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股信息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湖南丽华股票]

梁又槐2022-06-21 10:30:47 71 人围观
简介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百丽时尚集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在港股退市近5年后重启IPO。本次发行的联席保荐人是Merrill Lynch Lim

原标题: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本文关键词:湖南丽华股票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百丽时尚集团(以下简称“百丽时尚”)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在港股退市近5年后重启IPO。本次发行的联席保荐人是Merrill Lynch (Asia Pacific) Limited和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

百丽时尚本次募资将用于偿还短期银行借款;进一步发展公司的品牌及产品组合;投资技术举措,以加速公司业务多个方面的数字化转型;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企业用途。

2007年百丽国际(01880.HK)在联交所上市。在联交所主板上市的约十年期间,百丽国际主要业务包括百丽时尚集团业务和运动鞋服零售业务。自2014年开始直至私有化之前,公司鞋类业务的业绩(即百丽国际营业利润的主要来源)大幅下滑。公司鞋类业务的疲弱表现导致百丽国际的整体财务表现持续衰退。

在此背景下,百丽国际于2017年7月25日,通过要约人MuseB被由Hillhouse HHBH及其联属人士、智者创业和SCBL组成的财团私有化。2017年7月27日,百丽国际的股份于联交所撤销上市。

据第一财经杂志,接受私有化要约后,百丽的创始人——香港的邓氏家族套现离场。531亿港元的私有化交易背后,是智者创业、高瓴资本和鼎晖组成的财团。据3月16日发布的招股书披露,三者以新百丽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分别持有该公司46.36%、44.48%和9.16%的股份。其中智者创业实为老百丽的部分管理层。

据中国经营报,高瓴资本为这场由其主导的私有化付出了302亿元的代价。

据中国基金报,百丽完成私有化后,两位创始人最终套现百亿离场,高瓴和鼎晖则接手对百丽进行重组。高瓴资本不仅主导了百丽私有化过程,此后还持续主导了百丽的业务拆分和重组,并操刀了旗下运动鞋服业务滔搏国际的上市。

2019年10月10日,在高瓴的操刀下,从百丽国际拆分出并被重新赋能的滔搏(06110.HK)正式登陆港交所,当时全球发行约9.3亿股,定价8.5港元/股,合计融资约76.22亿港元。

上市首日,滔搏收盘时每股报9.25港元,市值达574亿港元,已超2017年百丽国际私有化时531亿港元的市值。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截至2022年4月12日收盘,滔搏股价为6.23港元/股,相较发行价8.5港元/股,已跌去26.71%。

截至2020年2月29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收入分别为201.14亿元、217.37亿元和17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65亿元、26.16亿元和22.97亿元,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净额分别为51.79亿元、44.34亿元、32.31亿元。

2年零9个月时间,百丽时尚合计向百丽国际派息132.28亿元。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附属公司分别向其当时股东百丽国际宣派股息70亿元、42.28亿元及20亿元(已对销集团内股息),百丽国际其后将绝大部分所收取的股息用于偿还2017年私有化产生的债务。

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1年2月28日、2021年11月30日,百丽时尚资产总值分别为136.26亿元、160.98亿元、149.42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83.39亿元、98.31亿元、96.34亿元。

以上同期,百丽时尚负债总额分别为97.32亿元、138.09亿元、123.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86.36亿元、124.28亿元、110.20亿元。

截至2020年2月29日、截至2021年2月28日、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2.98亿元、25.97亿元、13.86亿元。

2022年2月,百丽时尚根据于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订立的若干银行融资借取总金额为26亿港元(约相当于人民币21亿元)的无担保银行贷款,为期少于一年,年利率为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加1.3%至1.5%。截至2022年3月7日,百丽的银行借款约为37.96亿港元,包括上述26亿港元境外银行借款及约9.72亿元(相当于约11.96亿港元)的短期境内银行借款。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给百丽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退市近5年回港IPO 拟募资还债等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以2020年零售额计,百丽时尚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时尚鞋服集团,拥有20个多元布局的自有品牌及合作品牌(包括代理及分销品牌),覆盖女鞋、男鞋和童鞋以及服装、包袋和配饰等品类。其中13个自有品牌、7个合作品牌(包括代理及分销品牌)品牌。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公司的控股股东为Muse实体、百丽国际、Belle Brands、智者创业及高瓴实体(Hillhouse HHBH、Hillhouse LP及Hillhouse Investment)。

百丽时尚本次发行的联席保荐人是Merrill Lynch (Asia Pacific) Limited和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

百丽时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丽华鞋业的创立。丽华鞋业于1981年在香港成立,初期主要从事鞋类产品的贸易。于1991年10月,丽华鞋业成立一家中国附属公司,其初期从事鞋类产品订制和生产,随后在中国大陆开展鞋类产品的批发销售业务。

面对如此挑战的经营环境,百丽国际决定对整个百丽国际业务进行基础转型。百丽时尚在招股书中称,该基础转型要求百丽国际(特别是集团的鞋类业务)采取一系列转型和创新性举措,如果百丽国际仍为上市公司,从其性质而言,可能会受到公开股票市场的短期纷扰和压力影响,其转型将难以得到有效的实施并可能有额外风险。

高瓴曾为百丽私有化砸302亿元 拆分上市的滔搏股价已跌27%

今年69岁的盛百椒继续出任新百丽的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他是百丽这个港资家族企业初入中国内地市场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是老百丽的董事兼CEO。新百丽的执行董事兼CEO盛放,则是盛百椒的侄子,于2005年加入百丽。

值得注意的是,百丽管理层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原执行董事、体育事业部总裁于武已携百丽的运动服饰业务线拆分出的“滔搏国际”,以“最大的体育用品经销商”的身份于2019年率先单飞在香港主板上市,而滔搏的初始股东结构与新百丽的三家持股比例完全一致。新百丽中,于武继续出任非执行董事。

据中国基金报,从百丽私有化到转型改革,再到重新冲击港股IPO,都不离开高瓴的身影。在私有化中,百丽国际当时市值约为531亿港元,当时百丽国际股东获收每股6.30港元的代价。尽管与巅峰时期1500亿元港币的市值相比,退市时的百丽国际市值缩水近65%。但从2016年百丽国际财报数据来看,当年百丽国际全年销售额达400多亿,盈利24亿元,供应链完整、负债和存货也处于可控状态。另一方面,当时百丽还是香港恒生指数50只成分股之一,也是香港第一只内地企业的蓝筹股。

因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百丽私有化一方面可以免受外界影响进行结构转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顺利完成公司领导层的交接。据悉百丽的创始人邓耀和盛百椒分别出生于1934年和1952年,由于年事已高,所以希望通过私有化套现实现退休的目标。

百丽完成私有化后,两位创始人最终套现百亿离场,高瓴和鼎晖则接手对百丽进行重组。高瓴资本不仅主导了百丽私有化过程,此后还持续主导了百丽的业务拆分和重组,并操刀了旗下运动鞋服业务滔搏国际的上市。

根据滔搏国际招股书显示,2017-2019财年,公司收入分别为216.903亿元、265.499亿元和325.644亿元,同时期内经调整年度利润分别为15.38亿元、18.10亿元、22.37亿元。

上市首日,滔搏股价收盘时每股报9.25港元,市值达574亿港元,已超2017年百丽国际私有化时531亿港元的市值。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6月,由高瓴实控的百丽曾减持了滔搏2.7亿股,并套现约29亿港元。当日公告消息一出,滔搏开盘便大跌9%,最终收跌12.13%,市值蒸发86.8亿港元。

2年零9个月派息132亿元 绝大部分用于偿还私有化时产生的债务

截至2020年2月29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收入分别为201.14亿元、217.37亿元和17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65亿元、26.16亿元和22.97亿元,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净额分别为51.79亿元、44.34亿元、32.31亿元。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截至2020年2月29日止年度、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毛利率分别为65.3%、64.2%、65.6%,净利润率分别为8.3%、12.0%、13.0%,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10.3%、12.1%、13.1%。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2年零9个月时间,百丽时尚合计向百丽国际派息132.28亿元。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附属公司分别向其当时股东百丽国际宣派股息70亿元、42.28亿元及20亿元(已对销集团内股息),百丽国际其后将绝大部分所收取的股息用于偿还2017年私有化产生的债务。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截至2022年3月7日银行借款30.72亿元

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1年2月28日、2021年11月30日,百丽时尚资产总值分别为136.26亿元、160.98亿元、149.42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83.39亿元、98.31亿元、96.34亿元。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以上同期,百丽时尚负债总额分别为97.32亿元、138.09亿元、123.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86.36亿元、124.28亿元、110.20亿元。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截至2020年2月29日、截至2021年2月28日、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2.98亿元、25.97亿元、13.86亿元。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据百丽时尚招股书,公司的流动负债净额由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2.98亿元大幅增加至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5.97亿元,主要由于应付关联公司款项增加27.53亿元,主要由于向百丽国际宣派的股息以及来自同系附属公司的预付款项增加。

公司的流动负债净额由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人民币25.97亿元减少46.6%至截至2021年11月30日的13.86亿元,主要由于应付关联公司款项减少23.95亿元,是由于公司结算应付先前向百丽国际宣派的股息。

公司的流动负债净额由13.86亿元减少至截至2022年1月31日的5.84亿元,主要由于贸易应付款项减少8.44亿元及应付关联公司款项减少7.32亿元。该减少部分被公司银行结余及现金减少4.20亿元所抵销。截至2022年3月7日,公司的应付关联公司款项不足10亿元。

2022年2月,百丽时尚根据于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订立的若干银行融资借取总金额为26亿港元(约相当于人民币21亿元)的无担保银行贷款,为期少于一年,年利率为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加1.3%至1.5%。

截至2022年3月7日,百丽的银行借款约为37.96亿港元,包括上述26亿港元境外银行借款及约9.72亿元(相当于约11.96亿港元)的短期境内银行借款。

线下门店销售贡献74%以上收入 线上销售占比增长

鞋履收入占百丽时尚收入的86%以上。截至2020年2月29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鞋履收入占百丽收入的比例分别达87.8%、86.3%、86.6%,服装收入占比分别为12.2%、13.7%、13.4%。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百丽时尚秉持着以直营零售为核心的DTC零售模式,遍布全国的直营门店是公司的核心销售和客户运营渠道。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的线下零售网络由中国9153家直营门店组成。

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来自线下销售渠道的收益分别为人168.13亿元、170.57亿元及131.22亿元,分别占各期间总收益的83.6%、78.5%及74.4%。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近年来,百丽时尚亦投放大量资源在在线渠道开发及在线线下整合,成为公司线下网络十分重要的补充以及主要增长驱动力。

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来自在线销售渠道的收入分别为33.01亿元、46.80亿元及45.05亿元,分别占各期间总收益的16.4%、21.5%及25.6%。

百丽时尚在招股书中表示,为进一步巩固公司的市场领先地位并增加市场份额,计划继续优化线下零售网络,以提高客户对公司品牌的认可度及黏性。公司零售网络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门店位置。公司无法保证将可物色及获得充足数量且合适的新门店位置或升级现有门店。此外,公司预期,在线销售于可见将来将会继续成为公司总收益的重要来源,公司计划继续与多个第三方电商及社交媒体平台合作,让公司接触到广泛的在线客户群。通过该战略,公司的财务表现(包括盈利能力)将受到公司与主要在线电商及社交媒体平台之间的业务关系所影响,尤其是由于主要在线平台数量有限。除此以外,任何零售网络扩展将为公司的管理、财务、经营及其他资源(如线下门店租赁相关开支及在线平台广告开支及服务费)带来压力。

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与公司门店有关的租赁相关开支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15.6%、14.2%及13.7%。公司的在线平台广告开支及服务费可能大幅增加以支持公司在线销售额的上升。此外,公司可能无法将任何新店或线上销售渠道有效整合至现有业务当中。倘公司无法有效管理及扩展全渠道平台,公司的增长潜力及盈利能力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1年零9个月直营门店数量净减少869家

截至2020年2月29日、截至2021年2月28日、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时尚共有直营门店数量分别为10022家、9429家、9153家。公司直营门店数量逐年减少,1年零9个月时间,净减少达869家。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据百丽时尚招股书,公司亦向中国及海外市场的授权第三方零售商以及海外市场的若干其他批发客户进行批发分销。该等授权第三方零售商及其他批发客户于往绩记录期间为公司收入带来的贡献少于4%,且预期该百分比于可预见未来将维持在类似水平。于往绩记录期间,公司所有授权第三方零售商均为独立第三方。此外,于往绩记录期间,总收入当中极小部分收入乃来自中国大陆境外的销售,包括来自港澳地区直营门店的销售。

去年9个月销售及营销开支71.83亿元 占收入的40.7%

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 月,百丽时尚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81.31亿元、84.36亿元及71.83亿元,占各期间收入的40.4%、38.8%及40.7%。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据百丽时尚招股书,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包括租赁相关开支,包括与门店相关的租赁开支(主要包括联营费用)、使用权资产折旧及摊销以及物业管理费,与门店人员以及销售及营销人员有关的员工成本,推广及广告费用,用于储存及交付产品的物流服务费,向第三方线上销售平台支付的在线平台服务费,为开设新门店及升级现有门店而产生的物业及设备的折旧,以及其他,包括与门店有关的使用权资产减值及杂项开支。

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由截至2020年2月29日止年度的人民币81.31亿元增加3.8%至截至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的人民币84.36亿元,主要由于推广及广告费用、物流服务费及在线平台服务费增加,部分被公司员工成本减少所抵销。公司销售及营销开支的增长低于公司同期的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我们于截至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享受若干与COVID-19相关的社会保险供款减免及租金宽免。

截至2022年1月31日存货45亿元

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1年2月28日、截至2022年1月31日,百丽时尚的存货分别为37.46亿元、36.68亿元、45.15亿元。

百丽时尚总负债123亿3年派息132亿 滔搏较发行价跌27%

据百丽时尚招股书,保持最佳库存水平对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百丽时尚的库存周转天数分别为195.7天、173.9天及188.1天。

百丽时尚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面临各种因素造成的库存风险,当中许多因素并非公司能够控制,包括不断变化的时尚潮流和消费者偏好、产品发布成功的不确定性、客户根据法规或我们的政策退回的产品、天气状况及季节性。倘公司未能准确预测时尚潮流与消费者偏好,不能进行适当的试销和及时迭代公司的产品,不能适当安排公司的生产及营销计划,公司的销售可能受到不利影响,而公司的库存水平可能增加。公司可能被迫依靠减价或促销活动处理未售出的商品。因此,公司的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湖南丽华股票

文章评论

站长推荐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

  • KDJ高位钝化操作法则

    KDJ高位钝化:可以持股待涨,直到高位死叉,再卖出。MACD:水上金叉(零轴上方金叉...