权制度尚未将数据纳入到财产范畴。

第三,要明确数据确权的原则机制。数据确权应坚持“比例原则”,即投入与回报应当成正比。数据资源需要合理配置,数据权利的范围和大小应当与保护的价值和重要性成比例。数据权利的行使也要坚持比例原则,具体包括事前规则、事后规则。事前可以借鉴知识产权法的经验,以数据创新为导向,就数据权利的保护范围、保护期限和保护方式等,通过法律制度设计做出灵活规定,促进数据使用效益。事后规则是需要法院或者政府根据具体场景,限制数据权利,将数据最大化利用以利于社会福祉。

第四,要积极构建数据产权保护和数据流通制度。围绕数据资源确权、开放、流通、交易各环节,建立和完善数据流通和产权保护制度。数据产权保护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可探索建立对大规模侵犯个人数据产权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数据产权侵权成本;进一步完善相关规则,处理好企业数据产权与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关系;持续健全数据产权领域的社会公平正义法治保障制度,根据数据本身的特征来积极探索相关的纠纷解决机制,大力宣传相关法律法规,加强舆论引导,推动形成保护数据产权的良好社会氛围。

在数据的存、管、用方面进行融合

南都:国家高度重视数据确权,国家层面、地方政府相关法律法规推进以及总体情况怎样?

郑光魁:国家政策层面对数据确权高度重视,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生效,到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再到2022年1月12日,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我们看到数据要素越来越受到国家重视。

国内对数据确权的立法之路也在积极探索。2016年,贵州在全国率先出台大数据地方性法规《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对大数据发展应用系列环节和数据共享开放、数据安全等重点内容进行规范调整。还有广东、北京、上海、安徽、福建、黑龙江等省市,针对大数据开发利用有地方性立法。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以“数据”为名的法规(草案)已经近百部。

但是,这些地方性法律几乎没有触碰“数据确权”这一敏感问题。由于数据确权没有完成,后续的数据要素流转就无法很好进行,无法发挥出来数据要素的价值,数字经济的发展也受到限制。与此同时,许多地方成立大数据交易所,试图通过数据交易带动数据产业。然而,由于数据没有确权,个人数据、企业数据难以交易,只能交易政府掌握的开放数据。

南都:人民数据2019年9月推出全国首个数据确权平台,在数据存、管、用方面进行融合,初步实现政府数据、企事业单位数据、互联网公共数据的安全流通及数据创新融合应用。能否介绍下探索数据确权、数据流通登记上积累哪些经验?

郑光魁:2019年9月人民数据管理有限公司就推出我国首个数据确权平台“人民数据资产服务平台”。这是行业内首个集数据合规性审核、数据确权出版、数据流通登记、数据资产服务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数据资产服务平台,通过打破数据行业壁垒,建立数据合法合规流通机制,整合优质数据资源应用,在数据的存、管、用方面进行融合,初步实现了政府数据、企事业单位数据、互联网公共数据的安全流通和数据创新融合应用。

聚数兴民、以数便民、用数利民、智数惠民

南都:深圳特区数据条例提出“数据权益”,上海数据条例提出“授权运营”等新思路,如何看待?有没有哪些地方处理较好,哪些经验值得借鉴?下阶段人民数据如何做好数据确权的工作?

郑光魁:这些地方性法规与条例为数据确权积累了试点经验。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就是通过采用隐私计算技术,在不给数据所有权下清晰定义的情况下,聚焦在有价值的使用权流通上,数据使用方通过密文计算,获取数据的使用权价值,但不能获得数据所有权。

人民数据在数据要素市场化方面展开了全方位探索,通过三种身份不断创新实践。一是针对数据供给和数据需求存在信息断层的情况,人民数据承担起“中间人”角色。某些部委数据不向具有私营性质的市场主体开放,这就造成数据供给和数据需求的断层。那么,需要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承担起数据中间人的角色,将优质、可公开的政务数据承揽过来,以特定、有偿形式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开放。人民数据对接多个行业的全国全量数据,以平台和产品的形式向地方政府、市场主体等需求方提供数据支持。

二是针对数据要素交易市场同质化严重的弊端。目前国内已经建立的各类数据要素交易市场超过30家,由于数据要素流通依托互联网,不受地域限制,且数据可复制,大量交易以场外点对点的方式进行,数据要素交易市场同质化严重、国内数据要素交易市场难以建立有效的竞争壁垒。基于此,人民数据致力于打造具有地方数据特色的数据要素交易市场项目。我们已经与多地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建设本地的数据要素交易市场以及综合性数据服务平台。

三是汲取各地大数据交易中心已有经验教训。根据行业权威机构统计,目前国内数据交易90%以上来自于“场外交易”,很多大数据交易所发展形势并不乐观,关键原因是交易所交易的数据源体量、核心数据源的质量都不太好;数据交易方式并不受制于物理空间的场内以及线上交易。汲取了现有各大交易市场的运营经验,我们认为“数据要素交易市场”不应仅是一个数据资源供需双方“买卖撮合”的场所,而是一个综合性服务平台。就像路边的小商小贩虽然便宜方便,但缺乏必要的质量管理与声誉保障。购买品质、声誉较好的商品还是需要在正规的商超完成交易,因为正规交易场所不仅提供了买卖场景,还在质量、价格、买卖双方权利及服务等方面提供必要的保障。因此,我们和地方打造的特色数据交易平台都将承担起数据要素后交易市场“运营者”的角色,探索数据交易的创新场景,为数据交易中心提供综合服务。

为顺应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趋势,数据确权已经成为数据资产化道路上无法回避的命题。人民数据作为大数据“国家队”,承担着“党管数据 服务人民”的使命,积极做好聚数兴民、以数便民、用数利民、智数惠民是职责所在。

数据交易市场同质化严重?人民数据郑光魁建议探索创新场景

人物简介:

郑光魁,人民数据管理有限公司(国家大数据灾备中心)总经理、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副主任。2007年退役,历任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记者、主编,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等职。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数字政府研究中心

统筹:邹莹 研究员:袁炯贤 设计:刘寅杉

人民数据资产服务平台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

  • 浅谈价值投资

    做价值投资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得用至少3-5年视角,去看待一家公司。强者恒强,历史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