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股票资讯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中国工商银行国有控股]

谷若翠2022-06-20 14:35:02 83 人围观
简介国有大行规模较高、基数较大,广义资产负债结构相对比较稳定,其在规模、结构等方面的微小调整均体现着最新市场环境、内部经营策略与外部政策导向的变化,

原标题: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本文关键词:中国工商银行国有控股

本文聚焦工农中建交与邮储等国有六大行群体。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一、国有六大行对整个商业银行的借鉴价值浅析

(一)国有大行规模较高、基数较大,广义资产负债结构相对比较稳定,其在规模、结构等方面的微小调整均体现着最新市场环境、内部经营策略与外部政策导向的变化,因此研究外部环境的变化与研究国有大行在逻辑上应是相通的。

(二)国有大行由于网点分布广、客户基础强、代表性更高以及受监管部门青睐,使其参考价值也更高,因此若国有大行在资产质量、存款利率、利差、金融科技、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业务等方面的变化更能代表着行业方向与监管导向,如近年来监管部门便频繁强调要强化国有大行在科技、风控以及高管等方面对中小银行的输出,以帮助后者更好更快地成长。

(三)通常认为国有大行船大不好掉头,但是近年来的实践表明国有大行在转型理念上往往更坚决、力度也更大,转型方向也更明确。因此以前适用于中小银行的“船小好掉头”逻辑似乎正在被改变,而国有大行这艘大船正在改变自己。特别是,我们看到目前国有六大行已进入稳态发展阶段,普适性较强。

(四)国有大行虽为商业银行,市场化程度较高,但其本身具有较强的政治层级,其与金融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更为频繁密切,对中国政策导向的把握也更为精准,且中国政策的导向与力度很大程度上亦依赖于国有大行的配合度与实力,这就意味着对国有大行的深度把握有着特别的意义。

(五)国有大行目前的经营范围较广,综合化经营能力和体系化特征,旗下拥有理财、基金、券商、保险、信托等多类牌照,并在境内外有着丰富的业务运作经验,同时国有大行在理财、资产托管、投行与投研、跨境业务等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因此其能够很好地为中小银行的未来发展指明方向。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二、国有六大行基本情况简述

(一)总资产与净利润分别贡献了全部商业银行的50%以上与58%以上

截至2021年底,国有六大行合计拥有总资产145.47亿元,全年共实现营收3.68万亿元、创造了1.27万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和2.31万亿元的拨备前利润(即平均每天创造超过100亿元的营收和35亿元的净利润),贡献了全部商业银行(合计288.59万亿元)体量的50%以上以及近60%的净利润

(二)均为“A+H”上市银行,邮储银行最受市场青睐

1、国有六大行均为A+H股上市银行。其中邮储银行因2007年3月20日才正式挂牌成立、2012年1月21日才进行股份制改革,最终于2016年9月28日在港股上市,并于2019年12月10日才正式回归A股。

2、按市值来看,从高到低依次为工行、建行、农行、中行、邮储银行与交行,前三家的市值均超过万亿元。而从PB来看,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建行、工行、农行、中行和交行,显然邮储银行受市场认可度相对较高。

我们理解,PB表现的差异主要是因为邮储银行在存款结构、存款利率、拨备覆盖率以及客户数、网点等方面的天然优势。而中行和交行之所以受市场认可度不高,主要与其ROE、拨备覆盖率以及利差不高有关。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三)员工数量合计182万人,近五年累计减少13.21万人

和中小银行相比,国有六大行的机构布局较为密集且经营管理较为臃肿,因此近年来国有大行基本均在尝试向轻型银行转型。2021年底,农行、工行、建行、中行、邮储银行与交行的员工数量分别达到45.52万人、43.41万人、35.13万人、30.63万人、17.83万人和9.02万人,近五年整体上呈下滑态势。其中,农行累计减少4.15万人、工行累计减少2.77万人、邮储银行累计减少1.63万人、建行累计减少1.12万人、中行和交行累计分别减少4811人和2318人。

(四)金融科技投入基本保持稳定:平均在营业收入的3%左右

1、目前国有六大行中,除邮储银行外均已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而从六大行披露的数据来看,金融科技投入基本保持在营业收入的3%左右,而金融科技人员占比也明显高于金融科技投入比例。

2、整体上看,监管部门对大行的金融科技水平比较认可,如2021年1月26日银保监会2021年年度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动大型银行向中小银行输出风控工具和技术”。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五)客户是生存之基:广泛的机构网点布局带来了非常可观的客户基础

无所不在的机构网点布局为国有六大行带来了较为厚实的客户基础,且每年的新增客户数量级已基本相当于一家股份行的存量客户数。结合之前的员工数、机构数、综合经营情况,国有六大行由于享受到比较明显的政策倾斜,因此其客户基础较好、分布较为广泛的特征则非常显而易见。

例如,单以个人客户数来看,工行为7.04亿户、建行为7.26亿户、农行为8.78亿户、中行为6.21亿户、交行为1.85亿户、邮储银行为6.37亿户。再以公司客户数为例,工行为969.10万户、建行为1195.09万户、农行为859.63万户、中行为648.12万户、邮储银行为115.14万户。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六)分部结构:零售条线与公司条线分别贡献1/2和1/3左右

发展至今,国有六大行的业务结构已处于相对稳定的位置上。目前国有六大行营收与盈利构成中,零售条线、公司条线分别贡献1/2和1/3左右,即零售条线贡献了全部营收与盈利的50%左右,而公司条线贡献率在30%附近,资金条线与其它合计贡献20%左右。

在向实体经济让利以及经济基本面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公司条线的盈利空间正被压缩,国有大行或纷纷向零售倾斜,或进一步巩固零售条线的优势或护城河地位,目前看零售条线在国有大行中的地位已经非常稳定。实际上我们看股份行中的两家代表性银行,招行与平安银行同样在朝着国有大行的方向转型。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三、国有六大行资产负债结构的历史演变

资产负债结构体现着商业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由于基数较大以及受到政策与市场多重因素影响,国有大行的资产负债结构具有较强的稳定性与连续性,其趋势变化对于观察整个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特征亦更具借鉴意义。

(一)存贷款:贷款/总资产抬升至57%以上、存贷比抬升至77%以上

1、从国有六大行的存贷款结构来看,存款占总资产的比例整体上呈现出趋势下降的特征,目前已由2010年的83%左右降至目前的74%以下。其中,邮储银行呈现出贷款占比偏低、存款占比偏高的明显特征(即资金太多、资产太少)。

2、存贷款监管指标取消以及回归表内的政策导向下,国有六大行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趋势抬升,已由2013年之前的50%以下抬升至目前的57%以上。与此相对应,存贷比亦趋势抬升至77%以上。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二)金融投资与广义同业负债:占总资产的比例平均为28%和12%

除存贷款外,国有六大行的资产端主要包括金融投资、负债端主要包括广义同业负债。这里的金融投资主要指三类资产(即交易性金融资产、债权投资及其它债权投资),广义同业负债则主要指传统三类同业负债(同业存放、拆入与卖出回购)和债券发行。

1、金融投资/总资产:平均为28%左右,债券投资/总资产为26%左右

目前,国有六大行中,金融投资占总资产的比例平均为27.95%,和2020年的27.81%相比变化,即可以认为是在28%左右,也即贷款和金融投资占总资产的比例合计为85%左右。

金融投资具体包括债券投资、非标投资以及权益投资三个部分,而债券投资是大头(贡献全部金融投资的91%以上)。截至2021年,国有六大行的债券投资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平均为25.56%,即贡献了全部资产投放的1/4。

2、广义同业负债/总资产:平均为12.12%,债券发行/总资产超过3.50%

目前,国有六大行的广义同业负债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平均为12.12%,较2020年的11.44%略有上升,也即国有六大行对主动负债的依赖度在上升。同时,广义同业负债中,债券发行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2021年底债券发行占国有六大行的比例平均为3.66%。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三)零售存贷款占比上升:零售贷款占比超42%、零售存款占比50%

1、从零售存贷款占比来看,国有六大行的共性特征亦比较明显,零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例普遍在40%左右、零售存款占全部存款的比例普遍在50%以上,平均值分别为42%和54%。

2、另外和其它类型银行不同的是,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存贷比(平均值为66.07%)普遍低于整体存贷比(平均值为79.07%)。当然,近年来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存贷比与整体存贷比均呈明显上升态势,这里数据不再列示。

其中,邮储银行和交通银行的特征比较特殊,其中邮储银行零售存款占全部存款的比例高达87.81%、交通银行的零售存贷款占比在国有六大行中最低。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四)活期存款占比下降:40%的零售存款与60%的公司存款为活期

除存贷款占比较高外,国有六大行的活期存款占比同样比较高。具体来看,国有六大行零售条线活期存款占比平均高达40.12%(2020年为42.09%)、公司条线活期存款占比平均高达59.29%(2020年为60.45%)。

不过,我们看到,相较于2020年,国有六大行活期存款占比实际上有一定下降,这意味着对国有大行而言,活期存款的拓展也存在一定压力。

(五)房地产贷款与制造业贷款

1、房地产贷款/全部贷款:超过35%,且30%以上为个人住房按揭贷款

2020年12月31日发布的《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银发〔2020〕322号)明确国有六大行、国开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为40%、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则为32.50%。

(1)2021年,国有六大行的对公房地产业贷款占比达到4.76%,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平均为30.58%,也即合计为35.34%。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超标的银行主要有建行和邮储银行,分别为35.15%和33.61%。

(2)实际上十年以来,国有六大行在房地产领域的贷款占比不断提升,已从2007年的22.27%已经提升近15个百分点至目前的35%以上。其中个人住房贷款是主要推动因素,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从2007年的14.02%提升16个百分点至目前的30.58%。

(3)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合计达到26.48万亿(贡献了全部个人住房贷款的70%以上,全部房地产业贷款余额合计为30.51万亿元(贡献了整个房地产行业贷款的60%左右)。

2、房地产业贷款增速仍较快:对公与对私增速分别为12%和15%左右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在中小银行纷纷退出房地产业务时,国有六大行在房地产业务上的增速却非常可观,2021年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和房地产业贷款同比增速分别达到11.72%和14.66%。

3、制造业贷款/全部贷款:平均不到9%

2021年底国有六大行的制造业贷款余额合计为7.50万亿,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平均为8.78%。其中,工行为8.01%、建行为7.72%、农行为8.72%、中行为12.02%、邮储银行为5.06%以及交行为11.17%。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六)绿色贷款与普惠小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分别超过9%和8%

1、截至2021年底,国有六大行的绿色贷款与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分别为8.68万亿元和和6.47万亿,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平均为9.39%和和8.16%。

2、国有六大行的普惠型小微企业客户数数合计达到719.01万户,建行、农行与邮储银行的普惠型小微企业客户数分别拥有193.67万户、191.55万户和和171.07万户,工行有79.50万户、中行与交行分别有有62万户和和21.22万户。

3、工行、建行与农行的绿色贷款余额占其其全部贷款的比例均超过10%,分别为12%、10.79%和和11.53%。

(七)营收结构:中收贡献比例平均为13%,占比仍较低

1、从营业收入结构来看,中收在国有六大行中的贡献比例相对较低,平均仅为13.00%,最高的交通银行也仅为17.66%,邮储银行则低至6.90%。

2、国有六大行的营收贡献仍然比较依赖于传统利差收入,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平均为73.62%,最低的交行为60.02%,邮储银行和农业银行则分别高达84.51%和80.29%。

四、主要相对经营指标情况

(一)创利能力:ROE、ROA与成本收入比并不弱

1、国有六大行虽然基数较大,但运营管理能力却不弱,这点有悖常识。2019-2021年期间国有六大行的成本收入比平均在30-33%之间徘徊,且工行、建行、中行和交行的成本收入比均低于30%。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邮储银行成本收入比数值为异常值。

同时,考虑到2019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提出商业银行要向实体经济让利,其盈利水平较高的主要原因是成本收入比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银行业水平。因此后续成本收入比下降的趋势是否会发生变化还值得关注。

2、和整体银行业一致,国有六大行的ROE与ROA整体上呈下降趋势,但依然处于相对高位,表明其创利能力并不差。2021年,国有六大行的ROE与ROA平均值分别为11.70%和0.88%,较2020年略有回升。其中,国有六大行的ROE均超过10%,建行与工行更是均超过12%。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二)资产质量:整体处于较好水平,但制造业等部分领域贷款质量较差

国有大行各领域的贷款不良率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1、2021年底,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拨贷比平均为1.32%、252.95%和3.22%,逾期贷款率和关注贷款率分别为1.09%和1.56%。整体上看,,邮储银行的资产质量相对要好一些。

2、国有六大行由于其贷款利率较低以及广泛的机构网点布局,使得其面对的客户大多为优质客户,特别是相较于其它银行而言,国有六大行的客户质量具有明显优势,且广泛的客户数量使得国有六大行的资产质量具备大数定律的基本特征,这意味着理论上来讲国有六大行的资产质量要明显好于其它银行,但事实并非如此。从细分领域看,国有六大行在信用卡垫款、住宿餐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零售业、制造业、东北地区以及环渤海等领域的贷款质量普遍要差一些。特别是,我们看到,国有六大行的对公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也明显有所抬升,如工行为4.79%、建行为1.85%、农行为3.39%等等。

(三)资产负债定价:利差2%左右、有所收窄,且存款成本有明显抬升

1、从净利差与净息差两个指标来看,国有六大行呈明显收窄态势,2021年净利差与净息差平均值分别为1.90%和2.91%,较2020年分别收窄7BP和5BP,较2019年分别收窄15BP和12BP。从绝对值看,邮储银行的利差最高,达到2.30%,中行与交行的利差最低,分别为1.62%和1.68%。

2、从贷款收益率来看,国有六大行的贷款收益率平均为4.25%(同比下降13BP)、零售贷款收益率平均为4.89%(同比下降14BP)。

3、从存贷利差来看,国有六大行的存贷利差平均为2.56%(同比收窄14BP)、零售存贷利差平均为3%(同比收窄18BP)。

4、从存款成本来看,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定期存款利率和公司定期存款利率平均为2.90%(同比上升2BP)和2.59%(同比下降2BP)。

其中,以零售定期存款利率来看,工行上升6BP至2.98%、建行上升5BP至3.02%、农行上升9BP至2.86%、中行上升7BP至3.07%、交行下降16BP至3.19%,邮储银行上升3BP至2.28%。

五、综合化经营水平与海外布局较好

(一)普遍拥有理财、投行、AIC、基金、租赁和保险等非银牌照

国有六大行的综合经营水平普遍较高。具体看,

1、均拥有理财公司。

2、除邮储银行外,其余国有五大行均拥有香港投行平台、金融资产投资子公司、公募基金、金融租赁以及保险等五大牌照。

3、国有六大行中,仅建行和交行拥有信托牌照。

4、邮储银行目前仅拥有理财子公司和消费金融等两个非银牌照。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二)境外布局较为广泛:深耕港澳及海外

除拥有大量非银金融机构外,国有大行在海外亦有广泛的布局。目前除邮储银行外,国有六大行普遍在境外拥有子公司或分行,且境外机构的体量已相当可观,特别是在香港与澳门两个地区多有深耕。这里不再赘述。

(三)资产管理规模(理财、基金、信托与券商资管计划):体量很可观

资产管理规模是银行体量比较大的一类表外业务,包括银行与理财公司发的理财产品、银行系基金发行的基金产品、银行系信托发的信托计划以及银行系券商发的资管计划等四大类。考虑到国有六大行均拥有理财公司,且多拥有基金、信托与券商,因此其资产管理规模实际上非常可观。

具体看,国有六大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合计达到11.22万亿,管理的公募基金、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规模合计为7.10万亿,也即资产管理规模合计为18.32万亿,占商业银行表内总资产的比例约为12-13%之间。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四)旗下理财公司管理规模:合计超过9.62万亿,已承接85%以上

国有六大行的非保本理财规模合计为11.22万亿,而国有六大行的理财公司管理规模合计达到9.62万亿,已承接了国有六大行全部非保本理财余额(合计为11.22万亿的85.76%,也即国有六大行目前尚有1.60万亿左右的体量未转移至理财公司。其中,工银理财管理规模达到2.02万亿(承接78.17%)、建信理财管理规模达到2.19万亿(承接92.25%)、农银理财管理规模达1.22万亿(承接82.46%)、中银理财管理规模1.71万亿(承接100%)、交银理财管理规模1.22万亿(承接85.87%)以及中邮理财管理规模达0.66万亿(承接71.60%)。

六、值得关注的三类业务

除资产管理业务外,国有六大行还以几类业务值得关注,如资产托管业务、财富管理业务(含私行)、投行业务等等。

(一)资产托管业务:合计84万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在50-60%之间

资产托管业务(含资金监管)是各商业银行致力于争夺的一类中间业务,其托管对象正不断扩大,托管规模亦比较可观。截至2021年底,国有六大行的资产托管规模合计达到84.03万亿,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57.77%,呈现连年提升的态势。具体来看,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的资产托管规模分别达到22.10万亿、15.25万亿、10.10万亿、11.79万亿、10.33万亿和4.27万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高达62.84%、58.50%、42.84%、56.99%、103.55%和35.51%。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二)私人银行业务:规模合计超9万亿,已具备先发优势甚至垄断地位

除资产管理业务外,国有六大行目前已在积极布局包括私人银行在内的财富管理业务,且已经取得较为亮眼的成绩。目前看,国有大行在私人银行领域已有先发优势,值得其它银行学习效仿。

目前除邮储银行外,其余国有五大行均已披露私行数据,规模合计达到9.34万亿。其中,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以及交行的私人银行规模分别达到2.32万亿、2.02万亿、1.85万亿、2.16万亿和1.00万亿,私行客户数量则分别达到19.95万户、17.72万户、17万户、14.73万户和7.04万户。

(三)投行业务:更加强调投商行一体化

国有六大行在2021年报中对投行业务均有所涉及,且更加强调投商行一体化。除传统的债务承销业务外,可以明确的是并购银团业务是各家银行均比较重视的(如工行、农行与邮储银行)。

强者恒强的国有六大行

七、一点小结

(一)从资产负债结构来看,国有大行比较清晰简单,贷款与债券投资分别占其总资产的57%和和28%(即两项合计有85%),存款与广义同业负债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4%和12%(即两项合计有86%)。可以看出,资产端和负债端分别由两个大项构成,非标投资实际上占比很低。

(二)特别是考虑到国有大行80%左右的存贷比和66%左右的零售存贷比,这意味着国有大行的客户端资产完全可以靠其客户端负债来支撑,而金融投资则靠客户端负债和广义同业负债支持(各提供50%的资金)。

(三)国有大行的资产负债结构已非常稳健和简单,资产负债两端没有太多玄妙的东西,这意味着其创收来源主要依赖于以下几点:

1、较低的资金成本与较高的存款成本;

2、有效的广义同业负债来源和多渠道资本补充支撑;

3、广泛的客群基础与网点布局,且支撑着较低的资金成本。

4、较低的资金成本和体系化的综合服务能力有助于在增强客户粘性的同时,不断积累客户,获得更为优质的客户,亦可为资产质量打下基础。

(四)目前国有大行在零售业务占比、零售与公司客群、资产管理业务与托管业务、财富管理与私行业务、机构网点布局与非银牌照以及跨境业务等方面已具备先发甚至垄断性优势。在资金成本与机构网点布局没有优势的情况下,中小银行能够做的便是让资产负债结构看起来复杂一些,以更高收益的资产来匹配更高的资金成本。因此,中小银行不断信用下沉、非标投资与广义同业负债占比高实际上是国有大行诸多先发优势倒逼的结果,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一种无奈,这种情况下政策层面尤为需要更为关注呵护中小银行,否则中小银行的无奈与风险持续暴露便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且会陷入恶性循环,这点监管部门应有清醒认知,并采取相应倾斜性措施。

中国工商银行国有控股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

  • 浅谈价值投资

    做价值投资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得用至少3-5年视角,去看待一家公司。强者恒强,历史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